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幹得好,法登,但還不夠

登先生,他們不是今天才想找你麻煩,他們一直在找機會找你麻煩,你心中也別不平,換了別人在這個位子上,他們仍然會找麻煩。那個政權的特點就是,找別人麻煩,掩蓋自己的大麻煩。其實,他們找你麻煩是你的榮幸——你保衛祖國加拿大的正義之劍刺到它的要害了,你已經把它刺得跳了起來,你贏了!

幹得好,法登先生。我們幾十萬不幸生在中國大陸、長期在共產黨殘暴統治之下,後來榮幸地移民加拿大的華人,除了十分認同加拿大民主體制、自由精神之外,十二分擔心中共這個內外交困、踐踏信仰、表面虛胖的邪惡政權染指加拿大。它利用加拿大制度的寬容,歇斯底里攻擊你和你代表的部門,我們深知其意——你們是它妄想瓦解加拿大民主體制、危害加拿大普世價值觀的剋星。

加拿大對我們有恩,真正的中國人知道感恩。我們所有熱愛加拿大的華人公民、移民站在你一邊。你也別為他們的虛張聲勢煩惱,沒幾個華人真正跟中共這個賊黨一條心。不信你私下分別安排那幾個喊得最歡的人到你辦公室喝茶,千萬別忘了請那些使勁標榜自己是民選議員的女士或先生。你不用和他們囉嗦,只問一個問題:想不想取消加拿大國籍,永遠返回在他們嘴裡萬分可愛的中共國?你可以個人出錢遣返他們。你最好多準備幾條手帕,隨時準備他們哭倒在你的腳下,懇求你的原諒,供認是有人給錢指使才詆毀你的。只要你不提供證據遣返他們,他們願意配合你。其實加拿大好不好他們也明白,只是鬼迷心竅。

提意見和想把人整死,是善意和惡意的分水嶺。對廣大主流社區和他們議員的紳士言論,還是某些民選「代表」連同「熱心」媒體別有用心的煽動,很容易被你甄別。雖然我們不是你的職員,但以我們幾十年的親身經歷考量,這就是你正在調查的那個陰謀勢力!你其實已經知道,這是他們滲透海外,推行共產,企圖取代加拿大價值觀的行動的一部分。對他們絕不能手軟,但你要小心,你已經看到他們煽動的能量,他們就是靠這個起家的,六十年來一直通過這種做法壓制中國人民的自由意志,現在已經「秀」到你的部門門口了。
你幹得好,但我們還想說,你做的還不夠。共產黨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尤其多搶了人民幾個錢、覺得自己由土匪變成財主之後。土包子開花更危險。我們除了在道義上、良心上、法律上支持你以外,還想實際給你支幾招,因為作為華人,某種程度上,我們比你更了解你的對手。

第一招:關注華語媒體


對照他們與中國大陸媒體的說法,你完全可以通過篩選法找到重點。你很清楚,大陸私人不能擁有媒體,所有媒體,包括報紙、雜誌、電視、廣播、網路,只有一個東家——中宣部,它讓誰死,誰就活不成。所有報導都是它來定調。每天晚上七點,全中國的上千個電視頻道都是一個叫做「新聞聯播」的節目。這個在你看來不可思議的、可笑的狀況已經持續了超過半個世紀。這個節目的總導演就是中宣部。因此,加拿大的華語媒體哪個和大陸媒體調門一致,請你關注該媒體的背景,你一定能找到它和那個政權的某種聯繫。因為,共產黨魁一直誇耀的「成功」祕訣就是:槍杆子和筆杆子。筆杆子就是媒體。中共為何瘋狂收購、開辦、注資海外華語報紙、電視、網路?就是要把海外華人統一到「新聞聯播」的輿論導向之下。這下你明白它的險惡用心了吧。

試舉兩例。大陸「中國評論新聞網」2007年6月25日就攻擊哈珀總理和你的部門稱:「生活在加拿大的華人莫明其妙地成了加拿大政府監控的對象。」這種煽動全體加拿大華人敵視政府的說辭,正是中共媒體別有用心醜化自由世界的慣用手段。你的部門一定很容易發現加拿大哪家華人媒體是相同調子。

