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現代醫案 │ 世上最頑固的疾病

   前不久一個身材瘦小的中年婦女,因為發燒,在親人的陪同下前來看診。經過望聞問切四診合參後,發現她有無汗骨蒸的症候。這樣的病人,在觸診時會發現患者不但皮膚乾澀,骨頭也有「炭熱」感。

在傳統醫學裡,所有的病都會有一個形成的過程,筆者細心地為她尋求病的來處。從月信狀況來看,她從初期量大、時間長,到逐漸量越來越少,日期越來越短,以致經行淋瀝,最後過早停經;從早期很會流汗到後來感覺熱也流不出汗來。醫者似乎看到病人的津液營血一步步走向枯竭的過程。

筆者推測,因為她最先月經量大而時間長,是「熱入血室」的症狀。這種病是生孩子、房事或月經期間感冒風寒或中暑,病邪襲入胞宮引起。又因為無論碰觸她的肩膀或手臂,她的皮膚立刻留下明顯的紅色印痕,那麼她的病因極可能是中暑造成的。因為最初沒有對症治療,延誤病情,久而久之,津液營血逐漸枯竭,就形成今日無汗骨蒸的證情。

做好了診斷,筆者開始施治。先用點刺法在十二經絡井穴依序放血,幫她退燒,一方面理順紊亂的經氣,一方面檢查生病的臟腑。這是筆者一貫的做法。她看到筆者要採放血手法退熱,立刻拒絕了。「我身體很虛弱,不能放血。」「那怎麼退燒呢?這樣發燒,身體會虛弱得更快。」她勉強讓筆者退了燒,感覺輕鬆了。

接著,必須將困於骨頭的熱清除,筆者拿拔罐器,要在她的兩個「大杼穴」拔罐放血。中醫「八會穴」中「骨會大杼」,所以無論什麼形式的骨頭毛病,都可以從這個穴位下手治療。她緊張得不得了,不肯脫下上身衣服。忙說:「妳要拔罐嗎?醫生說,我的身體太虛弱了,不能拔罐。」筆者告訴她:「妳不把骨頭的熱清除,那這個燒退下去,還會燒起來,會持續很久時間,那燒是從骨頭裡出來的。」

她猶豫許久,才將上衣脫下來。大杼穴放完血後,她的皮膚略感濡潤,骨頭炭熱也緩解了。

本來治療可以結束,因為她就是來看發燒的嘛!但是,不去醫治她的病因,她這一生將是永遠的病人。所以,筆者準備幫她刮痧,解除體內暑邪。沒想到她還是拒絕刮痧,又說:「我身體太虛弱了,身體太虛弱的人不是不能刮痧嗎?」筆者一面問她,一面施術:「誰說的?」她說:「醫生告訴我的。」筆者說:「沒聽過這一說,中暑的人除了吃藥,刮痧是最快最好的治療方法。」施術完畢,筆者問她:「妳覺得好一點嗎?」她點點頭:「舒服多了。」

這個病人之所以病成這樣,可能是沒有碰到好的醫生。但是,從她的總總表現來看,她堅持自己「身體很虛弱」拒絕醫生所有的治療。那麼有的醫生可能會順著她的意思,不斷給予補藥。一方面順了她的心,也得到了她的信任,也賺了該賺的錢,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

然而,醫生有醫生的專業,有職業道德,不是一般的生意人,碰到這樣的病人,也是對醫者良心的一大考驗。如何在醫病關係間不產生矛盾,而又能順利地將這類病人治好,是醫者必修的一門功課。到目前為止,筆者這門功課是不及格的,因為醫者面對的是世上最頑固的疾病──錯誤的醫療觀念。◇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