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冬寒夏火 俄羅斯「最近比較煩」

?"
俄羅斯的森林大火不斷,消防人員疲於奔命。(AFP)

冬季酷寒,氣溫降到零下50度,夏天大火,近百萬公頃火災面積導致數千億美元的直接損失,俄羅斯多個月來氣溫有如過山車一般的變化,搞得本已經習慣一年四季大溫差的俄羅斯人大呼受不了。

文 ◎ 吳興

2009年的12月,面對冷不下來的暖冬天氣,很多俄羅斯人祈禱千萬不要過一個看不到大雪的2010新年夜,結果12月末,從波羅的海到太平洋沿岸,俄羅斯全境氣溫突然驟降,俄通信社塔斯社報導,西伯利亞出現五十年來最寒冷的冬季,溫度跌至攝氏零下50度,很多地區氣溫打破了有史以來的最低氣溫紀錄。

冬涼夏暖的「烤」驗

莫斯科氣溫僅在1月17日一天內就劇跌攝氏34度,從攝氏零上1度跌至零下33度,冷得恍如置身北極,當天最少三十人被凍死,學校全部宣布停課,莫斯科街頭的很多銀行提款機甚至被「凍僵」而吐不出錢來,一時間,莫斯科市變成了一個「大冰箱」。

就連從小在寒冬中長大的俄羅斯人,也開始天天盼著快點兒熬過去異乎尋常的酷寒,當時很多俄羅斯人開始盼望夏季快快來臨,有誰會想到,等待他們的卻是攝氏42度的創紀錄高溫和持續的大面積森林火災的「烤」驗。

俄羅斯是世界上森林面積最大的國家,擁有世界四分之一的森林儲備量。尤其西伯利亞大森林更被稱為是「地球之肺」,但自6月中旬起持續兩個多月的高溫和乾旱天氣,使俄羅斯全境發生了2.9萬多起森林大火,火災總面積超過93.5萬公頃,導致五十多人喪生,兩千五百棟房屋被燒燬,很多村莊和城鎮被全部焚燬,境況慘烈。俄水文氣象局局長說:「過去一千年內,我們的祖先沒有測到或記錄過這樣的高溫天氣,這種現象絕對前所未有。」

「地球之肺冒火」引起了全球的關注。〈俄海軍後勤基地兩百架飛機被焚燬〉、〈俄羅斯大火致米格飛機公司停工〉、〈俄羅斯大火逼近其核基地〉、〈森林防火專家:俄羅斯大火在世界森林火災史上罕見〉等新聞標題占據了各國主流媒體頭版多日。

8月26日,「俄羅斯生物多樣性保護中心」(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Center)主任阿列科謝.季孟科(Alexei Zimenko)在一個記者會上對外表示,根據野火燒燬的木材市值和森林復育成本,每公頃經濟損失大約為二點五萬美元,此次火災損失總額至少可達三千億美元,而且還不包括燒死的野生生物,像昆蟲、稀有鳥類和其他動物。這可說是天文數字。他同時還指責政府刻意低報災情。

俄專家:別好了傷疤忘了疼

此前對於「全球氣候變暖」一說持消極,甚至是嗤之以鼻態度的俄羅斯氣象專家們面對近期持續高溫也開始顧左右而言他。據英國《衛報」的報導,主要研究全球氣候變化情況的兩名俄羅斯科學家,俄羅斯科學院太陽地球物理研究所(伊爾庫茨克市)研究員弗拉基米爾.巴甚基爾采夫和加琳娜.馬甚尼奇堅持認為,全球變暖的危險過於誇張,對地球氣候影響最大的是太陽系活動的變化,而不是溫室氣體的排放,今後十年全球氣候將變冷。

於是他們決定下注一萬美元與反對他們觀點的英國氣象專家詹姆斯安南博士打賭。英國氣象專家欣然接受挑戰打賭,並對獲勝充滿信心,他說:「從事我們氣象學這種科學研究,不是很掙錢。所以,這一萬美元將是對我日後退休金的良好補充。」

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也在近日對媒體表示,「天氣熱得異常,彷彿一切都燃燒起來了。」他還大聲疾呼「地球如今的氣候給我們敲響了警鐘,所有國家的首腦,所有社會組織的負責人,都必須採取更加有效的措施來應對全球氣候的變化。」有評論說:俄羅斯的大火,可能會使年底在墨西哥召開的氣候大會上關於全球變暖的國際談判會增添變數。

