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失血的農村vs.失位的銀行

?"
2005年5月,陜西延安附近的農民在世界銀行的貸款下,在黃土高坡建起了蔬菜大棚。中國農村金融已經成為農業發展的一大難題。(AFP)

輩種田的老龍前些年跟著別人學種菜。一算計,建個蔬菜大棚至少得花五千元,搞個幾畝菜地就得花兩三萬,家裡存款不到一萬,咋辦?前些年鎮裡還有個農業銀行的營業點,後來給撤了。信用合作社倒還在,一打聽,手續還很複雜,小額貸款不能超過三千,超過的既要有人擔保,還要有抵押,而房子作為生活必需品不能抵押。老龍折騰了一圈,最後還是朝親戚借了一萬多,不足的還借了高利貸。如今老龍盼望的就是今年草莓長勢好,收購價也不能低,否則種子、化肥、還有灌水的錢都收不回來,更別說還貸款了。

這樣的故事在中國農村隨處可見。資金作為經濟發展的血脈,在大陸農村卻成了最稀有的物品了。九億農民把辛辛苦苦掙的血汗錢存進銀行,但從銀行貸款卻很難。《中國統計年鑒》顯示,1994年至2003年間,僅通過農村信用社和郵政儲蓄從農村流出的資金就超過8,000億元。2007年中國農業銀行、農業發展銀行、農村信用合作社、郵政儲蓄銀行四類機構在縣域吸收的儲蓄存款總額約在12萬億元以上,而當年全部涉農貸款卻只有5萬億元。清華大學的研究顯示,中國農村有1.2億農民有貸款需求,但目前只能滿足60%,每年農村資金缺口約為1萬億元,但大量資金卻不斷流出農村。

名不副實的中國農業銀行

農行作為為農民服務的農村金融元老,占有中國縣域12%的網點,承載了縣域22%的存款和19%的貸款。前些年在商業化浪潮中,農行一度脫離農村,近年來才有所恢復。2010年初農行董事長項俊波表示,農行股改不改「三農」方向,上市只會強化「三農」功能,但農行的發展重心仍在城市。據農行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09年底,農行涉農貸款累計投放9,899億元,餘額為1.2萬億元,僅占其貸款總額的25%。

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教授劉玲玲的調查顯示:「目前農民67%的借貸發生在親友之間或其他非正規金融管道,商業銀行只占農村貸款市場5%的份額。」農行將農村存款貸款給城市,使得原本就「貧血」的農村經濟一直處於失血狀態。農村的錢都被「抽水機」抽到城市的「蓄水池」了,難怪有人憤怒的把農業銀行稱為農村經濟的「抽血機」,越抽城鄉差距越大,農民越窮。

「嫌貧愛富」是資本的天性,商業銀行為求生存或追逐利益最大化而脫離農村,這不是簡單的對錯問題,但它暴露的癥結卻引人深思。如今農行的涉農業務以企業客戶為主,對於雖需求總額巨大,但單個需求規模小的農戶貸款,由於運營運行成本高、風險大、收益小等因素,農行並不願過多的涉足。

農業高風險令保險公司望而卻步

中國農業作為弱勢產業,抗風險能力差,由於農業保險的缺位,一遇到自然災害,就有大批農民和企業無力歸還貸款,而中國又是自然災害較多的國家,據統計,2002~06年,全國農作物平均受災面積4,370萬公頃,占平均播種面積的16%,靠天吃飯依然是中國農民擺脫不了的困境。

目前中國農業保險業非常薄弱,不光農民投保意識和投保能力有限,賠付率高也使商業保險公司對農業保險「望而卻步」。據人保財險廣東分公司的統計,從1985年到2005年,廣東省農業保險嘗試過數種經營模式,保費收入為70,169萬元,然而賠付率高達100%,共虧損14,002萬元。在商業農業保險缺位的情況下,推進政策性農業保險就更為迫切。2009年參加政策性保險的農戶超過1.33億戶,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農業保險市場,但其保費收入僅為農業產值的3.2%,覆蓋面積僅占全國耕地面積的四分之一。

諾貝爾獎與窮人銀行

自從孟加拉人尤努斯獲得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後,一個關於25美分的故事就流傳開來。1976年大學教授尤努斯遇到一位正在編竹凳的農村婦女。她每天要借25美分的高利貸用來買竹條,編織成竹凳後再以27美分售出,辛苦一整天她只能賺到2美分的利潤。震驚之餘,尤努斯創立了「小額信貸」銀行:借給窮人一點小錢,只要他的產品能賣出去,他就能還銀行的錢,這個借貸模式就這樣持續下去。1979年教授創辦了格萊銀行,三十年來該銀行已經擁有近400萬包括乞丐在內的借款者、擁有1,277個分行。令人吃驚的是,銀行的還款率高達98.89%。

1993年9月,經濟學家茅于軾和湯敏以500元開始了中國小額貸款的實驗,並建成了山西永濟市唯一一家小額貸款公司——永濟富平,目前該公司為農民提供單筆兩萬以下的小額貸款,無需抵押和擔保。截至2009年底,中國小額貸款公司總數已達1,334家,註冊資本金為821.98億元,其主要投向是私營企業及個體經濟,只有20%的貸款投向農業領域。2009年6月,銀監會允許小額貸款公司轉制為村鎮銀行,但面對不良貸款率須低於2%,準備金充足率在130%,最近四個季度末貸款餘額占總資產餘額的比例原則上均不低于75%等苛刻條件,以上等苛刻條件,小額貸款公司的前途也很難預測。

如今在大陸農村,除了農行外,還有農業信用社,以及由此改制成的農業商業銀行(農商行),1994年成立的中國農業發展銀行(農發行),2007年由中國郵政儲蓄系統演變而來的中國郵政儲蓄銀行,允許匯豐等外資銀行和民間資本涉足的村鎮銀行,以及各種小型信貸公司,一時間,中國農村金融彷彿進入了戰國時期,各自都想擴大自己的地盤,但農民借錢難的問題依然嚴重存在。「我開網」創立者美國人凱塞•威爾森評論說,「中國小額信貸的發展程度遠遠落後於同類發展中國家。」◇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