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文武雙全 小提琴家五嶋龍前路寬

?"
(圖片©Universal Music )

兼具東方的謙和與西方的熱情灑脫,青年小提琴家五嶋龍既是空手道黑帶高手,同時也是哈佛物理系高材生、吉他好手與樂團好手;他的人生豐富多采,世界寬廣無比……

聆聽過五嶋龍現場演出的人,一定會對他灑脫、自信而又帶有些微靦腆的氣質感到印象深刻。五嶋龍的琴音率性、熱情而沒有算計,有一種直爽的氣息在其中,當他在演奏時,彷彿將整個生命的能量都傾注在他的音樂裡,使得觀眾不得不屏氣凝神,隨著他的音樂跌蕩起伏。

二十二歲,是許多年輕人大學畢業,開始朝著夢想前進的年齡,也是許多父母開始期待子女步入社會、逐步闖出一番名堂的年歲。然而,年僅二十二歲的五嶋龍,卻早已經歷過豐富、多采的人生,並且在多個領域都有非凡表現。五嶋龍「做什麼,像什麼」,「樣樣通,樣樣精」;究竟是什麼樣的環境,什麼樣的際遇,造就出五嶋龍的非凡人生?

家學淵源 七歲成為樂壇神童

五嶋龍(Ryu Goto)生長在一個小提琴世家,他的父親、母親都是小提琴教師,而大他十七歲的姐姐,則是日本國寶級的小提琴家五嶋綠(Midori Goto)。

五嶋龍三歲就開始跟母親學習小提琴。他回憶起自己開始接觸小提琴的過程時說:「記得當時我聽了姐姐五嶋綠的音樂會,感覺每個人都喜歡姐姐,看著姐姐在後台幫樂迷簽名,覺得很酷,所以,就想變得跟姐姐一樣。」不過,很多事起頭容易,但接下去往往就變得有難度了。
五嶋龍說,當時母親每天都會幫助他練琴,一天總要學練個三至四小時。剛開始的時候,母親會用比較嚴厲的方式逼著他練琴,讓他覺得很討厭,有時就變得不太想練;「而後來,當母親逐漸改變教育方式,讓我做自己想做的事,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來練習及演奏小提琴時,我反而變得喜歡練習,而且能自動自發的練習了。」

在母親的督促、陪伴以及自己的認真勤練之下,五嶋龍的琴藝日益精進,七歲時便應太平洋音樂節主辦單位的邀請,在日本札幌首度公開舉行演奏會,演奏高難度技巧的帕格尼尼「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在眾多音樂前輩及樂迷前,年幼的五嶋龍從容不迫地完整演奏完這首樂曲的三個樂章,非凡的表現以及沉穩的大將之風,讓眾人為之驚豔。

五嶋龍的首演在國際樂壇上掀起一陣旋風,使他迅速成為眾所矚目的新一代小提琴神童掌門人,而同個一家庭裡竟先後培養出兩位小提琴神童,也瞬時蔚為樂壇佳話。

廣泛學習 成就神童非凡琴藝

除了母親的啟蒙教學,五嶋龍還曾先後師事建部洋子(Yoko Gilbert)、俄裔小提琴大師丹青柯(Victor Danchenko)、台灣旅美小提琴家林昭亮等名師。他表示,每位老師都教給他不同的東西、給予他不同的啟發:建部洋子老師教他基本功,教他如何去拉小提琴;丹青柯老師,教他更有趣、更進階的東西;他在茱莉亞音樂學院先修班的老師林昭亮則教他什麼是音樂性,而琴藝精湛的小提琴明星姐姐五嶋綠,有時也給他一些個別的指導。

除了多位名師指點,使得五嶋龍琴藝大為精進外,五嶋龍平常也喜歡聆聽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更廣泛地從多樣的音樂中學習。他認為,要把琴拉得好,「知道怎麼去練習」是很重要的,而「多聽」則是其中的關鍵。

他表示,「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喜歡的音樂也不同,然而多聽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可以為人帶來不同的靈感,讓人更容易感受音樂性,讓生活中隨處有音樂。」

率直熱情 音樂表現令人讚嘆

自從七歲的首演一炮而紅後,五嶋龍便開始接到大量的演出邀約,而他的職業生涯也就從那時開始了。十三歲時,五嶋龍在東京卡薩爾斯廳舉辦十場系列獨奏會,創下票券全數銷售一空的紀錄。1996年起,富士電視台每年追蹤記錄他的音樂成長歷程,製作《五嶋龍的冒險之旅》(Ryu Goto's Odyssey)紀錄片,並固定每年播出長達十年之久。

