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圓恩寺中圓不了的夢

?"
郭雨新的故居,前圓恩寺胡同二十號現為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辦公處。(大紀元)

「跟中共打交道,以利字當頭,有去無回。」這句話道盡了台商、中國百姓的心聲。現居住在美國的徐麟泉,曾受台灣民主運動領袖郭雨新臨終委托,向中共追討前圓恩寺二十號的房產。剛開始徐麟泉在大陸受到隆重對待,使他一度以為自己是中共的「朋友」,但多年打交道的經驗終於讓他明白,共產黨「絕非善類」。……

旅居美國洛杉磯的徐麟泉現年七十七歲,出生於台灣嘉義,在台灣「日據時代」做過十五年的日本國民,蔣介石撤退到台灣後,做了三十五年的中華民國國民,後來移民到美國,現已做了二十五年的美利堅合眾國國民。在大半個世紀中,徐麟泉一直以經商為主,並十分關心時政,熱心社會公益事業。他曾擔任全美台商會創會理事、美國南加州台美商會創辦理事、洛杉磯中國城國際獅子會會長、洛杉磯台美商會主席、洛杉磯豐年地產公司董事長、洛杉磯萬通銀行顧問、美國Grand Pacific Hotel(大西洋酒店)業主。年輕時也曾擔任香港明仁航業公司副總經理、香港東南旅行社支店長、台北東南旅行總公司海外部長。

徐麟泉說,他的祖先是福建龍溪人,跟隨鄭成功下南洋,來到台灣,落地生根,並沿襲了祖先留下中華傳統和文明,如清明掃墓,慎終追遠,四書五經,忠孝節義,禮儀廉恥。

徐麟泉年輕時因緣際會,和郭雨新成為忘年交:「他大我二十四歲,像父親一樣。」徐麟泉回憶說。擔任帳務審查員的他每年都到台北園山飯店和日月潭涵碧樓檢查帳目,一次偶然的機會,看到徐在飯店查帳的郭雨新,欣賞青年才俊的敬業精神,便邀請徐吃飯,從此結下二十多年的友誼。郭雨新在去世三個月前親筆寫信給徐麟泉感謝他的「像兄弟一樣誠懇的友誼」。


台灣國史館出版的紀念郭雨新的書。

1984年郭雨新寫信給徐麟泉,邀請他當台灣民主運動海外同盟加州支部主席。在信中,郭說「民主,是世界的趨勢,歷史的潮流,任何強權,任何地區,都阻止不了,任何人欲反歷史潮流而行,終被歷史潮流吞沒。」

首訪大陸受寵若驚

1982年,中共邀請郭雨新訪問大陸與鄧小平會晤,但是由於種種原因郭並沒有成行,便委託徐麟泉1983年10月帶領海外台灣工商界一行七人訪問中國大陸,這是兩岸還沒有政治解禁之前,最早赴大陸訪問考察的第一批台商,也是徐麟泉第一次踏上中國大陸之旅。


郭雨新1983年在聖地亞哥和徐麟泉一起的合影。(徐麟泉提供)

郭雨新曾告訴著名報人陸鏗,他想訪問大陸的原因,是想告訴中共:台灣問題不是國共兩黨政黨之間的事,而是1,800萬台灣人民的事。「台灣問題的解決,必須基於1,800萬台灣人民的意願。」

生於台灣,長於台灣的徐麟泉,在去大陸之前,從沒有在「赤色大陸」生活過的經歷,對共產黨也沒有親身的體會。他理想中的中國人的大同世界是:「人人都可以在台北用早餐飲豆漿吃油條,中午在香港飲茶吃點心,晚上在上海享受著名大閘蟹的美餚。」對自己的祖先和中華文化發源地——神州大陸充滿了嚮往之心。因此,他主張兩岸人民應該自由往來,因為兩岸人民本是同根同源,骨肉隔離,似乎有悖人倫,如張大千在台灣去世,台灣方面應准許大陸親友前來奔喪,反之亦是,大陸同胞的台灣親友應被允許到大陸探親訪問。

