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人生感悟 │ 探訪日本熊野古道

漫步寧靜的熊野古道,沉浸大自然巧奪天工的造化之美,身心隨之淨化一新。一次短暫的旅行,卻讓人頓覺身心清淨和明澈。

文、攝影 ◎ 貫明

二十多年前剛到日本時,認識了日本三重縣的一個熱情好客的朋友高賴先生。此後雖然我漂泊四海,居無定所,但一直沒有間斷與高賴先生的君子之交與書信來往。歲月蹉跎,高賴先生如今已年近六十。今年他多次來信催我到日本一遊,說要在還能親自駕車的時候與我一起遊覽他故鄉附近的名勝古蹟,尤其是去看熊野古道與和歌山新宮市的徐福公園。

飛機在東京成田機場降落之後,憑著嫺熟流利的日語,我輕鬆的在機場買了去三重縣的火車票。乘坐了一段時間的京成電車之後在東京車站換乘日本的新幹線,在名古屋車站後再次換乘南紀特快列車,最後在紀伊長島車站下車,見到了等候已久的高賴先生。他果然親自駕車前來,我們在當地的民宿住了一個晚上。

這裡依山傍海,空氣清新,打開窗戶就能聽到澎湃的海濤擊岸之聲。曙光初照,臨近的海港熙熙攘攘,大小漁船泊進泊出,有許多海產品被卸下船來。吃過了早餐之後,我們就驅車去探訪熊野古道。

熊野古道 諸神居住的聖地

熊野是紀伊半島南部的泛稱,這個地區幾乎都是險峻的山嶽,俗稱熊野三千六百峰的深山連著深山,一直延伸到海邊,並形成一條地形複雜的海岸線,連綿的山巒覆蓋著杉樹和柏樹的原始林,清澈的山澗溪流蜿蜒流淌其間,自古以來,便被日本人視為諸神居住的聖地以及死者靈魂的隱居之地而受崇拜信仰。

在聖地建立的熊野本宮大社、熊野速玉大社、熊野那智大社,也在當時神佛合一的思想影響下,而被視為一體,稱之為「熊野三山」。熊野古道就是通往熊野三山的朝聖道路總稱,主要路線包括從京都經大阪至和歌山田邊市熊野本宮大社的紀伊路、從田邊沿海岸線往那智大社的大邊路、從田邊往東橫過半島至熊野本宮的中邊路、從高野山往熊野的小邊路、從吉野往熊野本宮的大峰奧丘道,以及連接伊勢和熊野速玉大社的伊勢路等多條路線。

漫步在清幽的熊野古道上,高賴先生告訴我,這裡春季櫻花似錦,夏季群山翠綠,秋季楓紅夕照,冬季也不乏生機。有因大自然海潮侵蝕而突出的巨大岩盤「千疊敷」,還有突起面五、六十米高,垂直陡峭的「三段壁」,素有「南紀第一絕美海岸」之稱的熊野枯木灘海岸,浪花飛濺、雄偉岸然,粗獷豪邁的礁石與平靜柔和的太平洋,鮮明的對照為其獨特的美景所在。來到了「串本海中公園」,海中有絢麗多彩的珊瑚礁及其寄生海底生物優遊其中。經過一條堪稱日本最大的海底觀覽隧道來到海中展望塔,可以觀測串本海底水晶宮的各種水生動物。

那智四十八瀑布之一、也稱為第一瀑布的「那智瀑布」,是飛瀧神社所供奉的神體,可以從大絕壁看到恍若純白布匹的獨特瀑布。那智山寧靜祥和,風景宜人。熊野那智大社為著名的「熊野三山」之一。昔日為海賊居住之場所,因受熊野海灘的波濤侵蝕,岩洞變得如鬼穴般神祕的「鬼城」是一個天然場景,約有一公里的步道。

新宮市遙想徐福東渡求仙

結束了這裡的遊覽之後就前往新宮市徐福公園參觀。新宮是一座美麗的瀕海小城,這裡三面環山,一面臨海,景色迷人,街面整齊而安靜。我們到達新宮的那天,正趕上下大雨,在雨中的街道上行走,更增添了一些幽深的歷史氣息。

新宮有許多關於徐福的傳說和遺跡,莊嚴的寺廟與徐福的雕像豎立於公園之中。許多日本人確信徐福是從日本的紀州熊野的新宮(今和歌山縣新宮市)登陸的。至今新宮市還有徐福墓和徐福祠(現稱徐福神社),每年11月28日是祭祀徐福的日子。在祭祀活動期間,一些地方街頭紮上彩帶,男女老幼手提彩燈,有的還身著印有漢字「徐福」的和服,以表示對這位前賢的懷念。

徐福東渡的傳說,最早起源於中國;而關於此事的最初記載,便是司馬遷的《史記》。《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了秦始皇二十八年(西元前219年)徐福上書,請求入海求仙之事,其中記載徐福是秦始皇時期齊地人,他曾經得到秦始皇的允許,率領數千童男、童女到海中三神山去求仙人。這些歷史傳說在某種意義上拉近了中國與日本的關係,高賴先生詼諧地說:日本人大多是徐福的後代,日本與中國同文同宗。

漫步在寧靜的熊野古道上,除了感覺到大自然巧奪天工的造化之美之外,身心也感到隨之淨化一新。清風、綠葉、樹木、翠竹、花開花落的自然美景和大自然安詳的氣息,都讓人產生莫名的感動。一次短暫的旅行,卻讓人頓覺身心清淨和明澈。◇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