相信「全球氣候變暖說」和「全球氣候變冷說」的氣象專家們仍會爭論下去,借用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詞,在忽冷忽熱的氣溫面前,信奉兩種學說的氣象專家們也只能共唱一首歌 「不是我不明白,這天氣變化快」。

俄羅斯環保組織人士在8月26日召開記者會對俄政府喊話,雖然近日氣溫下降解救了火災形勢,但如果不能全部恢復國家森林管理系統的話,那麼俄羅斯將不可避免地再次發生此類的森林大火。

生態學家在記者會上表示:俄政府修改後實行的新森林法,將導致大約十五萬人失業,而他們恰恰是能夠控制森林大火局勢的人。今年7、8月份的大火直接證明,無論是緊急情況部、軍隊還是林業砍伐公司,沒有任何人能夠在抵抗森林大火方面取代林業專家。

俄網友:體會了一點中國人的痛苦

如果說以前的森林火災對俄羅斯普通民眾來說只是電視新聞中一段兒離自己很遠的報導,那麼今年夏天的大面積火災的確令很多城市居民有了身臨其境的感覺,尤其是首都莫斯科。由於受周邊地區火災產生的濃煙的持續影響,首都莫斯科變成了一座煙霧籠罩的城市,有媒體形容莫斯科就像剛剛遭到「轟炸一樣」,在濃煙瀰漫最嚴重的時期,白天大街上的能見度不到五十米,克林穆林宮、外交部大樓等標誌性建築都只能依稀看到輪廓,莫斯科成了真正的「霧都」。

除了能見度低對交通帶來不便之外,空氣中刺鼻的氣味和火災帶來的有毒氣體令莫斯科居民感到不適。俄羅斯空氣質量檢測部門數據顯示, 8月7日莫斯科的空氣中一氧化碳含量為可接受值的6.6倍,懸浮物濃度高出正常值2.2倍,當天空氣污染物含量為莫斯科有相關紀錄以來歷史的最高值。濃煙和刺鼻的味道如此強烈,以至很多俄羅斯人寧可選擇酷熱而且沒有空調的家中躲避,也不會在露天乘涼。多國駐俄使館的外交人員及其家屬甚至為此連夜撤離莫斯科。莫斯科衛生部門官員說,連日高溫天氣和林火造成的空氣污染致使莫斯科死亡率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一倍。

不得不出門的俄羅斯人也都帶起了口罩,勾起了人們對SARS全盛時期的場景回憶。有俄羅斯網友在論壇上留言:「以前只聽說過中國人每年都要遭到撲天蓋城的沙塵暴襲擊,今天在無處躲無處藏的濃煙中帶起了口罩之後,終於體會了一點點中國人的痛苦。」


能見度低對交通帶來不便之外,空氣中刺鼻的氣味和火災帶來的有毒氣體令莫斯科居民感到不適,紛紛戴起口罩。(AFP)

 中國網友:俺們比你煩

俄羅斯的大火自然也引起了很多中國網民的關注和諸多感慨。有網友稱,「沒有了森林的俺們自然就不會遇到俄羅斯那樣的森林大火,但似乎本該慶幸的事情,卻令我的心裡深處有種深深的痛的感覺」。「如果說俄羅斯因氣溫有些極端最近比較煩,那麼同時面對洪水乾旱缺水少林的俺們其實比你煩。」

一位山西網友在論壇上留言說:「俄羅斯森林大火熊熊燃燒。本人在幸災樂禍之餘,總有那麼點不舒服。琢磨了多日,今天終於頓悟。有些羨慕俄羅斯的大火了。為甚麼?人家有那麼多森林燒,我們有麼?北京周圍的森林都點著了,北京能和莫斯科一樣煙霧繚繞麼???我們今年先是旱災肆虐,緊接著洪水肆虐,而且動輒就是百年一遇,我們這幾年把幾百年的都遇上了。

我是山西人,今年山西那叫個旱啊,菜都不長,就剩菜價飛漲了。記得小時候,去郊外玩的時候大人都怕我們迷路,因為有樹林而且還不小。現在樹林早沒了。什麼時候我們才能有俄羅斯那樣的森林覆蓋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