此次大陸之行,徐麟泉的工商考察團受到中共政府的高規格接待。徐回憶說,八個人的訪問團,兩個陪同負責接待,一路都是高規格的接待,安排他下榻的北京飯店719房間,是專門給部長級幹部的特別房間,中共首任駐美大使柴澤民親自到房間看望他。


1983年10月17日,徐麟泉一行八人旅美台胞工商考察團在人民大會堂的台灣廳和鄧穎超合影。(徐麟泉提供)

1983年10月17日,徐麟泉一行人在中共統戰部長楊靜仁,中華全國台灣同胞聯誼會(簡稱台聯)會長林麗韞,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簡稱台盟)主席蘇子衡,福建統戰部長張克煇的陪同下,在人民大會堂的台灣廳受到中共當時政協主席鄧穎超的接見。徐麟泉和鄧穎超進行了長達九十二分鐘的會談,並向鄧面呈了呼籲尊重台灣人民權利的建議書。《人民日報》在第二天(1983年10月17日)做了專題報導。


徐麟泉和鄧穎超進行了長達九十二分鐘的會談,並向鄧面呈了呼籲尊重台灣人民權利的建議書。(徐麟泉提供)

徐回憶說,與鄧穎超見面,鄧說的第一句話是「祖國人民關心台灣同胞,我們都是一家人。」然後,「鄧大姐親切地慰問我,說:想吃什麼,想看什麼,需要什麼,儘管告訴陪同,坐飛機,坐汽車,坐輪船,什麼都可以。」

在超出想像的高規格接待和中共無微不至的關照下,徐對大陸政府產生了好感。從大陸回來後,徐發表文章〈一個台籍工商業者的大陸旅遊摘記〉說,「發覺這位七十九歲高齡的鄧主席猶如母親一般慈祥和藹且極其健談,對於統一台灣問題提出葉劍英的九條和鄧小平的六項,對我們一一詳加說明,使人敬重者對於台北的當今總統,她老人家有兩次稱呼蔣經國先生,比台北的官報每次以『鄧矮』、『匪偽』高明甚多。」


徐麟泉和鄧穎超的合影。(徐麟泉提供)

此次大陸之行,打掉了徐對中共的戒心和防備。在〈大陸旅遊摘記〉中,徐寫道「早年在台灣讀中學的時候,對共產黨有如劊子手的恐懼,將來如被統一,會被壓制如牛馬的疑慮,因環境的變化,在心理上已掃除了這個莫須有的心理。此次三十天的國內旅行參觀過規模宏大的長春第一汽車廠,最堅固最有經濟效益的南京長江大橋等。」

1986年11月,徐麟泉第二次赴大陸之旅,是在徐的宗親,已故江蘇工商聯理事長,南京水泥廠董事長徐美峰的推薦下,應江蘇省政府的邀請參加孫中山先生逝世一百二十周年慶典,此次大陸之行由李登煇的太太的哥哥和侄兒陪同。在南京參加中山陵大典時,徐被安排坐在第一部紅旗車的禮遇。「十二部紅旗車,我被安排坐在第一部,他們還安排我代表海外僑胞向大會獻花。」徐回憶說:「我也不是大官,我也不是名流,就坐了第一部紅旗車,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還傻乎乎地獻了花。」這樣紅地毯式的貴賓待遇,對於旅居海外,在民主社會裡當普通公民的台商來說,確實有受寵若驚之感。

紅地毯和紅旗車的待遇,鄧大媽充滿人情味的親切關懷,在不知不覺中打消了徐對中共的戒心和「漢賊不兩立,『青天』『五星』不能同飄揚」的看法,轉而覺得不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初遇黑社會落荒而逃

對鄧大媽的美好印象,促使徐在中共鎮壓「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寫信給鄧穎超呼籲為六四平反。在一千七百字的信中,徐寫道「以赤誠愛中國之心,像對慈母談話一樣寫此拙見之建言」,信中說「殺錯一人必引起百人怨恨政府,其恨數十年不消」建議中共政府「解嚴,改制,增進國際形象」,這是返鄉的台商知名人士第一次對中共鎮壓六四事件表達看法。徐擔心鄧穎超不記得自己,還隨信附上了一張他和鄧在人大會堂見面握手的相片。這封信寄出後,猶如石沉大海。徐沒有收到像「母親一般慈祥和藹」鄧大媽的回信。