加拿大某華報2010年7月5日一篇署名文章稱,對於你警告加拿大受到某種勢力的威脅,「華裔社區均表憤怒」。華人都知道這個「均」是全部的意思,據我所知,這是該媒體一廂情願「代表」華人。這種強行綁架民意,很像共產政權頭領的「三個代表」。該黨從篡政那天起,總把代表全體人民掛在嘴邊,而他們一天都沒有代表過人民,原因很簡單——該政權非民選!因此,某報以為你是媒體就可以「均」嗎?你報有幾個人?你問過幾個華人?加拿大一百多萬華人,無數有頭腦的菁英,你「均」得了嗎?當然,如果這只是某作者文責自負,也夠得上沒有自知之明;該報首腦也該問問自己,你究竟要把輿論導向哪裡?

法登先生,這兩個例子夠了吧?這只是九牛一毛。共產黨無法用槍杆子打進加拿大,就起勁通過媒體給海外華人洗腦,因為它們知道,加拿大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他們可以合法多辦媒體,錢對他們來講不是問題,因為它們的錢都是從中國人民(包括海外華人)手中搶的,花起來是從來不考慮數量的,只要能打倒你,花多少都不會心疼。

第二招:反策反

我給你的另一個建議是:反策反。多挑選忠於加拿大的華人到你的部門工作,他們會讓你的目標成倍實現,他們熟悉大陸人的思維和行為。可惜這一切都是共產黨教會的。比如胡錦濤來G20,中使館花費幾十萬加元從蒙特利爾和多倫多雇學生和親共僑領,來渥太華展示五星紅旗海洋,你可能會想,這有意義嗎?是不是吃飽了撐的?誰會批准這樣的愚蠢預算?而華人就能理解這樣的無聊思維,說不定使館冠冕堂皇的申請了一百萬預算,留下一半分贓,都是可能的,中共一年誕生幾十萬個貪官,你以為海外沒有嗎?都是大陸逃到加拿大這裡的嗎?

說到這,你的共產黨對手——中共國家安全部業務預算可比你高多了,而且為了打敗你,可以計畫單列,反覆向中南海申請追加,這是我們民主加拿大比不了的。但你也不用多慮,它的雇員沒那麼敬業,在我們加拿大的花費多一半與情報業務無關;另外也沒有多少忠誠可言,不管被中共教育多少年,來到加拿大,一定會轉變,說不定哪天想明白了去敲你的門投誠。沒有幾個人願意真心與中共這個極端邪惡的政權永遠為伍。人如果被生活逼迫落草為寇,有幾個會真心擁戴賊首,想一輩子當賊的,沒有。中國歷史上的三國時期,有個「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典故,你問問你的資深華裔雇員,都知道。前不久有個權威機構調查,受訪的中國人中,80%嚮往我們自由美麗的加拿大,你想,幾十萬中共國安裡,能有多大比例吧。

中國有句話: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希望法登先生了解這句中國諺語的含意。我們想說的是,誰叫喚的最歡,你就盯著誰,準沒錯。就像一個人被殺,你追查誰最可能受益,是一個道理。這最簡單不過了,你保衛著我的利益,我還找你麻煩,不是腦殘嗎!找你麻煩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想要你的位子;另一種是心裡有鬼,怕你找他麻煩。因為加拿大沒幾個人能幹你這活,所以,你就找那些怕你找他麻煩的人,準沒錯。而且,某些別有用心的媒體已經不打自招了:這些很可能是外來人,加拿大土生土長的人(包括二代、三代華人)有這個壞心眼的不多。

最後,請多與美國、英國、以色列、澳洲情報局交流,他們也有不少對付顛覆的手段和經驗。民主世界的衛士聯合起來,一定能阻止那個自我膨脹的邪惡政權把禍水潑進我們自由的土地。

法登先生,任重道遠,請記著全體熱愛加拿大、熱愛自由的華人站在你一邊,放手幹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