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首富入獄後的資產保衛戰

?"
國美電器總裁陳曉與黃光裕為奪權而交手。(AFP)

8月30日的終審,維持了對前大陸首富、國美電器創始人黃光裕的原判。9月28日的特別股東大會關乎國美總裁陳曉去留問題,無論最後是「去黃」還是「除陳」,都是國美的大地震。黃光裕能否保住基業,依然迷霧重重。

文 ◎ 文華

今年42歲的黃光裕,曾被評為2003年、2005年和2008年的大陸首富,一度風光無限。不過在未來的十多年裡,他將不得不在監獄裡度過。8月30日北京高等法院的終審,駁回了其律師及法律專家提出的有關罪名定性不妥以及量刑罰金過重的上訴,宣布維持原判,即判處14年監禁,外加8億人民幣的處罰和沒收部分財產。


曾三度被評為中國首富的黃光裕,未來的十多年裡,將不得不在監獄裡度過。(AFP)

出生在廣東潮陽一貧困鄉村的黃光裕,憑藉天生的經商本領,在短短十多年裡創下了63億美元的身價。不過,正應了那句古話:聰明反被聰明誤。由於對財富的無限度的追求,從創業起家的國美電器,到房地產、股市、金融投資,法庭宣判他犯下三項罪名: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罪、單位行賄罪。在外匯管制的大陸,他曾非法兌換港幣8.22億餘元;對其控制的上市公司北京中關村科技,在資產重組前,他大量購入股票,非法營利3.9億元;另外他還行賄456萬餘元。

外電評論說,這樣的違法行為在大陸商界比比皆是,這也是當初黃敢於這樣做的原因。不過他沒想到,自己會不幸成為中共權鬥的犧牲品。很多人認為,黃被判刑與其政治失寵有關,隨著他的入獄,有十幾位官場重要人物被捕,其中包括深圳市市長許宗衡、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等。

在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大陸監獄裡,黃並不擔心自己會遭受牢獄之苦。在過去19個月的監禁中,他能看電視讀報紙,還能隨時通過律師遙控國美。據說黃的心情一直不錯,戲稱「只是換了個地方辦公」而已。不過當他察覺後院起火,替他打理國美的陳曉準備「背叛他」,「乘機搶走他在國美的控制權」時,黃光裕再無法保持好心情了。

陳曉:國美的最佳CEO

目前任國美集團董事會主席兼行政總裁的陳曉,可以算是黃光裕自己招來的。比黃大十歲的陳曉,1959年出生在上海南匯。一歲時一條腿就因小兒麻痺症而殘疾,十歲時父親去世,母親艱難的養大三個孩子。作為兄長的陳曉,成績再優異也無法上大學,26歲時開始銷售家電。由於經營有方,被任命為「南匯縣家電批發站」負責人,隨後他把批發站更名為「永樂家電批發總公司」,並擔任公司的常務副總經理。34歲那年,妻子病重,在花光借來的40萬元後撒手人寰,留給他一個女兒。

1996年原永樂電器因做房地產生意虧本倒閉,「如果沒有那次衝動,永樂現在肯定是全國最大的家電零售商了。」隨後陳曉和同事買下永樂的品牌,並創辦了上海永樂家用電器有限公司,任董事長。「每當我想起那40萬元債務,我對財富的渴望都會被喚醒。」陳曉這樣回憶他的創業歷程。

很快,永樂在陳曉的耕耘下成為上海第一、全國第三的家電銷售商。2005年國美、蘇寧、永樂的銷售額分別為498億元、397億元、152億元。一直贊同規模化經營的陳曉,2006年4月準備和占據北京市場的大中電器合作,不過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了,三個月後的7月25日,跟永樂合併的,卻成了國美。

在新國美中,黃光裕任董事長,陳曉任總裁。黃曾透露說:明明是陳曉主動先開口提出合併的,但在談判中卻總不願讓步。「不是我無能,是陳曉太狡猾。」並稱,「這是我做生意以來最艱苦的一場談判」。

最初兩個合作很默契。擔心南方人吃不慣北方菜,黃光裕每天還讓家裡的廚師多做一份午餐帶給陳曉,陳曉也處處以職業經理人的心態管理國美,大事都由黃光裕一人決定。國美在鼎盛時期,在全中國20多個城市擁有1,350家店面,30萬職工。

黃陳雙方的分歧

2008年11月21時55分,黃光裕突然被北京市公安局帶走,國美的資金鏈斷裂,公司頓時陷入生存危機中。為度過難關,陳邀請其好友竺稼領銜的美國貝恩投資公司,以每股1.18港元的初始轉股價,認購了國美發行的18億港元可轉股債券,並通過配送新股,共籌得32億港元,化解了國美的現金流危機。不過,貝恩因此獲得了在國美董事會的三個非執行董事席位。

接下來陳曉按照2005年國美股東大會通過的期權激勵分配方案,給王俊洲、魏秋立、孫一丁、伍建華等105名國美高官,派送大量股權,使這些昔日黃光裕的忠實跟隨者轉身支持陳曉這個外來人。儘管黃通過律師表示堅決反對這些決議,但國美高層依然執意進行。據說黃在去年下半年就對陳的做法有所警覺,當今年5月陳提出增發20%股權時,黃認識到了陳的奪權本質。

