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改天換地」的苦果難嚥

中國人並非沒有智慧變水患為水利,被聯合國認證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古代水利工程都江堰,二千二百多年來一直滋潤著天府之國。而今中國人正在吞嚥中共六十年來「改天換地」換來的苦果……

沒有經歷過大洪水的人,很難想像溫柔敦厚的水瞬間能變成暴虐的凶手。1975年8月,河南的幾天暴雨就讓駐馬店水庫的水變了樣。潰壩的洪水不但讓十多萬人永遠的醒不來了,京廣鐵路上百公里沉重的鐵軌,有的被沖得蕩然無存,有的被擰成了麻花。自古以來中國人就相信,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善治國者必善治水,治水歷來都是治國大事。

每個中國人都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禹的父親鯀採用「堵」的辦法,「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最後被砍頭。大禹採取「通」的方法來疏導,逢山開山,遇坡築堤,順著水自身的流勢將其引入大海。奇怪的是,中共執政以來,治水的方法依然是堵而不是通,結果年年治水,水災卻越治越多。其實也不奇怪,根據中共的鬥爭哲學,共產黨人對天災的態度一定是「改造自然」、「戰天鬥地」。提起水災,大陸人腦海裡跳出的就是抗旱、抗洪的「抗字眼」,浮現出是「排人牆、堵堤壩、嚴防死守」的「英雄」場面。

大河攔腰砍 洪水裝水庫

原中國水利部副部長、被毛澤東封為「長江王」的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林一山,在1958年提出的三峽工程是要建一個能裝下1954年長江堤防防不住的一千多億立方米洪水的水庫,水庫壩高235米,哪怕大半個重慶市被淹。曾任中國水電部副部長的李銳披露說:「水利部官員只想如何把洪水裝進水庫,很少考慮如何利用水資源,結果水利部和水電部一直在打仗。」出於把水裝進去的防洪目的,中共修建了八萬多座水庫,幾乎每條大河都被水庫攔腰砍斷。

在「改造自然」的「無產階級大無畏精神」指導下,中共只顧眼前利益,無視客觀規律,不但大修水庫,還大量「圍湖造田」、「焚林造田」、「辟草造田」,給生態環境帶來無法逆轉的滅頂之災。中共在內蒙、青海等地辟草造田,上千年形成的植被一火焚之,然後撒上種子種莊稼。由於莊稼沒有固定水土的功能,大風吹起加上雨水沖刷,土地迅速沙漠化,如今遮天蔽日的沙塵暴早已成了紫禁城的常客。

今年大陸北有青海格爾木萬年不遇的洪水以及東北的洪澇,南有長江流域十年一遇的小洪水所挑起的整個長江流域的大波浪。江西唱凱的決堤、雲南巧家被洪水追逐的小鎮、被淹的鄧小平故鄉四川廣安老城、洪水退後重慶市街頭厚厚的泥沙,這些都具體而微地描述出中國大陸脆弱的生態環境,稍有風吹草動就成災。

歷史上長江鮮少水患,而中共六十年來的改造,卻令長江成了中國人的心腹之患。本來長江上游的原始森林有4千億立方米的蓄水能力,而中共濫砍濫伐後,3千億立方米蓄水能力被破壞,目前三峽工程的蓄水能力不過220億立方米,哪怕再修十二個三峽工程也無法彌補。中共圍湖造田,使長江中下游地區原有的兩萬多平方公里的湖泊面積銳減一半。在寸土必爭的思想下,中共大力開發長江下游河道兩側的洩洪區,稍微大一點的水就使數十萬人被淹,經濟損失慘重。

國外經驗顯示,水庫平均壽命不過五十年,其生態環境危害遠遠超過其短暫的經濟效益,取代水庫防洪的有效方法是讓大自然自己調節,即恢復沼澤地、維持河岸緩衝地帶、讓人遷離泛濫平原、買災害保險等「無為而治」「看似笨拙,實則經濟效果最佳」的老方法。


雲南省曲靖縣今年初夏遍地乾旱。(AFP)

三峽工程 中國人21世紀長恨歌

人們期待水庫能同時防洪發電,但事實上效果很差。缺水的時候,為了保發電,水庫的水關著不放,加重下游的旱情。水多的時候,水庫為了自保,開閘放水,加重了下游的洪澇。今年三峽水庫上交的第一份答卷正是這樣。一個二十年不遇的洪水級別,就驚動了整個長江流域,如今大陸官方媒體都在質問三峽工程的利弊,如何處理「後三峽」時代的長江水患。

至今已投入1,800億的三峽工程,將數百萬移民變成沒有土地、沒有工作、沒有希望的「三無人」,換來的防洪作用卻很有限,今年只是把每秒7萬多立方米的最高峰,削減成4萬多立方米的洪峰,對下游而言依然是大洪水。五級連續船閘最高的閘門65米,這是全球從沒有過的技術難點,葛洲壩的一級船閘就經常出事故,而三峽船閘出問題,受威脅的將是四川重慶一億多人。還有泥沙和兩岸滑坡問題,僅巴東縣為了修三峽,連續三次遷建都因地質滑坡等災害,不得不再次搬遷,飽受艱辛與苦楚。而重慶市因為泥沙淤積、水庫自淨能力差等,正在遭受最大的威脅。用毛澤東的政治祕書李銳的話說,三峽工程是中國人二十一世紀的「長恨歌」。

毫無疑問,中國人正在吞嚥中共六十年來改天換地換來的苦果,各種天災如影隨形般的到來。不是中國人沒有智慧變水患為水利,被聯合國認證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古代水利工程「都江堰」,二千二百多年來一直滋潤著川西平原,成就了肥沃富饒的「天府之國」,如今全世界還沒有哪個工程有如此長久的生命力。

無論是把岷江分成內外兩江的魚嘴分水淺堤,還是灌溉用的「寶瓶口」和洩洪用的「飛沙堰」,「都江堰」充分體現了中國古人順應自然、「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巧借自然之力化害為利,與自然和諧共處。如今西方國家採用分蓄洪區的辦法,也有因勢利導之妙。古今中外唯有共產黨才有那種「與天地鬥,其樂無窮」的邪靈感受。

古人認為,天災是對國家失道的警告,警示當政者及百姓,如不悔改,更大的災禍就會到來。不論是大禹治水,李冰的都江堰,還是商湯桑林祈雨,中國人都注重修德禳解,敬天信神,順應天理,而中共信奉無神論,至今還在殘害遵循「真善忍」的修煉人,如此逆天而行,等待它的是什麼呢?◇


7月6日早晨,北京一輛公車自燃。北京連續三天高溫,最熱達43.8℃,已打破59年來北京7月上旬同期最高溫紀錄。(大紀元資料室)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