徐麟泉從大陸之旅回來後,就成了中共統戰系統重點關心和發展的海外關係,1992年,徐麟泉應全國工商聯推薦成為江蘇省海外交流協會海外名譽理事。統戰部、台灣同胞聯誼會(徐說這是鄧穎超一手扶植成立的)、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中共駐洛杉磯總領館、江蘇省政府僑務辦公室、江蘇省海外交流協會、廈門台商投資協會等大大小小統戰機構都和徐有聯繫,鼓勵徐多多發揮他的影響力,繼續努力,增進海峽兩岸人民之間的互動,搞聯誼活動,吸引台胞到大陸投資經商,發展貿易,互利互惠。


1992年12月,徐麟泉被中共奉為座上賓,主持廈門台商投資企業協會成立大會。(徐麟泉提供)

大陸高層領導人來美國訪問的宴會,徐麟泉也是被邀請的貴賓之一,和中共高層領導人握手,合影留念。徐出席過1984年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訪問舊金山的宴會;1985年李先念、李鵬訪問洛杉磯的歡迎會;1987年楊尚昆、方毅訪問洛杉磯的招待會;洛杉磯總領館舉辦的慶祝中共「建國」的慶祝等活動。

幫助中共引進外資是統戰工作的一個方面,2003年,在江蘇省僑務辦公室的建議下,徐率領南加州二十七個台商到大陸觀光考察,投資創業。考察團在大陸觀光考察期間的食宿,旅遊的費用,全由中共慷慨包囊。觀光考察團免費吃遍大陸的山珍海味,住高級酒店,遊覽名勝古跡,會見部長,首長級人物,讓返鄉的僑胞感到「祖國的溫暖」。

在熱熱鬧鬧的觥籌交錯之後,徐麟泉也親自下海當了一回「返鄉的台商」,1992年,應廈門福聯大飯店董事局的邀請,到廈門擔任飯店總經理。《廈門日報》對徐做了專訪,高調宣傳他是去大陸投資做生意的台商的模範。文章說,徐麟泉「經常和在廈門投資的台商小酌或聚會,樂也融融,使人不禁聯想到他曾多次鼓勵台商到大陸投資的熱切情懷。」一位當地的書法家還以他的名字為頭,贈給他一副對聯「麟趾呈祥明月隨人好,泉流不息山河盡朝暉」。

回憶在廈門經商的經歷,徐麟泉不禁感慨萬分:從鼓勵台商去大陸投資和自己「虎口逃生」,中間的過程並不長。一天中午他在酒店的一個房間休息,聽到敲門聲,打開門一看是個女子,問要不要「陪」,徐讓她進來,問她姓名,住在哪裡,幹這行多久了,然後拿出自己的名片給她看,三陪女一看名片,才知是撞上了酒店的總經理,馬上跪下求饒。徐麟泉說:「不要在這裡幹了,下不為例。」就叫她走了。過了幾天,徐巡視酒店,在電梯口,一個人對他說:「徐先生,你不要擋了我們的財路,以前的總經理都給我們一條活路,希望你也不要干擾我們做生意。不然,下電梯當心你的後腳跟(砍斷後腳跟,致殘)。」

徐聽後大驚失色,知道自己得罪了黑社會,沒想到在大陸做生意還要跟黑社會互利互惠,共同發展,共創「良好」的投資環境。跟太太說了這件事後,覺得這裡不是他待的地方,就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匆匆離開廈門,返回美國,從此再也不敢回大陸做生意。

徐說,去大陸投資的台商很多,但是除了那些公開上市的大企業,一般的中小企業幾乎都被中共給「吃」掉了。他舉例說:「我有一個台商朋友,在桂林看中一塊地,準備蓋一棟七層樓的酒店,蓋了一半,被中共當地政府叫停,原來這塊寶地被當地中共大佬相中了,就說他不符合規定,不讓他繼續蓋,強行把這個台商蓋的樓收買了。然後,還在旁邊一塊地上又建一個新樓,把這個台商擠跑了。還有一個台商朋友,看中了鴨絨被的市場,想做鴨絨被的生意,但是剛開始做就被停止了,原來當地中共官員看到這是個肥差,就不讓他做,自己接手過來,把這個台商趕走了。」

