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山搖地動 洪水追趕而來

?"
2010年7月20日,重慶水患。(AFP)

「人在前面跑,洪水在後面追,嚇得腿軟。」從龜裂的土地到咆哮的洪水,剛經受半年中國西南大旱的四川和重慶,入汛以來卻幾乎每場暴雨都會引來一場洪災,這不能不說是長江失調的「功勞」。

「我腦殼嗡的一下,不敢看第二眼,趕緊跑。」「我聽見山搖地動的聲音,抓起電筒就往陽台上跑。」劉成志和黃永先是這場山洪發生瞬間僅有的兩個目擊者。洪水就像一條瘋龍呼嘯著壓下來,捲起幾丈高的水牆,「街頭那一片房子,一掃就沒了。」就在逃命的幾十秒內,第一浪洪峰已沖過鎮子,穿破房屋,一路連人帶物席捲而去。

金沙江畔的這個美麗小鎮就這樣瞬間被摧毀,22人遇難,23人下落不明。「七.一三雲南巧家縣小河鎮特大洪災泥石流」成為中國今年首次集體遇難人數紀錄最多的洪災。


洪水中痛失親人的四川漢源村民 。(AFP)

長江流域「超歷史」大洪水

瀏覽中國大陸媒體報導,在今年的洪災中,尤以長江流域最令人憂心,入汛以來,幾乎每場暴雨都會引來一場洪災。

「這一次洪水,彷彿戀上了這個城市,來了不願走。」在磁器口生活了三十多年的楊先生說。7月27日,第三波洪峰抵達重慶,朝天門再次被淹,寸灘超警戒水位1.35米。洪峰雖順利通過,但水還沒退去。青磚砌成的「純真年代」商鋪,自19日洪峰過境,至今已泡了八天。

「一會兒漲一會兒退,大家都被漲水的消息搞瘋了。」竹木市場的老曾四天四夜沒合眼,長江水位持續超警戒,人們惶恐不安,19日洪水來,他和工人辛苦兩天才把貨物搬離門市。23日水退,貨物搬回來,25日又接通知,新洪水到來,要求再次撤離,這樣折騰不知還要多久。

19日,長江多條支流發生「超歷史」最大洪水,重慶主城段水位陡漲17米,嘉陵江水位陡漲18米,沿岸的重慶、四川、安徽省、湖北、河南等汛情嚴重。「長江水位已創下二十年來新高。」重慶海事局相關負責人介紹。


2010年7月19日,洪水肆虐後的四川達州一片悽慘。(AFP)


四川廣安遭遇一百六十年最大洪峰,城北所有門市、超市全部被洪水淹沒。昔日溫順的渠江廣安段,河面比以前寬了四至五倍。沿江地段一片汪洋,護安鎮、大龍鄉、肖溪鎮沿江農房大部分沒入江中,只能看見房頂,縣城幾成孤島。據悉廣安六年被淹了三次。


2010年7月27日,四川漢源暴雨後的山洪引發山崩,土石淹埋村鎮。(AFP)

而長江武漢段,29日18時,暴雨之後,受長江與漢江洪水「夾擊」影響,長江近八年來首次超過警戒水位。兩江交匯處龍王廟的江水已漫過觀景平台。下游江漢平原多處湖泊、水庫、農田、魚塘告急,內澇嚴重。洪湖、監利、仙桃三縣市受災面積分別達625.1、318.7和335.1平方公里。

長江幹流的江西段、鄱陽湖水位29日繼續上漲,並雙雙超出警戒線。由於長時間遭高水位浸泡,沿線崩岸、滲漏、管湧等險情迭出。彭澤縣棉船鎮金星村等堤段發生不同程度崩岸,嚴重的有300至500米長。一處崩岸已接近長江大堤不足30米。村民說,堤外全部被淹,到處都是水。

23日,湖北宜昌市夷陵區爆發特大山洪,大量民房受損、倒塌,一人遇難;四川嘉陵江水位暴漲,十餘萬人連夜轉移;24日,漢江上游遇二十七年來最大洪峰,聞名中外的魚米之鄉、漢江中下游地區陷入危機,杜家台分蓄洪區啟動,三萬多名居民連夜轉移…

乾旱區變水鄉 格爾木洪水千年一遇

這些伴隨著強暴雨,幾乎天天發生的幾十年不遇、百年不遇,甚至千年不遇的洪水,也從中國南方水鄉延至乾旱少水的西北與東北地區。

7月6日下午,格爾木郭勒木德鎮村民慌了手腳。洪水進村了!村民們不顧一切的奪路而逃。郭勒木德鎮是此次洪災中受災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不少民房倒塌,財物被淹。

青海省水利部門監測顯示,格爾木河流量出現超二千年一遇洪水標準,達789立方米每秒,湟水河幹流最大洪峰流量達到450立方米每秒,接近百年一遇洪水標準。

入汛以來,往年極端乾旱的青海格爾木地區降水量異常偏多,六月後降水偏多71~280%,導致山洪暴發、多處引水管道和水利設施被毀。溫泉水庫、格爾木河出現重大險情,嚴重威脅當地居民生活。

