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書評:《二十一世紀的中國》

?"
英國《金融時報》亞洲版主編皮林指出,據民調顯示,很多美國人錯誤地認為,中國的經濟規模已經超越美國。圖為2010年7月12日,北京一處新建高樓施工地。(AFP)

編譯 ◎ 陳邁克

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歷史系教授華志堅(Jeffrey Wasserstrom)最近發表新書《二十一世紀的中國——每個人都需要知道的事》(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What Everyone Needs to Know)。對該書,英國《金融時報》亞洲版主編皮林(David Pilling)7月3日發表評論文章稱:「內容簡潔有力,深具教育性,書中所述均為受過教育者所應該知道的事。」

美國人對中國有錯誤認知

皮林同時指出根據民調顯示,很多美國人錯誤地認為,中國的經濟規模已經超越美國。正當中國有自信在全球排名中贏得其應有的地位時,很多人更想知道全世界如何看待它。

當華志堅在七零年代後期第一次上中國歷史課時,中國是剛剛擺脫文革動亂的共產主義社會。現在,中國已經是擁有更多富豪、更多大城市、更多網路用戶、更多高樓大廈,以及比其他國家排放更多溫室氣體的國家。簡言之,中國已經專注於使自身迎合西方人士的認知。

研究中國問題長達三十年時間的華志堅表示,這本書的目的是「協助有關中國的討論正常化」。他試圖以本書講述中國歷史的興衰,並解釋其現況。

皮林認為,這本書簡潔有力,採用問答的方式論述,深具教育性。書中陳述的都是任何受過教育的人所應該知道的。

這本書的後半部分談到現代中國,特別是華志堅認為一般美國人常有的錯誤認知;包含有趣的、稍微古怪的內容,這也是書中最引人入勝的部分。舉例來說,華志堅在一個章節中寫道,以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看待中國,會比以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一九八四》更有幫助。華志堅說:「奧威爾強調恐懼在控管人民上的角色,而赫胥黎則較專注於需求與慾望如何被創造、操縱和滿足。」

對中共的恐懼被過分渲染

華志堅於7月5日在《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發表文章〈對中共的恐懼被過分渲染〉(Fear of China is overblown)。他認為人們不應該因為媒體的宣傳而擔心中共。他指出,他經常被詢問人們擔心的問題,包括中共持有美國政府債券、擴張軍備等,他試圖以下列五個觀點緩解他們的憂慮:

一、對於其他國家,我們也曾擔憂過。美國人擔心中國的經濟成長,如同他們在八零年代擔心日本在全球經濟排名迅速竄升一樣。

然而,日本購買美國重要資產和其他令人擔心的舉動,在九零年代很快就消失無蹤。

二、對於中國,我們以前也有類似的憂慮。1900年夏天,當義和團在北京挾持人質時,一些危言聳聽的美國人聲稱,這起暴動將演變為世界性的軍事行動。甚至有期刊警告說,義和團會像成吉思汗一樣入侵它國。

然而,義和團只是想使自己的家園擺脫西方列強的影響,並未跨足中國境外。唯一的「入侵」是八國聯軍在1900年秋天進軍中國,其報復對象不限於義和團,也包括很多與這起動亂無關的老百姓。

三、其他國家也懼怕中共。有些恐懼是美國特有的,但很多是世界各國共有的,而其中有些比較像是起因於惡夢般的幻想,並非事實。今年1月,英國《每日電訊報》的一篇專欄文章讓人想起黑色版本的2050年的英國——屆時該國的基礎設施或因中國駭客的攻擊而癱瘓。

正當中共的主要軍事訴求是確保其區域強權的地位時,應該擔心的國家應該是南亞和東亞的鄰近國家,而非西歐或北美。

四、中共領導人跟美國人有同樣的顧忌。美國人擔心中共國家主義的復甦,但中共領導人也是。他們知道,一旦站上街頭,批評外國人的抗議人士經常會開始責難國內當局。這限制了中共對國家主義的運用,特別中共當局已經知道人們普遍厭惡官員貪腐之時。

五、美國人最應該擔憂的是,中國的經濟成長如何危及全球環境。而隱藏在成長背後的是,太多中國人渴望模仿他們在美國看到的行為——從駕駛耗油的汽車、吃牛肉到購買最新的用品等。

華志堅表示,人們應該擔心中共嗎?是的,但人們應該區分這些憂慮有無根據。在認識中國時,人們都必須採行相同的舉措,亦即將幼稚的恐懼移轉為明智的、成熟的關注。◇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