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保衛加拿大 民主遭蠶食之後……

?"
7月5日,加拿大安全情報局主任法登(Richard Fadden)(中)在國會公共安全委員會的一個特別會議上作證,表示中國(中共)間諜最活躍,並曝光中共在加拿大的干擾行動是針對法輪功等團體。(明慧網)

今年6月底胡錦濤訪問加拿大,中國大使館花錢買「歡迎」來壓制不同聲音。 加拿大情報總監法登(Richard Fadden)直言,某些官員受外國控制,中國間諜最活躍,結果掀起軒然大波。法登承諾將向聯邦政府提交詳細資料。 近日多個團體呼籲,把「歡迎秀」的導演列為「不受歡迎」的人。很多加拿大華裔表示,中國人既然移民加拿大,為何還要「跟黨走」?保衛加拿大的民主體制,是每個公民的職責。

文 ◎ 華明

加拿大上演的「歡迎秀」

7月14日,加拿大十七個組織及個人在國會召開新聞發布會,聯名致函加拿大外交部,要求政府宣布中共駐加大使館教育處的一等祕書劉少華為「不受歡迎」的人。

劉少華在胡錦濤訪問渥太華前夕,向留學生布署「歡迎」任務,「這是一場鬥爭,政治鬥爭。」「你們這次,包括費用,我們全出,……其他自費生,其實我們也出……國家出這點錢(不算什麼),」還說:「首先要保密……出了門不能再說。」6月23日到25日,中使館買單「歡迎人員的所有費用,有人估算,折合人民幣2,535萬元。

當胡錦濤到達渥太華,抗議人士聚集國會山時,花錢「買」來的學生組成「歡迎人士」,對抗議中共迫害的人群大聲謾罵及威脅,用紅旗遮擋抗議橫幅,甚至肢體碰撞抗議者。當法輪功學員掛起制止迫害的橫幅,約兩百名「歡迎」人士闖入法輪功學員隊伍,用紅旗將抗議的橫幅遮蓋。


德國政府仿效冷戰時期對付俄羅斯的做法,檢查中國大使館工作人員的身分,驅逐非法搜集情報的中國外交官。 圖為中國大使館人員隔窗戶玻璃給外面示威的人錄像。(AFP)


6月24日,在加拿大首都國會山,「迎胡」隊伍中的一名男子用紅旗遮擋和平抗議的藏人。(攝影/梁耀)

這已不是第一次了,中使館策畫的「歡迎秀」價格越標越高。假「愛國」之名,中使館以包吃、包住、包旅遊費等為條件,在留學生、華人社區及中文媒體連連發起反藏獨、反法輪功、反民運、反台獨的活動,製造族群分裂,一次又一次的把加拿大的國會山變成「血旗」海洋。

分析家稱,這種挑起「群眾鬥群眾」的手法,在共產黨歷史上實在是屢見不鮮,明眼人一看就清楚,只是不同時期用不同的口號「發動」,此次的口號是「愛國」,儘管有識之士一再指出「愛國」不同於「愛共」,可憐某些中國人,爺爺輩沒看清,到孫子輩還在跟著「鼓噪」。

多年來,中國廣大的弱勢群體在中共獨裁統治下無法發聲,只能到國外來表達「抗議」的心聲,抗議在國內受到不公平待遇,抗議遭到殘酷迫害。

如今,中共把「迫害」政策輸出海外,2008年中共紐約總領事彭克玉策畫的法拉盛事件也是一例。在華人社區挑撥離間,壓制不同聲音,並積極拉攏當地政客「下水」,為其迫害政策辯護,以達到打壓不同政見異議人士的目的,對外則宣傳是」民意「,其手法十分惡毒。

法登讓誰坐立不安?

中共的此番表現,已引起西方民主國家的關注。就在胡錦濤訪問加拿大之前,加拿大情報局(CSIS)總監法登6月22日晚接受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採訪時稱,至少在加拿大的二個省份中,有內閣廳長受到外國政府控制,並稱CSIS的一半反間諜開支花在應付中國政府的間諜上。

法登說:「我們實際上有點擔心,已經有跡象表明,在幾個省份的一些政客已經對外國政府形成了相當的依賴。」「這些人處於決策位置,他們的決定會影響到國家、省或城市。突然間,他們的決策不以公眾的利益為出發點,而是以其他國家的成見為基礎了。」他還說,中國間諜最活躍。

法登的話引起某些加拿大政客表示「難以接受」,以及華人社區某些媒體「要求法登道歉」。7月5日,正在休會中的國會為此特地召開了一個公共安全委員會的特別會議,法登出席作證及回答提問。

