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日本人瑞「失蹤」的啟示

?"
2007年1 月28日美國人瑞埃瑪‧提爾曼逝世後,自2005 年4月5日起成為日本國內最年長人瑞的Yoneko Minagawa,更成為世界最年長者。2007年8 月13日下午5時47分在慶壽園安老院辭世,在世共114年221天。(AFP)

最近,百歲老人的接連「失蹤」,成為日本舉國上下關心的話題。深入調查的結果,赫然牽扯到子女匿報死亡以詐領養老金、以及親情淡薄等養老制度及社會問題,值得人們深入省思。

文 ◎ 章妮妮

日本國民以長壽聞名於世,也是老齡化程度最高的發達國家。政府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2009年日本女性平均壽命86.44歲,連續二十五年世界第一;男性壽命排名世界第五;全國百歲以上老人號稱超過四萬。

然而,近日來日本政府已確認全國多個地方發生百歲老人下落不明事件。百歲老人的接連「失蹤」,成為日本舉國上下關心的話題。

首例百歲老人失蹤案發生在東京都杉並區,現年113歲的古谷房是東京都「最高齡女性」。杉並區職員根據老人79歲長女提供的地址,找到老人的「住處」, 發現那裡兩年前就成為東京外環道路待建地,早已是一片空地。老人的長女和次女兩人都說多年不曾與母親和弟弟聯繫,不知老人現狀。古谷房的長女說,她一直以為母親與弟弟住在千葉縣市川市,自己與71歲的弟弟也沒有聯繫。上次與母親見面大約是1986年或1987年,地點在東京都中央區一家拉麵館,1990年以後就再無聯繫。但當地官員2日在市川市沒有找到古谷房的兒子,因為登記所在地已成一片工地。警方3日報告說,在東京發現古谷的兒子,不過他也不知道母親下落。8月2日杉並區政府舉行記者會,宣布老人「下落不明」。

第二例失蹤案發生在東京都足立區。現年111歲的加籐宗是東京都「最高齡男性」。足立區職員調查其家人獲知,三十年前老人就將自己關在房內閉門謝客。今年年初,日本官員數次拜訪加籐家想要更新百歲老人名單時,卻屢屢受挫。他的家人阻止官員進入家中,稱加籐很健康,只是不想見任何人。在隨後的調查中,警察在加籐家中發現了被毛毯蓋著的屍體,屍體被套上睡衣,保存完好。在房內找到1978年11月的報紙,警方後來確定老人應在三十年前就已死亡。

老人現狀 難以把握

一般而言,日本老人或居住在公立、私立養老設施,或居家養老。居家養老又分與家人共住或獨居。日本常見的「孤獨死」多見於老人獨居形式,但由於福利機構和官員不時走訪,通常死後不久也能發現。然而這次失蹤風波卻與以往不同。根據戶籍登記,這些「失蹤」老人多與子女同住,老人死亡或失蹤,子女應有責任即時通報當局。但現有法律未授權福利機構強行調查老人生存現狀,通報與否有賴於那些子女的「良心」。

對於百歲老人,日本厚生勞動省要求各地方政府每年進行書面調查和生存確認,但沒有嚴格規定確認生存的方法。據報導,日本各地政府多通過向百歲老人的家人或向其入住的養老機構打電話詢問,或通過由地方政府官員向最高齡者贈送紀念品的方式確認。原則上,百歲老人本人或家人提交書面報告即獲認可,各地方政府並未嚴格確認其報告內容。東京都足立區相關職員說,行政機構無權監視高齡者,也沒有進入家庭直接確認的權利,再加之人手不足等原因,各級行政機構難以把握百歲老人的真實現狀。


拄著拐棍走在東京街頭的老人。(AFP)

製造假象 騙取養老金

日本福利制度完善,長壽人群可從政府領取多項福利年金,包括喪偶年金。當一名年長男子喪偶,他就可以從政府領到100萬日圓(約 1.2萬美元)的喪偶年金。輿論指出,這些家屬千方百計製造老人依然存活的假象,主要動機是騙取養老金。