漸漸明白「什麼是共產黨」

根據台商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高為邦的統計,1994至2008年有三萬名受害台商向他投訴,輕則丟掉全部投資,重則打入大牢或被殺害。作為在美台商的頭領人物,徐麟泉對此也深有感觸。

「什麼是共產黨呢?你的老婆就是我的老婆,一起拿來共產,這就是共產黨。」

徐麟泉講述了他的宗親好友,已故江蘇工商聯理事長,中國「水泥大王」徐美峰的故事。徐美峰曾是南京水泥廠的董事長,在共產黨占據大陸之前,是南京著名的大資本家,因家大業大,被人稱為「南京的劉靖基」(劉為上海紡織業大王)。1948年,徐美峰一家人搬進上海高安路的花園大洋房,四層樓高,有健身房、荷花池、酒吧、玻璃花房、歐洲進口名牌大理石、浴缸、門窗、地板,用的都是上好的進口材料。徐家和榮毅仁家的公館很近,是上海工商大資本家聚集的地帶。

共產黨占據大陸後,對工商資本家進行「公私合營」和「改造」。徐家產業被共產黨接管。徐美峰在去世前,徐麟泉曾到醫院看望他。臨終前的徐美峰曾向徐麟泉講了一些鮮為人知的事情,讓徐麟泉更深地了解共產黨的本質,例如,「解放後」徐美峰的產業(當時大約有一千五百萬)被共產黨「公私合營」了,徐美峰每月拿五百塊錢的薪水,還要感激共產黨給他特殊待遇,因為「當時毛主席才拿五百塊錢」,享受和主席一樣的待遇。徐美峰嫁女兒,辦婚事需要錢,要經過七個中共官員蓋章簽字才等到批准花自己銀行裡的錢。

據《三聯生活》周刊雜誌報導,徐美峰在「十里洋場」高安路的花園洋房,成了上海市政府接待外賓的一個「樣板房」,每當有國外的高級官員前來訪問,上海市統戰部部長領導便會來徐家細緻地檢查一遍,「乒乓球拍換換新的,荷花池的水弄乾淨些」。外賓來之前,中共命令徐美峰的女兒徐令嫻脫下列寧裝,換上最好的衣料做的旗袍,從高級飯店訂來飯菜招待外賓,用實際行動回答外賓們最關心的一個問題「你們資本家怎麼接受共產黨的領導?」

徐美峰的兒子徐英銳(1921至2002年)被統戰後,曾擔任南京市副市長、政協南京市委員會副主席、全國工商聯常委、政協江蘇省委員會副主席、政協第八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徐麟泉本人為了幫助好友郭雨新要回從前在北京的房產,也走上了一條被千千萬萬中國大陸訪民踏破鐵鞋的不歸路。

為友追產淪為上訪戶

郭雨新在美國弗吉尼亞州病逝前三個月(1985年5月),親筆寫信給徐麟泉,提到他年輕時,在民國二十八年到大陸經商期間,以郭漢光的名字,用兩百八十五兩黃金買下的一塊房產,北京東城區前圓恩寺胡同二十號(現為中國少年基金會辦公地點),在信中,郭委託徐幫助家人要回房產。


郭雨新的故居,前圓恩寺胡同二十號的院子裡面。(大紀元)

這個房產共有二十一個房間,郭買下這塊房產,住了兩年後,大陸變色,逃離北京回到台灣,臨走前託付好友洪耀勳代管,洪耀勳後來也離開北平,回到台灣,曾任台大哲學系主任,晚年移居美國。這份房契在洪耀勳的兒媳手裡保管。

受郭雨新遺囑之託,徐麟泉先後去北京五次向中共當局交涉,索要郭生前在北京的房產,四處奔波求見各級「領導幹部」,寫下超過兩萬字的文字資料,見過中共官員二十人以上,每次見面,都拿出以前和鄧穎超、大使、主任、書記和中共高官合影的相片和信函,以及頒發的榮譽證書等,以期得到關照。但是,都像被踢皮球一樣,踢來踢去,最後徒勞而歸。