7月29日,新疆阿克蘇地區庫車縣持續降雨,爆發特大山洪,七百餘人被困,多處道路被洪水沖毀,通信全部中斷。23日,一場持續特大暴雨襲擊蘭州平涼市,降水量刷新了近六十年來雨量最強、最廣的紀錄。

松花江洪水百年不遇 永吉全城被淹

「我早上六點出門時,眼看一座三十多米長的鐵橋轟然倒塌,就趕緊往山上跑,很快水漲得齊腰深了。」居民曹女士說,從未見過這麼大水。她家經營的三層飯店全部被淹。

7月28日,吉林永吉縣遭遇特大洪災。全縣九個水庫嚴重毀損,整座城被淹,鐵路中斷,火車被沖上街,七座橋梁垮塌,29日已發現13具屍體,約15萬人受災。

中國國家防總29日報告,松花江支流發生百年不遇大洪水。第二松花江支流古洞河、富爾河、金沙河、漂河等11條中小河流洪水超歷史紀錄,星星哨水庫等4座中型水庫、67座小型水庫出現險情。口前水文站測得一千六百年一遇洪水,溫德河與松花江均有決堤。

此前的21日,遼寧、吉林等省已遭特大暴雨襲擊,多地區降水量創歷史最高紀錄,受災人口超過百萬,農作物受災面積近120萬畝。遼河支流勝利河阿吉段河堤出現決口,長度20米,緊急疏散近8千人;吉林省287條中小河流出現險情,14個縣市44個鄉鎮受災。

洪災肆虐28省區1.35億人受災

中國國家防總辦7月30日九時統計,今年以來全國共有28個省區市遭受洪澇災害,累計農作物受災9,172千公頃,受災人口1.37億人,因災死亡991人、失蹤558人,倒塌房屋107萬間,提前疏散受威脅地區群眾1,000萬人,直接經濟損失1,935億元,其中水利設施損失387億元。

中國水利部副部長劉寧21日說,入夏以來的強暴雨襲擊,致使一百多個縣級以上城市嚴重內澇。全國230多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25條中小河流發生超過歷史紀錄的大洪水。今年高峰時全國有200多萬人搶險搶護。

長江上游幹流發生了1987年以來最大洪水,三峽水庫出現建庫以來最大入庫洪水。長江、淮河、珠江流域西江幹流、太湖以及洞庭湖、鄱陽湖等大江大河大湖超過警戒水位。劉說,黃河、海河、松花江、遼河等北方河流今年前期降雨較多,發生大洪水的可能性增大。

據中國水利部〈中國98大洪水〉一文記載,1998年的大洪水,包括長江全流域、松花江、珠江、閩江等主要江河都爆發大洪水,其中長江超過5萬立方米每秒的洪水達8次,29個省市遭受不同程度的洪澇災害,死亡4,150人,直接經濟損失2,551億元,參與抗洪人數800多萬。

今年,長江超過5萬立方米每秒的洪水只有2次,劉寧說,總降雨量也比98年偏少兩成,目前災情弱於98年大洪水。不過,今年洪災對全國的影響,不亞於98洪水。國家防總稱今年的特點是:中小河流防洪標準低;防禦山洪能力較弱;病險水庫度汛難度大;城市內澇嚴重。

中小河流山洪 城市內澇

「轟」一聲巨響,河南省欒川縣潭頭鎮湯營村伊河大橋先從兩側,然後整體垮塌,7月24日下午,正在橋上看「大水」的數十名群眾瞬間被捲入滾滾洪水中,「渾黃的水中都是掙扎的手,實在慘不忍睹!」官媒27日報導,近50人遇難。當時,西營村伊河段洪峰流量達平時63倍之多。之後被證實與當地尾礦庫潰壩有關。

「那是我幾十年來跑得最快的一次。」6月21日傍晚,江西第二大河撫河在唱凱鎮和羅針鎮接壤處決堤,靈山張村村民塗大姐至今仍心有餘悸,「人在前面跑,洪水在後面追,嚇得腿軟。」她全家跑向附近高速公路避險。至24日,潰決段已擴至400多米。40餘村莊被洪水淹沒,一至三米不等,十幾萬人受災。

今年汛期,江西省34條河流先後發生超警洪水,撫河、信江、贛江爆發50年不遇特大洪水,有17條千畝以上的圩垸決口;1,278座小型水庫出險,兩座垮壩;沖毀堤防1,201千米,堤防缺口26處;受損引水工程及水閘5,842座、塘壩8,847座,機電泵站2,213座,水利設施直接經濟損失達101億元。


2010年6月22日,洪水沖毀江西撫州堤防。(AFP)

