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淚血財政

  上周末,中國財政部公布今年一到八月份全國財政收入為人民幣5.68萬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3.6%,大大超過本年的10%GDP增長預測。這個新聞引起了不少評論人士的注意,因為自1994年中國財政體制改革以來,這已經是連續第十六年,政府財政收入增長超越GDP增長。

  橫向比較,2007年美國財政稅收占GDP比例為18%,日本國家財政收入約占GDP比例,低於10%。德國財政占GDP比例為23%。按照去年中國GDP的數字,今年前三個季度政府財政收入,大約為GDP比例的22%。這一比例,高於美、日,和德國基本相當。
 
  有專家估算,按照過去十年的資料差計算,到2015年,中國國家財政收入將占GDP的32%,到2020年,這一占比將超過40%,到2024年超過50%。不過鑒於從2003至今中國政府財政占比的增長速度仍在不斷加快,那麼到2016年,政府財政占GDP將越過50%,2022年則達到100%,也就是說,屆時所有國民產出將被國家財政全部徵收。

  任何人都知道這種情況不可能出現。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到2022年之間的這十二年當中,中國必然會發生某些改變。或者,政府降低稅收還富於民,要麼整個財政經濟體制崩潰。

  在兩個結果之中,幾乎任何一個用頭腦和理智進行思考的人,都會選擇前者。只有政府降低稅費,才能還給民間企業一點生存的空間,讓社會和經濟繼續維持下去。然而真的會如此嗎?

  中國政府的財政由三個部分組成,稅收、國有企業盈利、土地出讓費用。稅收對政府來說是一種水漲船高的收入,理應和經濟增長同步。而近年所謂的「國進民退」,說的是國有企業依靠對自然資源、社會資源和權力資源的壟斷不斷擴張,逼迫民間的中小企業步步後退。到最近兩年,國企咄咄逼人的姿態,已經威脅到了那些大型的外資企業。

  而最為重要的,則是土地財政。

  土地是稀缺資源,即使政府擁有所有權,也應該在法制的基礎上遵守信約。但這只是人們以為應該的情況,在中國,這種道理並不「國情」。

  實際上,中國政府財政連續以高於經濟增長的速度增長,土地財政應該是主要的原因。這裡的計算單位以億計算,涉及巨額的金錢利益。中國政府以極低的價格強迫徵收和強迫拆遷奪來,再以高價出售,每一寸土地都有血淚。因此中國近年政府的財政增長,被有些中國人形容成為「一寸河山一寸血」,大有和當年對日抗戰的規模和架勢。其實,這本質上確實沒什麼不同。

  2010年春節前,江蘇常熟湖苑五區的居民們忽然獲得通告,他們住房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將在15天內被政府收回。因為政府對這片土地「另有他用」。中國房地產開發商與當地國土局之間簽訂的土地使用權合同期限應該是70年。可是,這裡的房齡還未滿10年,有的住戶搬進去只有4年。何清漣把這稱為「一女再嫁」。

  何女士用了溫情的比喻。如果允許我用更為真實的說法,這其實不過是「再次搶劫」。有了這樣的先例,土地的收入,便會源源不斷永遠不竭地流入政府(官員們)的腰包。近十年的土地財政奇蹟,完全可以依葫蘆畫瓢重新再來一次。至於居民們如何償房屋已被搶走但卻還尚未完成的房屋貸款?那就不是「和諧」們考慮的問題了,因為「誰讓你生在中國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