法登在會上堅稱,沒有洩露任何國家機密,沒有違反情報局的任何條例,沒有對國家安全造成負面影響,只是「讓國民更好地了解國家正因外國勢力滲透而遭受威脅。」所以不會收回言論,更不會「引咎」辭職。法登說,華人社區是受害者,出問題的是外國政權,並暗示中國政府在滲透加拿大政府官員。

加拿大媒體也紛紛發聲。CBC資深記者布萊恩.斯圖爾特(Brian Stewart)7日表示:「為數驚人的加拿大官員從外國政府那裡無原則地接受了動機不明的恩惠,這是不適當的,甚至是危險的行為。」並直接點名,溫哥華市長沙利文(Sam Sullivan)到中國「受到皇帝般待遇」。

有民眾說,為何有人反應過度?是因為心中有鬼,怕人知道。心中沒鬼,用中國話來說,「不怕半夜鬼敲門。」曾與法登共事過的聯邦移民部副部長Jaime Pitfield這樣評價法登:「他敢於直言,非常認真負責,有道德感,極其專業,他做的事情是正確的。他是個很強硬的人,但他也是一個公正的人。」

誰在覬覦加拿大?

7月13日,中國人權(Human Rights in China)發表報告披露,中宣部副部長、外宣辦主任王晨曾在一次講話中,列出「黨」是如何顯著加強在海外的信息輸出及宣傳能力。王說:「(中國)政府已在所有層面布置了代理人,通過與宣傳部門合作,已經逐漸建立起了引導(海外)公眾輿論的機制。」「這些外語渠道已成為抗衡西方傳媒,提升我方軟實力的重要力量。」

北京輸出「軟實力」已不是新聞。民運人士候文卓曾列舉中共對外滲透的方法,她說:「中共幾乎控制了所有中文媒體,包括《僑報》、《星島日報》等等。中共還向海外直接輸出電視節目,例如CCTV9、CCTV4。透過節目宣揚黨文化,不僅有中文,還有英文的。」

加拿大權威新聞周刊雜誌《麥克琳》(Maclean's)7月8日撰文向加拿大主流社會提出問題:北京是在把加拿大中文媒體轉變成自己的煽動與宣傳平台嗎?中文媒體被告之,如果與北京宣傳部門交好,就會得到諸多資助,否則,北京政府就會斷了他們在大陸的廣告財路。於是這些媒體自我審查,淡化或採用北京對待「敏感問題」的官方語言。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人,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指出,很多證據證明中共的滲透確實存在,而且很厲害。他認為:「法登只是揭露外國政府對華人社區的控制,而不是責怪華人。」

移民加拿大為何還「聽黨話」?

很多加拿大華人說,看到國會山眼前的「紅旗飄飄」,不免讓人發問:「這些『歡迎人士』為何來到加拿大?」既然這麼喜歡中共政權,為何不留在自稱「深愛」的祖國享清福?

移民的原因可能各有不同。「中國民眾普遍對財富、對生活各方面都覺得不夠安全,尤其是一些因權力而獲得財富的官員,怕被清算。而其他有錢人也會擔心,會不會被懷疑財富來路不明?」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於建嶸7月12日接受官媒《國際先驅導報》的採訪時表示。這或許表達了大多移民的心聲。

還有一批移民,「中宣部」管制的官媒是不敢報導他們的,也就是中共稱之為「海外反華勢力」,這個大帽子不管你承不承認,總之「被反華」了,準確的說,應該是「海外反迫害團體」。實際上,縱觀共產黨執政六十年歷史,中共沒有哪一天不在迫害中國人。可以說,每個人直接或間接、或祖輩、或親友都受到過迫害。有移民說,如果共產黨在中國大陸能夠對自己普通平民有一點點憐恤和寬容,有幾個人願背井離鄉告別親友,拋棄在中國幾十年經歷,移民海外重新打拚闖蕩?

儘管隨著中國民眾奮起反抗暴政,中共開始大談「和諧」,但卻從來沒有對過去的迫害史有任何懺悔之意,或停止目前對維權和異議人士、宗教信仰及法輪功等團體的打壓,明慧網報導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還在日復一日的增加,只是迫害的手段更隱蔽,信息封鎖的更嚴厲,中國老百姓無從知道。

移民們好不容易來到自由民主的海外,逃開了「迫害狂」,卻總有一些人還在為中共延伸到海外的「迫害」搖旗吶喊,令人不得其解。一旦有一天共產黨真的「打著迫害大旗」移師海外,這些華裔還往哪裡移民?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