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38度線戰火未熄

?"
北緯38度線,一條政治上的畫線,此線令南北人民生活天差地別。(維基百科)

隨著天安艦的沉沒,韓國停止了與北韓的一切貿易,並稱「從現在起韓國不會容忍北韓方面任何挑釁行為」。而北韓則以「任何來自韓國的報復行為都會引發全面戰爭」予以回應,戰爭彷彿一觸即發……

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一聲令下,朝鮮人民軍衝過38度線,三天後占領了韓國首都漢城。然而1953年戰爭雙方簽訂的只是臨時停火協議,而韓國作為主要參戰方,至今仍未在停戰協議上簽字,北韓也在2009年宣布不再遵守停戰協議。時至今日,六十年前的炮火訪仿佛並未熄滅。


 

最近東北亞地區有四場軍事演習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東邊是以美國、日本、韓國為主的十四國「環太平洋」聯合軍演;北邊是俄羅斯自蘇聯解體後的最大規模軍演「東方-2010」;在日本海與韓國領海內靠近中國的黃海附近,美韓將舉行聯合軍演,據說美方將派出最先進的「華盛頓號」航空母艦至日本海參加這場軍演;至於中國,也在東海進行了海空實彈演習,解放軍少將羅援對香港媒體宣稱,「中國不怕美國航母,只要對方來,就為中國提供一個活靶子。」

嗅覺靈敏的人已經聞出了硝煙味。

今年6月25日是朝鮮戰爭六十周年紀念日,就在三個月前,北韓以魚雷擊沉了韓國軍艦天安號。紀念日上韓國表示,「將隨時準備回擊敵人的進攻」。北韓則在平壤的示威性紀念活動中,要求美國賠償北韓65兆美元,包括在那三年戰爭中死亡的123萬北韓人和受傷的246萬人。

美國國會也舉行隆重紀念活動,高調重申維護世界自由和平,以及美韓堅實同盟的重要性,並意有所指的指責中共在北韓問題上與國際社會背道而馳。當年交戰四方,唯有中國低調不語。


6月24日在美國國會大廈隆重舉辦韓戰六十周年紀念。(攝影/李莎)

6月24日,新華社發行的《國際先驅導報》,六十年來首次公開承認朝鮮戰爭起因是北韓對韓國的南下侵略,而非以往宣傳的是韓國入侵北韓。

中共教科書上的謊言

在大陸五十多歲的族群中,叫「張抗美」、「李援朝」這樣名字的人隨處可見。轉眼一個甲子過去了,人們對於那場奪走四百萬人性命,改變了歷史進程,影響了好幾個國家、好幾代人的戰爭真相,依然充滿疑惑。

近來韓國媒體紛紛譴責中國教科書歪曲歷史,把北韓的侵略和聯合國組織的反擊說成了朝韓「內戰」、「美軍侵略了朝鮮」,說什麼為了「保家衛國」,「中國人民自願軍」才「抗美援朝」,並把最後簽訂的「停戰協議」,說成中朝兩方的勝利。

按照國際保密法,事件發生五十年後,保密的歷史資料就可解凍,讓人們看清歷史。如今美國、俄羅斯和韓國相繼公布了很多相關史料,而中共至今仍然封鎖,使很多真相依舊被淹沒在謊言的煙霧中。

雙方傷亡慘烈

如今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林肯紀念堂附近有個韓戰紀念碑,黑色花崗岩牆的前部,鐫刻著結束朝鮮戰爭的美國總統艾森豪的總結語:「自由並非沒有代價」,大理石壁上還用鐳射鐫刻著陣亡將士照片。陣亡將士的碑文上寫著:「我們的國家以她的兒為榮,他們回應召喚,去保衛一個他們從未見過的國家,去保衛他們素不相識的人民。」

最令人注目的是,地上花崗岩石板上刻有陣亡、傷殘、戰俘與失蹤等精確到個位的數字。那場戰爭,聯合國軍陣亡628,833人,其中美軍54,246人;受傷的聯合國軍1,064,453人,其中美軍103,284人;被俘聯合國軍92,970人,其中美軍7,140人;失蹤聯合國軍470,267人,其中美軍8,177人。

