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訪民七.一祭奠楊佳 當局大搜捕

?"
楊佳案二審開庭,聲援楊佳的民眾上千人聚集上海最高人民法院前等候最新消息。當天,有訪民身穿聲援楊佳的T恤,上面寫著楊佳說過的一句話:「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大紀元)

七月一日,三百多名上海訪民趕到北京楊佳墓地祭奠他們心目中的英雄楊佳,此舉令北京中共當局驚慌失措,全市布置大量警力,抓捕上海訪民。

文__諾亞

七月一日,本是中共當局忙於慶祝組織成立的日子,但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七月一日成了敏感日。此日,北京當局如臨大敵,向市區所有的酒店、旅館等處發出警告,要求不能接納來自上海的訪民,一經發現必須舉報,以此阻止前往楊佳墓地祭奠的上海訪民。當日,有三百多位上海訪民,被警方分別從楊佳墓地、旅館、公交車等處抓捕。大部分訪民被送到馬家樓,五、六十名前往楊佳墓地的上海訪民被分成五批送往不同的派出所輪番嚴審,最後有十多人被拘留。

訪民祭奠楊佳 中共驚恐

上海訪民表示,以往中共也限制、打壓他們祭奠楊佳,但從來沒有像今年這樣如臨大敵。不管是不是去楊佳墓地,全部抓起來送回上海。

當時正在北京上訪的上海劉先生分析,這次警方之所以大動干戈,大肆抓捕上海訪民,是因為中共覺得七.一是敏感日,既是中共生日,又是楊佳壯舉的周年。

當晚被警方抓捕送去救濟站的上海訪民陸先生介紹,他們總共四人,六月三十日晚在旅館裡洗完澡準備睡覺時,北京警察來到旅館,不講任何理由就把他們帶走送到北京馬家樓。去了之後就拍照片,然後就送到了救濟站。警方不管是不是訪民,只要是來自上海的、住旅館的都要帶到馬家樓去。

上海訪民袁女士介紹,他們那批進京上訪的上海訪民,約五、六十名,六月三十日到達北京,當夜在尋找旅館時,有旅館工作人員向他們透露,北京公安局發出通知,不讓上海來的訪民居住。因為沒有地方住,他們只好在北京的南站露天過夜。

第二天,當他們醒過來後,就隨著人群走。她說:「到了目的地,才知道這是公墓,但是早有警察守候。大客車都等著我們。所有的人都被抓上了大客車,說是送馬家樓,但快到馬家樓時,警方突然接到緊急通知,立刻把車調頭送往北京久津莊,將我們這批百餘名訪民分批送到八寶山等五個派出所。」

有訪民跟記者抱怨說:「不知道什麼原因當局如此大動干戈。除了這次在楊佳墓地被抓的五十多個上海訪民之外,另一批七、八十位上海訪民是七月一日當天在北京乘公交車時被警察抓住,直接拉往了馬家樓。其他一些上海訪民都是警察晚上去他們所在的賓館、旅館突擊包圍抓走,送到馬家樓的。」

輪番嚴審 拘留十三人

訪民們被帶到派出所後,警方審問時說:「這次上海訪民三百多人到北京,我們早已經天羅地網的等待你們了。你們犯罪了,涉嫌擾亂社會場所罪。」訪民們不滿,反駁說,「我們上訪者有何罪,需要如此對待我們?」「我們昨晚找旅館、賓館都被告知不能接待上海來的訪民,因此我們沒有辦法才在北京南站過夜,我們早上醒來,聽到別人說有地方可以讓我們住,那我們當然跟著走,我們也不知道怎麼會到墓地來的。」

據受輪番嚴審的當事訪民介紹,從七月一日的下午一、二點間到第二天的下午三點多,有十個警察輪流提審他們,最後還將其中的四個人留下,其餘送回北京的救濟站,由上海駐京辦的人接回上海。據警方說,當天有陳國貴、王蘇滬、馮德義、王志華、郁敏、孫成玉、史翠萍夫婦等十三人被五個派出所扣留後送到公安部拘留。上海訪民艾先生表示,當局對訪民敢祭奠當年在七月一日殺共產黨的楊佳異常惱怒,因此報復訪民,它硬要這樣以莫須有的罪民拘留訪民,那我們也沒有辦法。這個社會早已經烏黑一片了,就像北韓、古巴一樣,你沒有地方講理,共產黨是強盜出身,在中國沒有任何法律和尊嚴可言。也有訪民說,原以為七.一北京上訪可能碰上中央領導,解決問題,但沒想到碰上不讓住宿的情況,還受到這樣粗暴的對待。

訪民崇敬英雄楊佳

上海訪民李先生介紹說:「楊佳的母親也是一名上訪者,楊佳作為小輩很清楚上訪是怎麼一回事,是怎樣受到政府的欺壓,而且他本人在上海也親身經歷了警方的任意妄為。楊佳無處伸冤的感受就像被強拆訪民們一樣,他怒殺惡警被訪民們尊稱英雄,楊佳是我們訪民的榜樣,他為訪民們出了一口惡氣,向邪惡勢力挑戰。因此,七月一日才會有這麼多的上海訪民去楊佳墓地悼念、紀念楊佳。楊佳不是壞人,執法者和政府部分的人才是壞人。現在訪民上訪二十多年沒有結果,是當局製造了很多不穩定的因素,也是中共邪黨造成的。」

楊佳因在上海期間受到警察的毆打和凌辱,多次申訴討不回公道。零八年的七月一日,無處伸冤的楊佳因而怒殺六名警察復仇,被大陸民眾稱為英雄。「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成為流行語,也是楊佳和訪民們心態的真實寫照。眾多上海訪民曾經在楊佳案二審時在庭外發出打倒共產黨的怒吼,並在每年的七月一日進京祭奠楊佳。◇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