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國夢?中國夢?

  美國夢的說法由來已久,而隨著中國宣布GDP已經位居世界第二,中國民間的和官方的中國夢也甚囂塵上,並作為一種對抗性的概念在中國和海外傳播開來。然而這兩種夢,深究起來,卻有不同的內涵和外延,是由不同的載體承托起來的兩種不同的價值體系。

  美國夢是什麼?美國南北戰爭結束之後開始修建由芝加哥到三藩市的太平洋鐵路,作為經營策略之一,太平洋鐵路公司出售沿路土地籌集資金,在歐洲大肆廣告,其主要內容就是「美國夢」。夢想有自己的土地嗎?夢想有自由嗎?到美國來!隨著大量歐洲移民進入美國,美國中西部開發只用了五十年,隨之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體。後來美國夢,由馬丁.路德.金在華盛頓的演講再次擴張,「我有一個夢」表達的是人性、尊嚴、平等和自由。

  八零年代大學畢業之後,在一個成都髒兮兮的小餐館中,我曾經第一次對「中國夢」有了清晰概念。一位同學在聚餐的時候,突然站起來,用筷子指著牆上的老舊世界地圖:「我們的任務,是以北京為圓心,以夏威夷到北京為半徑,」他目光炯炯地盯著我們所有人,「重建中華帝國!」

  事實上,詳細研究當下流行起來的「中國夢」,你會發現這是一種國家主義的,自我中心的,具有排他性和封閉性的概念。這是一個國家的(非民眾個體的)、官方的(非民間的)、中國的(非外國的)「夢」,它的核心是全球格局中的支配權力。我們對這種夢並不陌生,當年納粹德國和軍國主義的日本,都有類似的夢想。我之所以不把前蘇聯加入其中,是因為究竟前蘇聯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中,仍然以人和社會為依歸,並不封閉在國家的權力的範圍之內。

  幾天前應邀參加一個朋友在美國的入籍儀式,排隊魚貫進入宣誓大廳的時候,留意到牆上有一幅字,「美國的形成從來都不是血緣的、地域的和宗教的,我們聚集在這片土地上,是因為我們認同她的價值觀,那就是人性、尊嚴和自由、平等」。這句話是美國早期某位總統的講話,由於匆匆而過,我並未看清他的姓名。但那個時候美國不但不是GDP第一,而且由於孤立主義的政策,不但不參與國際事務,而且生怕被拉入舊大陸的紛爭當中。

  美國夢是一種內生的人性嚮往,而不是外在的政治實現。從這個意義上說,古代中國的「夢」更為接近。古代外族向中原移民為數眾多,漢唐不說,弱勢的宋朝也曾接收過萬里迢迢前來投奔的猶太部落。這不是當年國家政治的勝利,而是傳統中國文化對人性的闡釋,在當年的地球上所具有強大吸引。「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有教無類」,「君輕民重」等都是這種價值表達。這些內容,在當時全球以家族和血緣封閉的個人發展和個人地位的社會時代中,占據著相當高的道德和人性高點。

  在我看來,道德價值體系是根基,社會經濟是枝葉。中國古代社會重學重德而輕商財,但個人財富和國家富強卻借此而生長。而近代西方文明以「文藝復興」、人本主義為先驅,竟至科技和經濟的大發展,應該說是同一路徑。

  「故遠人不服,修文德以來之。」孔夫子的這句話,放在當今美國十分恰當,美國夢中的大房子、汽車等優越物質條件,其實生長在平等自由的根基之上。

  同樣,真正的中國夢,必須是在中國人道德精神全面復甦的條件之下,才具有真實的意義。◇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