徐先後找過國務院僑辦主任郭東坡、副主任李海峰、國內司司長周中棟、國外司司長熊昌良、處長陳澤濤、副處長陳劭毅、文教宣傳司副司長郭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執行副祕書長李路、北京東城區房管局、信訪辦、北京市政府僑務落實辦公室、北京市建委等。

徐請過東城區房管局的科長吃飯,大吃大喝,送煙送酒,仍沒辦成。也拜託過多年的「老關係」,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執行副祕書長李路說:「我用電話給你關照關照。」結果不了了之。最後找到國僑辦主任李海峰,李說:「行政途徑走不通,建議你走司法的途徑。」讓徐自己想幫法找律師解決問題。

年紀七十多歲的徐麟泉,身體已經不像從前那麼健壯,患肝癌動過三次手術,還有糖尿病。拖著虛弱的病體,為了老朋友臨終前的囑託,四處求援,託關係,找人幫忙,鍥而不捨。


徐麟泉近照。(大紀元)

2008年4月,經過百般周折,徐終於得到東城區房管局的回信,承認郭雨新(郭漢光)為前圓恩寺胡同二十號的產權所有人,但是依據中共頒布的規定,不予退還房產,可以適當給補償金。東城區房管局的一個官員對他說,補償價格大約人民幣三十五萬到四十萬。徐說,這個價格只有市場估計(大約三百萬到四百萬人民幣)的十分之一。


北京東城區房管局給徐麟泉的回信,承認郭漢光(雨新)是前圓恩寺胡同二十號的產權人。(徐麟泉提供)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台灣或美國,既然承認產權是人家的,就會歸還人家的房產,如果不歸還,也要通過市場價格,給人家經濟補償。只有中共才做得出這樣的事——把我們一條大牛拉去,拿來一隻公雞還給你。」

徐說,看到大陸很多拆遷戶的遭遇,房子被強行拆掉,流離失所,更加深有體會。「我看到為了辦『世博』,一萬八千名上海人的房子被推倒,這就是共產黨『偉大』的地方。」

回首三十年來與中共打交道,走紅地毯,坐紅旗車的「風光」經歷,和現在落得與中國大陸千千萬萬訪民一樣的地步,徐麟泉感嘆:「共產黨掛羊頭賣狗肉,做表面功夫,世界一流。」

徐說,他知道很多大陸拆遷戶、訪民為了要房子,共產黨把他們的命都要了。他所認識的台灣同胞裡,大家都心照不宣,深知中共的本性,所以不敢去大陸要房產,比如他在洛杉磯的好友,是前中華民國海軍總司令梁序昭的兒子,現在福州的工人文化宮是梁序昭在大陸的房產。現在中共的南京司令部,是前中華民國第一任杭州市市長、立法院代院長邵元沖的房產。

徐說,他曾經問過上海僑辦,問海外的台胞如何要回自己以前在大陸的房產,上海僑辦的一位負責人說:「可以啊,你去郊外蓋一個房子,現有的住戶願意去住,同意搬,老房子就是你的。」

沒有道理可講

徐說,但是中共卻不用同樣的辦法給被拆遷戶蓋人家滿意的,同意搬的新房。「天底下哪有這樣的理?跟中共是沒有道理可講的。」

根據中共頒布的《關於處理原去台人員房產問題的通知》(中辦發〔1991〕9號)「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政策規定接管、沒收、私有出租房屋社會主義改造的房產,是人民革命的勝利成果,一律不予退還。接管、沒收的房產包括:解放初期,軍事管制委員會和人民政府遵照《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中國人民解放軍布告》和政務院《關於沒收戰犯、漢奸、官僚資本家及反革命分子財產的指示》,接管的國民黨軍政機關房產和沒收的戰犯、漢奸、官僚資本家及反革命分子的房產。「規定還說」對原去台人員因不明情況、不了解政策而提出不合理索要房產要求的,應進行宣傳解釋工作;對借索要房產無理取鬧的,應批評教育;對強占房屋或者有其他違法行為的,由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徐麟泉不辭辛苦地努力,是否能幫郭家把郭雨新的房子要回來,中共政府是否給補償金,補償金的數量是否公平,這一切都是未知數。但是經歷了這個過程後的徐麟泉說,他比任何人都深切知道了中共的本質。