早在三十二年前就已逝世的加籐老人,其家屬卻對外訛稱他仍然健在,只是拒絕見客。警方懷疑其家屬覬覦死者豐厚的年金,不惜藏屍家中。後警方發現,加籐總額達945萬日圓(約11萬美元)的年金中有610 萬日圓(約7萬美元)已被家人領取。

現在的日本是一個「老齡少子化」社會,領取養老金的人多而繳納養老金的人少。巨大的經濟壓力,讓一些心術不正又想貪圖父母養老金的子女,在父母去世後故意隱瞞不報,使政府無法獲得正確的信息。

親情淡薄 社會悲哀

人情、親情的淡薄是現代社會的一個通病。

現代日本社會,老年人習慣自由,一般不與子女同住,子女也不會有讓老人照顧孫子孫女的要求。像東京這樣的大都市更是人情冷漠,罕有鄰里交往,導致高齡者存活狀況難以確認。

研究家庭社會學的中央大學教授山田昌弘認為,在老齡化進程中,父母和子女都在老齡化,子女委託他人護理父母,導致子女和父母見面的時間逐漸減少。日本城市化的高度發展,使相互確認健在的社會功能幾乎崩潰。老人失蹤案件值得日本各級政府機構反思。

113歲的古谷被發現行蹤不明後,其戶口所在的杉並區政府調查後宣布,古谷從未在東京居住,她已失蹤逾二十年,生死不明。日本千葉大學法經系廣景良典接受採訪時說:「連子女都不知道他們的雙親是否健在,這太令人震驚。這些案例是日本當今家庭和小區人情漸冷的典型例證。」

「隱私」觀念成攔路虎

有分析指出,「個人信息保護法」是造成高齡者生存現狀統計困難的原因之一。如果今後還不授予自治體政府更大權限進行同時調查的話,要搞清楚全國壽星中有多少人已亡故,根本就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目前日本絕大多數地方政府是通過電話詢問方式來確認高齡者的生存狀況。如果居民不主動提供信息,區政府工作人員也無法強行進入民宅以證實高齡老人是否健在。登門造訪吃閉門羹的情況相當普遍。

每年日本各地方政府都會給100歲以上的老人發一份紀念品。很多時候都是採用寄發的形式。

如果這一份禮物不能正常寄到老人手裡,相關工作人員也會登門拜訪。但如果遇到那些故意隱瞞不報的家人,他們會非常不耐煩地把工作人員趕出去——因為在日本,除了警察之外,任何涉及個人隱私的詢問都被看作很失禮。所以在詢問的時候,工作人員往往也是畏首畏尾、戰戰兢兢的。

另外,這些老年人的退休金以及醫保的使用情況也涉及個人隱私,不是想查就能查的。這也讓相關機構無法及時監控他們的生活狀況。

「旅行死亡者」只備案25年

日本的《旅行病人以及旅行死亡者管理法》規定,各地方政府有權對自己轄區內所發現的無法核實身份的死者進行火葬,且不用向中央政府匯報。

日本老年人有些很有個性,脾氣比較古怪,也幾乎沒有朋友;有的習慣自由、喜歡到處「漂泊」;而一些患有老年癡呆症的老人,一旦出門就可能再也回不來了。這些老人一旦在路途中去世,就成為所謂的「身份不能確認的旅行死亡者」。地方政府收殮這些人並火化時,會做一個備案,但是保存年限只有25年,超過年限將被註銷。這也成為這些人瑞「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另一個可能原因。

日本人瑞莫名失蹤,影響的不僅是統計數據的可信度,更顯現出日本社會在應對日益嚴重的老齡化問題時,原被公認已經十分健全的法律、行政、養老制度,面臨依然存在種種缺陷。此外,親人對這些老人生死「不聞不問」的態度,更突現出親情的逐漸淡薄。

作為最先進入老齡化社會的日本,其經驗和案例也提供國人深入思考的空間與啟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