志願軍死亡近百萬

然而中國人民志願軍的死亡人數卻有很多版本,據《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史》統計,志願軍陣亡和事故死亡11.14萬人、傷重不治2.16萬人、負傷23.00萬人、病亡1.30萬人、生病43.70萬人、被俘2.17萬人、失蹤0.40萬人,傷亡總計38.2萬人。而民政部按省統計的陣亡士兵為17.17萬人,還有檔案顯示,中方死亡四十萬,而蘇聯官方檔案稱中國死亡人數為一百萬。

曾擔任志願軍某部參謀長的今鐘在《韓戰回憶錄》中分析說,1950年中國解放軍有三百到五百萬人,他們被輪流送上朝鮮戰場,按理說是足夠,然而從1951年起,全國發起參軍熱潮,大量十六、七歲的少年被鼓動隱瞞年齡,開赴朝鮮戰場,這說明在狂轟濫炸下,中方減員量非常大,非死即傷。當時解放軍各大軍區醫院都開赴前線還不夠,幾乎全國各大城市的地方醫院都承擔了救護任務。

今鐘回憶說,由於聯軍和中朝雙方火力相差懸殊,大約20比1,結果導致死亡人數也高達14比1或20比1。當時志願軍勇士即使在雪地裡也只能穿著褲衩打仗,因為在汽油彈、火焰噴射器攻擊下,棉衣、靴鞋早已甩掉,不然早已沒命。每次在聯軍的準確射擊下,人海戰術下的志願軍戰士如割草般排排倒下,非常慘烈。

今鐘在回憶錄中這樣寫道:「朝鮮雨雪多。每當雨季,每個低矮的小土堆墳頭四周滲出淡紅的血水,大雨滂沱,濺起粉紅色水珠,雨水浸泡著屍體,經久仍然流出鮮紅的血,很是奇怪,慘極了。中國的人命就這麼賤!雨中泡著青少年屍體,他的父母兄弟姐妹親眼看見,不知會怎樣傷心?幸而看不到。甚至當他們望著釘在家門的光榮烈屬牌時,也許還感到光榮和自豪。被騙至深至久啊!」

戰爭沒有贏家

大陸媒體常引用兩個美國人的話來「證明」自己的所謂勝利。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停戰協定上簽字的克拉克將軍說:「我成了歷史上簽訂沒有勝利的停戰條約的第一位美國陸軍司令官,我感到一種失望的痛苦。」其實這並不意味著中共的勝利。

美國五星上將布萊德雷的話也被中共斷章取義的去掉「假如」二字,而說成美國認為出兵朝鮮是錯誤決定。原話是:「『假如』按照麥克亞瑟的戰略計畫,把在朝鮮的戰爭延伸到轟炸中國滿洲和封鎖中國海岸,那將會是在錯誤的時間與錯誤的地點,和錯誤的敵人打了一場錯誤的戰爭。」

有評論指出,作為冷戰時期的熱點,朝鮮戰爭雖然沒有贏家,但對世界格局影響很多。

蘇聯原想借刀殺人,結果令美國全球戰略得以落實,美國作為「世界警察」的責任更大了,中國敢跟美國打仗,面子上好像有光,但死傷人員和由此欠下蘇聯的巨額外債,以及美台準軍事同盟的建立,使中共吃了啞巴虧;日本則因生產美國軍需用品而迅速走出戰敗國陰影,朝韓民眾的生活更是有了天壤之別。

今年6月,韓國政府出資邀請聯合國老兵故地重遊。據BBC報導,包括北韓軍人、中國軍人,以及韓朝雙方的平民在內,共有四百多萬人在戰爭中喪生,在老兵們的記憶中,朝鮮半島就是「人間地獄」。然而如今的首爾,「可以說是一曲無拘無束的資本主義的讚歌」。數不清的摩天大樓、六上六下的高速公路,不光有財富、能量,還有氣勢與格局。可是在離首爾200公里的平壤,卻像是另外一個星球。很多老兵說:「我們的血沒有白流。」


