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賣樓拆樓怪象和政府的破產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世界經濟的現狀,讓許多人都非常擔心。那天,藝術圈裡的一位朋友想討論一些問題。作為藝術家,她平時對經濟根本沒興趣,但現在也不得不考慮GDP、失業率、通脹通縮、以及房價和利率對日常生活的影響。在中國,賣茶葉蛋的老婆婆開始關心股指和房市,肯定不妙;在美國,滿腦子巴哈和舒伯特的人開始擔心利率和債信,也同樣不是好的徵兆。

政府會突然沒了?

我們談及美國各級政府債務纍纍,她問這究竟意味著什麼。我說就跟我們一般人一樣,政府也有收入有支出;支出多收入少時,就要借錢去支持;借錢借多了,還債的利息部分就夠嗆。而資不抵債時,那跟個人一樣,政府也只有破產的一條路可走。

朋友滿面狐疑的問,政府破產?政府難道也會破產?政府破產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她來自中國大陸,對政府倒台、政府破產、甚至政權更迭,都沒什麼概念,沒有親身的經歷,也很難加以想像。她說政府破產,難道政府突然就沒了嗎?那豈不成了「無政府」狀態?

我開玩笑的說,政府破產,破產就破產了唄,老百姓日子照過;即便政府垮台了,也不一定是件壞事,地球照轉,人們也會照常生活。以前,連穩定了數百年的朝代和帝國都會垮掉的,何況現在呢。幾十年下來,維穩就維的火燒眉毛了。

美國賣樓和中國拆樓

《華爾街日報》說,美國一些地方政府(州、市級)正在低價甩賣從機場到動物園的各種資產,以期在短期內融資,填補預算黑洞。加州政府正尋求出售州政府的辦公樓,威斯康辛州密爾沃基市有意出售市政供水系統,康州紐黑文正出售停車計費的經營權,路易斯安那和佐治亞州,則準備出售他們的機場。待售的州、市級政府資產大約有35處,總市值450億美元。

亞特蘭大的機場,客運量世界第一,設施非常先進,應該算是政府運作比較好的例子。如果出售,希望能保持價格和服務的水平。以前在費城教書時,記得當時賓州州政府就有人提出建議,要把賓州高速公路(Pennsylvania Turnpike)的經營權賣給私人企業,為政府增加收入。讓政府捉襟見肘至少有一個好處,就是減少浪費。加州有個市政府預算很少,但居然給市政官員高達90萬美元的年薪;現在被發現了,不得不減薪90%。

中國房地產市場亂象叢生,供需失衡,幾千萬套房子賣不出去,價格又降不下來,現在又有百姓的「曬黑燈」和房產商的「光明工程」鬥法。等最後塵埃落地時,相信驚天的黑幕會一一揭開,背後銀行、央企、既得利益集團,以及它們之間的勾結會大白於天下。一百多家中央級的國企中,居然有十幾家是房地產開發商,而幾乎全部近百家國企都擁有或控制房地產開發的子公司,這可實在是算得上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明搶豪奪。

房子蓋多了,在正常社會,按理說就應該讓它冷卻,停止繼續建房。但在中國非常荒唐的是政府還要蓋,甚至還要把剛建好沒幾年的樓房推倒拆掉,騰出地方再蓋。這些瘋狂舉動的背後,人們看到的是官僚壟斷、借建房撈錢的趨勢,即使在如此糟糕的市場狀況下,仍然長盛不衰。忙於撈錢的共產黨人,看來已經瘋狂了;而人們也越來越回憶、引用起那句名言,就是「上帝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美國政府賣樓和中國政府拆樓,兩件政府行為都跟錢有關。美國是因為經濟衰退、稅收減少,預算有缺口,所以不得不賣掉政府資產籌錢。但籌來的錢沒進個人腰包,只是用於政府運作。中國把好好的樓房拆掉再建,是因為有利益上的好處,可以肥了自己的小金庫和私人的腰包。
 


賣政府大樓籌錢和拆剛建好的樓房撈錢,是各國政府末劫時的奇怪行為。拆建之間,盡顯人世間成住壞滅的法理。當然,有的政府大樓賣也賣不得,還不得不拆。圖為海地總統府今年一月地震毀壞前後的照片,讓人倍感世事之無常。(AFP)


橙縣破產的教訓

政府能不能破產?是藝術家朋友和許多人關心的問題。加州有個郡叫「橙縣」或「橙郡」(Orange County),縣旗和縣徽裡有三個橙子。雖然這裡橙子很多,但橙縣實際上是旅遊和科技的重鎮,牛油果(avocado,鱷梨)很多,迪斯尼和許多財富五百大公司也都在這裡。橙縣位於加州西南一隅,首府在聖塔‧安娜(Santa Ana),早在1889年就設立郡縣了。一百多年前,這裡發現了銀礦,許多人坐火車到這裡淘銀。橙縣有三十多個市鎮,人口三百多萬,在加州僅次於洛杉磯縣排第二,在全美國也是前十名人口最多的郡縣。

橙縣名聲遠揚,還因為她是美國宣布破產的地方政府中最大的一個。十多年前,橙縣居民投票拒絕加稅,拒絕為政府的錯誤買單,使縣府破產。當時,橙縣財政官員投資失敗,造成巨額債務黑洞。郡府司庫(treasurer)羅伯特‧西鐵龍(Robert Citron)受到刑事起訴,郡府在金融衍生物上損失了15億美元。1994年12月,橙縣宣布進入第九章破產;直到1995年6月,橙縣才從破產保護中走了出來。

〈聯邦第九章破產法〉(Chapter 9 Bankruptcy)是專門為地方政府設立的,以幫助它們從債務重組中脫身。自三十年代經濟衰退的七十年來,美國縣市級的破產案例只有不到六百例。橙縣的破產,導致縣府預算削減,三千政府職員被解雇,所有的政府服務都減少了。

當年,羅伯特‧西鐵龍是橙縣保守的、以共和黨為主的政治勢力中唯一的民主黨人,曾七次連選連任。他擔任司庫期間的投資策略,使郡政府在利率上升時,沒有足夠的流動資金。當後來利率真的上升、投資者要求更多擔保時,資金短缺的問題就出來了。西鐵龍事後伏法認罪,承認六項指控,不恰當的挪移了橙縣的政府資金。

至於美國的聯邦政府,還沒有破產過,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實際上,美國政府的債券,作為「無風險」(risk-free)的金融產品,是現代金融的基石。美國政府賣樓,賣的越多,政府機構越小,預算也越低,所以也不算什麼壞事。經濟困難時期,人們也不會介意政府服務的削減。而中國政府蓋樓,它蓋的越多,百姓負擔越重,中共官員貪污越多,平民百姓的財富就越少。

對美國政府,藝術家朋友的信心現在有點低,這也不能怪她。但說到底,還是中共對美國最有信心,所以才買了那麼多美國公債。當一個政權不投資自己治下的國家,而把信心和錢財大部分押寶在其他國家身上時,政權治下的民眾,倒是應該好好思考思考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