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現代醫案 │ 醫者的職業道德

聽到一個真實的故事,一位資深媒體人談到,她讀大學的時候,教他們新聞寫作的教授是這樣教課的:上課時,老師把一則當時發生的時事,敘述了一遍,然後規定學生,在幾分鐘之內寫幾百字的新聞稿。說完話,老師就走了。時間一到,老師進來收稿。無論稿子寫得好與不好,只要有交卷,最少可以拿到60分;沒有及時交卷的全部都是零分。明年再重修這門課。

聽起來很好笑,但是其中卻有哲理在。報社出報有截稿時間,不在時效內交出新聞稿,新聞變成舊聞就沒有價值了。所以,晚一分鐘也不行。在這個看起來很好笑的教學方式中,即使外行人也可以看出記者這個行業的鐵則,新聞稿必須在截稿時間內完成上傳。

另外,還有一個早期在國防醫學院教「藥理學」的教授的故事,那個教授的嚴厲也是很有名的。藥理學最重要的是每種藥的使用劑量。如果學生答題,某味藥劑量過輕,老師會扣分;但是答題時,只要某種藥劑量超過,哪怕很少一點點,保證給零分,絕無商量餘地。一個醫生用藥,超過劑量,那是什麼後果?弄不好要出人命的,這問題不關鍵嗎?這兩個教授他們的專業不在同一領域,而他們教育學生的方式卻有異曲同工之妙!

有一回筆者聽說一位整脊師非常高明,著作等身,所以想去看看,觀摩學習。經朋友介紹,陪一位患者前往看診。那位大師確實名不虛傳,整脊手法純熟俐落,而且理論通透,不愧大師名號。然而,筆者總感覺他身上少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譬如,當他幫病人開完腰椎後,沒有做任何後續處置,就結束療程。

按理,每一種行業的從業人員心中都有一個無形的安全機制,以防止自己犯錯闖禍。一個整脊師難道不用考慮萬一自己不慎,把別人好好的脊椎給整歪了嗎?所以無論動了患者任何一個椎骨,都要檢查有沒有犯錯,重新整理一遍相關椎骨,就像熨燙衣服的人,在衣服燙好後,會提著衣領,將整件衣服抖平,然後收納是一樣的道理。如果連這個最基本的東西都忽略了,那麼再好的理論,再高明的手法,都不會是一個良醫。

同樣,一個醫生在為病人診斷開處方的過程中,也要時時刻刻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小心翼翼,防止自己犯錯。最近,一個患者突發小便癃閉,半夜去一家教學醫院急診、導尿,服藥後,感覺胸痛心悸,似乎心臟病發作的樣子,難受得都不想活了。

後來朋友介紹他去看一個有經驗的老醫師。那位醫師除了耐心地分析病情,給他毒性很輕的藥物外,還破口大罵教學醫院的醫師缺乏醫德,濫用藥物。他說,那醫生給他吃的藥,適合重病臥床的攝護腺腫大的老頭子使用。那種藥物的副作用就是心律不整,心悸胸痛,而這個患者卻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

過去醫生被認為是德高望重、備受尊崇的高等知識分子。他們是陷在病苦磨難者與家屬脫離苦海的希望。如果醫者不是仁心仁術,視病如親,而是將病患往更痛苦的深淵推一把,那生病的人就太可憐了!懷疑猜忌,不是一個人的好品德,但是學習判斷的智慧卻是必要的,每個人都應該學習如何選擇好的醫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