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善惡競賽的跑道終點是什麼?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帶給全世界的血腥震撼,隨即被中共以「市場開放」轉移了焦點。許多廠商在中共祭出的投資優惠利誘下,小心地探索著中國市場。中國這個社會對外商來說是既陌生又新鮮,只有少數中國問題專家對中國大陸的實況有較深入的認識。當年初入職場的我,經常被公司派出參加這類的研討會。

經過這麼多年後我還清楚地記得有一位石姓教授在研討會上一針見血地剖析中國的實況──不管是在社會、經濟或法律的層面,「這是一場善與惡的競賽」。如果善能夠跑在惡的前面,那將是所有的華人之福,也是世界之福。但如果惡跑在善的前面呢?人人都知道那是一場世界級的災難。可是以常人之眼我們無法預見未來,所以我們只有祈禱。

或許我們沒有認真的祈禱,又或許我們根本忘記了祈願。如今二十年過去了,回顧中國這條善惡競走的跑道,不管是用貪官污吏的人數、貪污規模,或者這個社會中從事色情行業的人數、河流大地的污染狀況、食品衛生安全、愛滋病患者人數、宗教信仰自由、各種犯罪率、死刑判決人數與執行人數、中國龐大的國債、產能過剩、高失業率以及通貨膨脹的問題來做指標──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中國這個社會的善惡競走,惡跑在前頭,遙遙領先。

回顧這二十年,中國的善惡競賽總是在關鍵性的拐點走了彎路。一九八九年的指標事件「六四」,要求肅清貪官污吏的學生與民眾們被殘酷地剝奪了性命。一九九九年的指標事件,讓中國民眾做好人的法輪功團體,被中共施以更殘酷的血腥迫害。中國社會善的力量一再地被壓制。

因為善的力量被壓制,惡的力量如同有害病菌一般在中國找到了滋長的沃土。各種各樣的有毒商品與食品,在一九九九年之後快速地在中國各行各業中出現。幾千年的好山好水,在近十年內被毀壞殆近。天災人禍被中共越治越嚴重。災害的規模從「十年一遇」到「五十年」甚至「百年」一遇。貪官污吏為害規模一日甚於一日。

越來越多人看清楚在當今中國,體制內的改革是死路一條。愛沙尼亞前總理馬爾特.拉爾(Mart Laar)博士近日在布魯塞爾接受採訪時以愛沙尼亞人民脫離共產黨的經驗指出中國的前途只有一條:脫離共產黨!可是在此同時,仍有許多人欠缺對中國前景的想像力──想像一個沒有共產黨的自由社會。

如今許多國際專家一致警告,中國的經濟泡沫一旦破滅將造成全球的經濟大災難。

我們都在這條善惡競走的跑道上,在接近終點前,善與惡都還在衝刺著。有位資深媒體人在採訪時問我:「面對這一些紛擾,你為何不會沮喪?」我引用首位打入溫網前八強的台灣選手盧彥勳的話說:「當我站上球場,我會奮戰不懈!」十二個字讓這位媒體人被激勵得顫慄不已。

在這條跑道的終點我們將看到善或惡達陣?答案不在遠方,答案在你我的手中。◇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