進入青年階段的五嶋龍,不僅演奏技巧愈發成熟,俊秀的外表、謙恭而豪不造做的態度,也使他成為樂迷爭相追逐的目標,演出終場時,安可聲常常不絕於耳,演出結束後,等待簽名的樂迷也常常大排長龍;而他的音樂表現,更受到許多國際音樂家的肯定。

紐約愛樂樂團總監、名指揮家洛林.馬澤爾認為,五嶋龍擁有無懈可擊的演奏技巧,對音樂充滿獨到的見解與想像,稱得上是當今全世界最頂尖的小提琴演奏家之一;世界著名指揮、鋼琴大師阿胥肯納吉表示,相當高興能發掘像五嶋龍這樣才華洋溢、執著於音樂的年輕藝術家,每次與五嶋龍的合作演出都令他相當驚豔而印象深刻;而日本知名音樂評論家林田直樹則感到,五嶋龍的音樂在他千錘百鍊的強健身心下,散發出一種讓眾人內心都相當渴望的「率直的熱情」,眾人能從他的音樂中獲得勇氣;「或許他正是眾人期待已久,日本真正的男子漢!」林田直樹說。

當小提琴高手遇到空手道(圖:聲碼數位藝術公司提供)

除了小提琴的成就,五嶋龍還是吉他、樂團高手,並且精通空手道,以及愛好物理。2006年他進入哈佛大學物理系就讀,開啟了他在音樂以外的另一種人生,也使他有了更正規的生活,並在與朋友的相處中找到樂趣。

空手道是五嶋龍在小提琴演奏之外的最愛。他七歲時就和身為空手道高手的外祖父學習空手道,年僅十歲即黑帶加身,顛覆了一般人對音樂家文弱形象的刻板印象;外祖父過世後,五嶋龍仍持續向外祖父的朋友學習,十四年來未間斷。

對於五嶋龍來說,小提琴和空手道一靜、一動,對他具有不一樣的魅力,也恰恰使他的生活在動靜之間有所平衡。他說,演奏小提琴是他的興趣也是他的工作。而空手道的鍛鍊,則使他擁有更好的體力與耐力,有助於他的演奏事業。

五嶋龍舉例說,不少音樂家在演奏音樂時,常常會歪斜著上半身、或身體斜繞著圈子擺動,不由自主的隨著情緒擺動著身驅,但他從來不需要那樣做;五嶋龍說,空手道的鍛鍊,使他能夠很容易找到自己的中心,能夠腳踏實地、站得穩穩的來演奏小提琴,也使得他演奏時更有力道,音樂中多了一份力量在裡面。

除了希望自己的琴藝更加精進外,五嶋龍目前每天仍不間斷的練習著空手道,希望自己的功夫不斷精進。「我每天都在夢想著,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為一位專業的空手道教練!」他神采飛揚地說。

眾人協助 成就多元長才

很多樂迷都感到好奇,五嶋龍每天要練琴、練空手道,還要同時兼顧物理系的學業,要把這麼多截然不同的領域兼顧好,他是如何辦到的?
五嶋龍說,其實每個人每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時,所以也只能盡其所能的把時間分配在這幾個不同領域上,「但如果真要找出能把事情做好的原因的話,我想我做事認真的態度和媽媽對我的幫助,應該會是關鍵。」

五嶋龍說,生活中有很多瑣碎的事,例如早上醒來去買食物、買生活必需品、洗衣服、洗碗等等,往往一天忙下來,好像沒做成幾件事,就已經傍晚了,「但是,如果有人協助分擔的話,就能夠空出更多時間來。」他表示,是媽媽及周遭親友協助他分擔瑣事,才使他能夠全力的投入自己想做的事,他相當感激眾人的協助與付出。

在很多年輕人才剛開始起步追逐夢想時,五嶋龍就已擁有耀眼的藝術成就了,但他對自己人生的期許還不僅止於此;談到對未來的規劃與期許,他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說:「我有太多想做的事!」他笑著說:「我想當空手道教練,想多參加比賽,想要自己程度更好,也想玩玩不同類型的音樂;我想做生意,我想嘗試不同的東西,甚至希望有一天,自己能上太空去看看!當然,有一天,我也想要成家。」

經歷十多年的精采人生,依然年輕的五嶋龍期待能「找出更多的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永續的嘗試各類不同事物」,繼續迎向一個充滿更多挑戰的、豐富多元的亮麗人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