2010年6月23日,韓戰六十周年時,韓國政府邀請了三百多個當年的聯合國老兵訪問韓國。圖為七十五歲的美國老兵Timothy Whitmore在首爾戰爭紀念館裡,拍下當年陣亡戰友的名字。(AFP)

中共與朝共是生命共同體

假如世界只需應對一個處於饑餓線上掙扎的小流氓,問題還不那麼棘手,事實上全世界的人心裡都明白,朝共只是檯面上的小丑,真正幕後大老闆是以前的蘇共以及今天的中共。

沒有中共的出兵,北韓共產黨早就不可能繼續奴役北韓人民;沒有中共提供的核技術和核原料,金正日根本不可能搞核威脅;沒有中共在國際制裁時不斷給北韓提供糧食,把澳門珠海等地提供給北韓,進行走私、販毒、綁架、散發假美鈔等,金家王朝早就覆滅了。

其實中朝之間不是「鮮血凝成的友誼」,而是兩者流著共同的血液:共產血型。無論中共表面上如何拋棄了馬列原教旨主義,但共產邪靈的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卻深深植入其生命中。無論大流氓和小流氓之間如何內訌、爭權奪利狗咬狗,但本質上他們是一個整體,一個「同生死、共命運」的生命共同體。

為了漂白自己,近來中共故意渲染與北韓的矛盾。比如6月4日,正當國際社會正式公布北韓用魚雷擊沉韓國軍艦時,中共利用海內外操控的媒體大肆渲染「北韓槍殺三名中國漁民」的新聞。據大陸雜誌報導,過去十多年來鴨綠江上走私活動非常多,這次卻故意高調報導,顯然是別有用心。


2010年6月6日,韓國總統李明博在民族紀念碑前點香祈禱,要求北韓必須為它的惡行接受懲罰。(AFP)

戰爭還會再來嗎?

儘管停戰六十年了,戰爭產生的根源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在共產黨眼裡,戰爭是維持政權的最佳穩定劑,戰爭越殘酷,越能威懾百姓,也就越能鞏固其統治。比如中國參與戰爭時,當初把解放稱為「就是把繩子解了,換上鐵絲捆住」的有產階級與高級知識分子,最後都認可《人民日報》的社論:「愛國主義是推動一切工作的新動力!」如今面對南北生活水準的天壤之別,越來越多的北韓人冒死逃出北韓,金家父子越發需要用戰爭的高壓來阻止民間的反抗。

不少人相信,把「乞討加訛詐」手法運用得爐火純青的金正日,絕不會真的發動戰爭,砸爛自己的討飯碗。近年來以美國、歐盟、韓國、中國為主的國際社會,出於人道主義關懷,每年支援北韓一億多美金、上百萬噸糧食,以降低北韓饑饉而死的人數。

說這話的人是站在理性、善良的角度來揣摩共產首腦的思維,然而歷史證明,一群被馬列幽靈控制的人,他們是不可能用正常的人類思維去想問題的。

二戰後北韓同樣百廢待興,在民眾急需休養生息的情況下,金日成照樣點燃了6.25戰火;當北韓淪為世界最貧窮國家時,金正日照樣把民眾活命的錢用來生產核武器,這些都是出人意料的。下一次金正銀出人意料的發動戰爭,是否也是模式中的必然?前些年中共高級將領喊出「不惜犧牲大半個中國,也要用核武器震懾美國」的豪言壯語,讓人不敢像杜魯門那樣只當成「外交訛詐」。把戰爭作為政權穩固劑的共產黨人,是最不怕流血犧牲的。

當然,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正在努力推遲、解體和消除戰火,朝鮮半島可能會沒有戰爭,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只要嗜血的共產幽靈存在一天,這個世界就不太平。◇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