黃陳雙方的分歧顯現於今年5月11日的國美電器股東周年大會上,黃在十二項決議中連續投出五項否決票,包括否決董事會任命貝恩投資董事總經理竺稼等三人為非執行董事的議案。不過貝恩在購買國美債權時捆綁了很多條款,國美一旦違反,就得支付24億元賠償。由此可看,陳曉早就對黃光裕的反對埋下了伏筆。

雙方爭奪的重點就是是否增發20%的股權。國美電器的總股本約為150.55億股,黃光裕和其妻杜鵑持股33.98%,為51億股,如果貝恩轉債,黃將攤薄為30.67%,若再發行30.11億股的20%新股,總股本將達到196.63億股,屆時黃方面的持股比例將降低為25.9%,而陳曉方面的股本總和將達到48.68億股,持股近24.76%。二者相差無幾。據說國美下半年將繼續增發20%,或進行期權激勵,黃的股本將進一步稀釋,創始人黃光裕的大股東地位將基本喪失。

在黃光裕眼裡,陳曉就像一個背叛者,一個篡位的謀臣,利用他落難之時形成的權力真空,引進外援,收買其舊部,有落井下石之嫌。而陳曉則對媒體表示,黃光裕一系列違法冒險行為,不僅把自己送進了監獄,也將會把國美帶入絕境。黃把國美整體利益捆綁在他個人私利上,是「魚死網破」之舉,但結果只會是「魚死,但網不會破」。

在投票驅逐貝恩未果之後,從7月19日開始,黃光裕的兩個妹妹黃燕虹和黃秀虹開始跟以陳曉為首的國美董事會高層談判,甚至答應給陳曉更多經濟補償。8月4日,雙方談判徹底破裂,當晚7時30分,黃光裕通過其獨資擁有並為國美主要股東的Shinning Crown Holdings Inc,提出一項大股東動議:要求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審議撤消董事局發20%新股的授權和重組董事局的五項議案,明確提出撤銷陳曉的一切職務,提名鄒曉春和黃燕虹為公司執行董事。

黃的理由是,雖然2009年國美淨利潤由2008年的10.48億上升至14.09億,同比增長34.45%,但銷售額降為426億,相對上年減少了7.02%,這是國美創辦20多年裡第一次銷售額負增長,這違背了黃一直奉行的高速擴張,迅速做大做強,等規模大到完全壓制競爭對手時,再提升經營效率的戰略。

第二天,國美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稱,將對黃光裕2008年1月及2月前後違反公司董事的信託責任等行為提起法律訴訟,並尋求賠償。於是,一項大股東動議和一則公司公告,把黃光裕和陳曉推向了決鬥的舞台中央。

9月28日的決戰

8月30日的終審,雖然維持了對黃光裕的原判,但當庭釋放了杜鵑。法庭稱,由於二審期間杜鵑繳納了2億元的全部罰款,並有悔罪表現,法院將原判3年零6個月的徒刑改為有期徒刑3年,並緩刑3年。

有分析認為,黃家之所以要爭奪控制權,賭的就是杜鵑出來之後掌控國美。外界評價能說口流利英語的杜鵑,「精通財務資本業務運作,其能力不比黃光裕差。」不過也有人認為,杜鵑即使出來,仍是戴罪之身。根據公司法,杜鵑在未來五年將不得擔任任何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黃氏夫婦在未來幾年的國美均難以有真正的控制權。

8月12日陳曉亮出最有力的底牌,李俊濤、孫一丁、牟貴先、何陽青四位副總裁和首席財務官方巍的五人團隊集體對媒體表態,一旦陳出局,國美將面臨來自中高層管理層的集體「離職」,這將給國美以致命的打擊。8月18日,黃光裕則以大股東的名義給國美全體員工寫了封公開信,稱陳曉企圖把國美人辛苦創業22年的民族企業,變成美國控制的外國企業,「企圖變『國美電器』為『美國電器』!」而黃最大的王牌莫過於手中的「國美電器」的商標所有權,作為商標持有人,黃可以停止讓國美使用其商標。


「國美電器」會成為「美國電器」嗎?(AFP)

如今黃陳雙方都在為9月28日的特別股東大會有關陳曉去留問題,各自爭取更多的股東贊成票。據Thomson的數據顯示,國美股份目前約有近180個投資機構股東,持股合計44.84%。其中主要股東為:持股9.01%的摩根大通、6.62%的摩根士丹利,持有股權、5.93%的富達基金。股東大會上,「倒陳」和「去黃」的決定權就掌握在這幾家機構投資者手中。

根據香港法律,黃光裕提出的撤銷動議只需50%的參會代表通過即可,有分析表示,黃只需再獲得一兩家機構投資者的支持即可達到目的。陳曉作為董事會主席,可在特別股東大會前強行增發20%的股權,並有權以八折的優惠價格增發給其選定的機構。但是黃有權向香港法院申請禁止令,禁止增發。

無論最後是「去黃」還是「除陳」,對於國美而言,都是一次大地震。黃光裕能否保住自己的基業,現在還是迷霧重重。作為三年的大陸首富,黃光裕面臨的不光是外部官方的四面圍剿,還有來自內部的八方傾軋,可謂險象環生,舉步維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