他說最近有機會看到一片光碟「九評共產黨」,一口氣看完,不禁拍案叫絕。「這個九評太厲害了,道破了中共這個東西的天機。」

此路不通的圓恩胡同

紅地毯,紅旗車,小三通,大三通,以經濟利益為中心,在各取所需的基礎上,互利互惠地發展兩岸關係,似乎成了兩岸之間默契達成的最大公約數。

2008年12月31日,中共主席胡錦濤在發表紀念《告台灣同胞書》三十周年的講話中表示,經過三十年的統戰方針和政策,兩岸已經形成「經濟合作蓬勃發展,形成互補、互利的格局」,並指出,繼續保持這樣的勢頭,將促成中共統一台灣的大業。

不過,2009年11月17日,中國大陸流亡作家、法學家袁紅冰在台北發表新書《台灣大劫難》,揭露了中共「以經促統」的對台戰略,即讓大陸成為台灣「拚經濟」的生命線,讓台灣在經濟上全面獲利的同時成為中共的「甕中君」。書中披露了中共《解決台灣問題的政治戰略》,即「通過加速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全面統戰工作,務必於二零一二年,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代表大會召開之前,不戰而勝,政治解決台灣問題,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徹底粉碎國內外敵對勢力利用台灣的所謂『民主經驗』,顛覆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陰謀。」

中共以經濟利益為主打,「不戰而屈人之兵」,解體台灣的自由和民主。

跟中共打交道,以利字當頭,就像走進了這個被打了橫叉的圓恩寺胡同的一樣,有去無回。

徐麟泉和數億大陸民眾一樣,從他自己三十多年的經歷,看過繁花落盡,在大夢初醒時,在天降奇書《九評共產黨》中,看到解體中共和兩岸真正和平的未來希望。◇

郭雨新(1908至1985年)

字沖雲,台灣宜蘭人。日治時期於台北帝國大學農林專門部畢業,戰後為台灣省議會「五龍一鳳」之一,也是黨外運動元老之一。後因國民黨政府的迫害,赴美不返,病逝於美國。

在擔任省議會農林組召集人時,郭雨新曾帶領蔣經國翻山越嶺,擔任過四屆台灣省議員。其政治主張較嚮往美國的兩黨民主政治,而反對蔣中正一黨獨大的獨裁政權。1960年,郭與雷震等人籌組反對黨對抗永遠執政的中國國民黨。雷震入獄後,郭在生活上即備受國民黨政府情治單位騷擾。

晚年到美國後,郭雨新創立了台灣民主運動海外同盟會,被稱為「牛背上的民主騎士」和「黨外祖師爺」。

當年跟隨郭雨新的「小朋友」,許多曾在台灣政壇身居要津,包括前行政院長游錫堃、前國安會祕書長邱義仁等。現任高雄市市長陳菊曾於1969年擔任郭雨新的私人祕書。其子郭時南,曾任宜蘭市市長、台灣駐斐濟代表、駐新加坡代表等職。

郭的政治理念是,只有民主才能救台灣,也只有民主才能救中國,對於兩岸的關係問題,也應循著民主的途徑和平解決。

2008年,時任總統的陳水扁在紀念郭雨新逝世二十周年的會上表示,「郭雨新比我更有資格當台灣的總統。」事實上,郭雨新曾在1978年宣布要參選總統,雖然在戒嚴時期無法參選,但他的主張喚起台灣人民,台灣人也可以當總統。陳水扁認為,郭雨新可以稱之為「台灣民主之父」。

而現任總統馬英九則認為郭雨新並不主張台獨:「民進黨所尊崇的前輩如郭雨新、郭國基、余登發、黃信介等,都不是台獨主張者。」他也評價他的政治對手說:「民進黨終將回到郭雨新、郭國基、余登發、黃信介等諸前輩的胸懷視野」。


郭雨新晚年和太太住在美國弗吉尼亞州。攝於華盛頓DC櫻花節。(網路圖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