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是誰謀殺了孟鴻們的未來

?"
(Getty Images)

二零零九年八月,在美國杜邦公司總部工作了七年的大陸華裔化學家、材料科學與工程領域的高級研究員孟鴻先生,先被東家杜邦公司解僱,隨即被指控偷竊公司商業機密。從二零零九年九月開始,孟鴻被監視居住至今。

孟鴻是誰?現年四十三歲的孟鴻,曾經在四川大學獲得應用化學學士學位,在北京大學獲得有機化學碩士學位,二零零二年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獲得博士學位,導師為有機電子學領域的著名專家Fred Wudl。在去美國之前,他還曾經在新加坡國立大學黃維教授課題組工作了約三年時間,在此期間從事發光聚合物的研究。

一個看上去如此出眾的華人科學家,轉眼間落入這樣的境地。是誰謀殺了他的未來?

杜邦公司無情指控?

應該說,是杜邦公司無情的指控,將孟鴻的似錦前程給斷送了。杜邦公司在處理孟鴻問題的事情上,一點不念及孟鴻在杜邦勤勤懇懇奉獻了七年,從沒有休息過,每天都是在實驗室工作。杜邦公司也沒有說,要不是孟鴻,杜邦公司在OLED(有機發光二極管)領域哪能有今天這樣的突破進展。

上面這套說辭,在大陸是人情通行證、開罪萬能鑰。但是這套邏輯,顯然不是正常人類的正常思維邏輯。不說杜邦公司提供了孟鴻發揮才能的優越平台、提供了孟鴻優厚的待遇,就單單是孟鴻進入杜邦時候簽署的合同或協議書,孟鴻簽了人家的合同、同意了人家的保密條款。這個他本人同意遵守的條款,是他承諾遵守的契約。契約承諾之前,可以盡情的討價還價,契約承諾之後,遵守契約是天經地義的。違約者受罰,也是心甘情願才對。

認為杜邦公司斷送了孟鴻未來的說法,站不住腳、也沒有道理。

其實是孟鴻自己斷送了自己的前程。

明知故犯 自毀前程?

有機發光二極管代表了下一代顯示器和照明技術,杜邦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資源進行研發。二零零九年初,杜邦公司在有機發光二極管化學工藝的研發方面取得突破,使有機發光二極管顯示器的使用壽命延長。這個化學工藝被杜邦公司視為商業機密,並得到杜邦公司的大力保護。孟鴻在杜邦公司工作期間從事OLED研究,清楚知道這些安全措施,知道這個化學工藝是杜邦公司的商業祕密。

孟鴻在清楚知道自己有責任保密的情況下,洩密給中共官員和科研機構。並且他在杜邦供職的同時,以杜邦公司的科研成果作為籌碼,去向中共的北大謀職。暗渡陳倉、腳踩兩條船不說,還人前說人話、向聯邦調查局做偽證,鬼前說鬼話、向中共表示效忠。

跟中共談判、希望獲取利益和好處,無疑是火中取栗、刀口舔血的短視行為。眼見美國西北大學博士涂序新海歸,卻被中共浙江大學的黨官給硬生生騙得無奈跳樓、血濺五尺之地,應該說孟鴻對中共學術機構不講信譽心知肚明,所以才採取留了一手的方式、出發點是為了自衛、目的是為了確保自己的私利。可是他這種做法,是以詐防詐、以惡治惡。而且他沒想到、他拿了無關的第三者、美國杜邦公司做了他的籌碼。

被監視居住中的孟鴻,做了深深的自我反思,發現了一個他自己都不認識的陌生的孟鴻。我相信,他一定會告別這個冷酷的、缺根筋的、偏執和極端的假孟鴻,找到自己這個真孟鴻。正常的法律制裁,正是此目的,法律制裁不是以懲罰為目的,讓人反思、改正錯誤才是目的。看到《新紀元周刊》孟鴻專訪中,他的反思和話語頗為動情、也頗讓人動容。孟鴻內心深處的善良和真誠,清晰可見。

一個雖然有明顯缺點,但是本性灼然可見的人,怎麼會糊塗到斷送自己前程的地步呢?應該說不太可能吧。然而事情已經發生了,真真切切的擺在這兒呢。北京大學已經列其為員工,卻未提供薪水,也沒有兌現承諾。面對如此這般露骨的一個無賴,孟鴻還做夢想從北京大學那兒搶得一份蛋糕,可見其頭腦如何。那到底這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誰,斷送了孟鴻的美好前程,誰是毀壞他人生的真正黑手?

變態黨文化始作俑者

第一次在《新紀元周刊》讀到關於孟鴻先生的新聞報導,馬上一個大大的感慨就充滿了我的心中。為什麼中共統治下的大陸,出來的高智商學者們,常常會做出這樣不合常理的事情?──問題的根本,並不在於德育缺失或不足,而是思維的問題,中國學子們的思維方式出了大問題。我們都知道,無論是學習東方的傳統文化,還是學習西方科學體系,都離不開理性和嚴謹。特別是學習西方科學,應該首先掌握的是理性、嚴謹:理性的思維、嚴謹的態度。不然上學無法解題、工作無法研究。像孟鴻們這樣,做到科學家的地步、做出出色的研究成績,那麼更應該是在科研上扎實的掌握了嚴謹、理性的推理、思維習慣。只有這樣才對嘛。

可是偏偏大陸的學生不能把這種理性應用於科研之外,這不奇怪嗎?生活、情感、政治、經濟、為人處事等等諸如此類,凡是一個正常人類應該具備理性的方面,通通沒有理性可言。這正是郎咸平數年如一日笑話大陸學子的一個說法:你們這些尖子生,不是什麼人才,只是解題高手。

是什麼割裂了大陸華人的理性,讓人們的思想殘破不堪?正是中共灌輸了幾十年的變態的黨文化,培養了一套系統的變態的思維方式,割裂了中國人的思維,把理性、道德、各種觀念之間的天然聯繫和正常邏輯全部扭曲、割碎,把中國人的思維割裂成了碎片、沙粒、塵埃。

可以說,是這種非人的黨文化,謀殺了眾多孟鴻一樣傑出人才的未來,斷送了千千萬萬中國人的過去、現在、未來。

(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