截至7月25日,湖北境內五大湖泊、1,125座水庫水位全線突破汛限,四千多條山丘河溪爆發山洪,7條主要中小河流全線超設防;14日安徽省有5座大型及26座中型、1,105座小型水庫超汛限水位。這些都是懸在老百姓頭上的「炸彈」。

許多地區的城市排水系統亦紛紛告急:景德鎮城區內澇,重慶、武漢城區積水,九江、合肥一片汪洋,陝西商洛地區一百多所學校在洪災中損毀。

三峽壩防洪功能 備受質疑

對於防洪功能,三峽大壩一直為官方所稱頌。雖然大壩7月20日通過入庫以來最大洪峰,流量7萬立方米每秒,28日又通過第二大洪峰,流量5.6萬立方米每秒。

然而30日凌晨一點和三點,三峽水庫水位兩次達到160.23米,已達建庫以來最高水位。中共官方媒體稱,由於三峽大壩的攔蓄消峰作用,長江下游的各地均安然無恙。

但是,今年的洪水如此之猛,沿線的重慶、湖北、江西、安徽等都爆發超歷史大洪水,如何稱「無恙」?中國國家防總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張志彤29日承認:「目前長江中下游監利、蓮花塘、螺山、九江及鄱陽湖湖口水文站仍超過警戒水位,而且長期高水位運行,防守壓力較大。」

隨著大壩洩洪滾滾洪流而來的還有大量的漂浮物,它們被擋在三峽大壩前,形成一個長約數百米的垃圾帶,在三峽庫區腹心的重慶市雲陽新縣城前方長江水域,漂浮的垃圾可載人。

有分析人士稱,建壩也是洪災,不建也是洪災,或許淹的地方不一樣,百萬人抗災都免不了,且不說移民幾百萬,耗資上千萬,花這麼大代價受益在哪裡?騰訊網調查,「你認為三峽工程的防洪作用大不大?」,截至28日,有77%的網友稱「不大」。

「逆調節」旱澇失控

有大陸民眾搜索官方歷年報導,發現只幾年工夫,三峽大壩的防洪等級就從「萬年一遇」到「百年一遇」,到今年的「不能指望」!網友質問,這才七年,「衰退」速度也未免太快了點吧!

認為三峽大壩是「禍國殃民工程」的黃萬里早就預言:三峽水庫對水量的調節是一種「逆調節」,也就是豐水期需要三峽水庫蓄水時,它要洩洪;而枯水期需要三峽水庫洩水時,它要蓄水。保「武漢」就要淹「重慶」,似乎不可避免。

每當冬春季的枯水期,沿大河川林立的水庫都在蓄水。長江水利委員會專家指,三峽水庫及湘江和贛江上游眾多電站水庫的蓄水,是近年來洞庭湖、鄱陽湖冬春季水荒的重要原因。而目前在烏江、大渡河、雅礱江、金沙江幹流上,還有數量更多、庫容更大的電站集群正在建設,一旦建成,長江流域冬春季水荒將更嚴重。

從去年秋至今年初夏,西南5省市遭遇百年不遇大旱,逾5千萬人、500萬公頃農作物受災,2,000萬人飲水困難。有人質疑,是否與這些切斷山川河流的數萬水庫有關?

今年伴隨著洪澇,中國高溫範圍也在持續擴大,強度升級。29日,中國高溫天氣已蔓延至21個省份,北京、天津、山西、河北、河南、山東等地持續遭受高溫熱浪;一向以涼爽著稱的青海高原也熱浪滾滾;陝西、重慶、河北等多個地區紛紛拉響高溫警報。內蒙古中部拐子湖和額濟納旗分別達到44.5℃、43.7℃。

水旱災:大自然在調節

今年氣候惡劣,已成為不爭的事實,特別是剛經受半年「西南大旱」的四川和重慶。從龜裂的土地到咆哮的洪水,不能不說是長江失調的「功勞」。從大旱到大澇,2010年的中國陷入前所未有的水危機中。

很多分析家指,在傳統的農業中國,旱澇之災一直被視為民生大忌,抗旱與抗洪在綿延數千年的地方誌中連成一部苦難史。然而天無絕人之路,大旱大澇,總是在時空中形成交錯,多樣化的植被、氣候和地貌,形成了強大的吞吐和迴圈能力的自然水調節系統。

今年數省市跨季節連受大旱大澇,在雨水豐沛、植被茂盛的南方省份歷史上極為罕見。重災區江西省有一座倖免於難的城市——贛州,建於宋代的排水系統依然起到功能強大的排澇作用,對現代「文明」形成一種諷刺。

多少年來,在「人定勝天」的意識下,中國人已忘卻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天人合一」與「自然和諧」的治水思想。不是順水勢而行,而是逆水規律而動,對生態的破壞可以沿大江追溯到曾經水草豐美的三江源地區,所謂「興修水利」卻是「勞民傷財」,又遷怒了「老天爺」,受「報應」就在所難免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