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911插曲後的中美關係

?"
美國對中政策,取決於美國能否理解「上帝保佑美利堅」的真正緣由。(AFP)

就任美國總統之初,具有西部牛仔非凡抱負和虔誠宗教情結的布希對中國的態度淡漠,然而911的爆炸聲改變了這一切。有人說,911的恐怖襲擊,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中共。911後的九年,無疑是中共以反恐名義伺機「崛起」的九年。

文 ◎ 齊先予

時光回溯到2001年1月20日布希(布什)總統總統就職典禮後。那時的美國可謂冷戰結束後最顯赫的「世界單極巔峰」,具有西部牛仔非凡抱負和虔誠宗教情結的布希總統,當時對中國的態度很淡漠。早在競選時,布希就批評民主黨克林頓政府對中國政策過於軟弱,忽視中共對美國社會的滲透,如非法盜取美國尖端科技及對民主黨政治獻金舞弊案等。當選後布希即揚棄了克林頓把中國視為「戰略夥伴」(strategic partner)的觀點,改用外交智囊賴斯(Condoleezza Rice)的觀點,視中國為「戰略競爭者」(strategic competitor)。

「戰略競爭者」只是一個委婉的說法。據當年3月五角大樓流出的一份研究報告《核武態勢評估》透露,該報告確認了七個必要時美國必須予以先發制人的國家,除邪惡軸心國和俄國外,中國也在其中。這就是為什麼布希上台伊始即竭力推動導彈防禦系統,並不顧國際反彈,退出了《反導條約》。

與此同時,布希政府還堅持將中國列入溫室氣體減少排放承諾的名單中,最後不惜退出了《京都議定書》。可以說從一上台,布希即全方位地向中共施加巨大壓力,直到4月1日南海軍機擦撞事件,兩國關係陷入1989年以來的最低谷,甚至克林頓總統任內的波黑戰爭所發生轟炸中國使館的事件也不可相比。

4月24日上任百日之際,他不但沒給中國領導人打過一次電話,還明確表態,如果台灣遭到攻擊,美國將「盡其所能協防台灣」。之後他又批准售予台灣紀德級驅逐艦、愛國者飛彈及柴電動力潛艇等先進武器,並給予李登輝赴美簽證,同意陳水扁過境紐約及休士頓,會見達賴,在人權會議上再次提出反共提案等。

然而911的爆炸聲改變了這一切。有人說,911的恐怖襲擊,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中共。

911給中共帶來生機

911發生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立即致電布希表示問候,並主動承諾將積極支持美國打擊國際恐怖主義活動。這一示好對即將改弦更張的布希政府來說無異雪中送炭。白宮認為,要對付國際恐怖主義,不可能沒有中國的合作。自此,布希與911之前判若兩人,對中關係從遏制和防範一變而為尋求合作和發展。

911後僅一個月,布希即與江澤民首次會晤,兩個月後美國宣布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地位,這為日後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大量出口換匯,並成為美國國債第一號債主打開了大門。2002年2月布希訪中,10月江澤民訪美,短短一年左右,布江三次見面,頻率之高在中美關係史上尚屬首次。布希還在其私人農場裡款待江某。這些舉動無疑表明,此時在布希總統心目中,中國的地位已經上升到和俄羅斯、英國、中東同等重要。

中共抓住了這一機遇,在中美和解的大局下,得到了巨大的好處。首先,中共通過表示支持美國反恐,既換到了美國將疆獨組織列入恐怖主義組織名單,更重要的是讓美國得出了「中美之間有重大戰略共同利益」的看法。在消除來自華盛頓的壓力後,中共不僅擺脫了1989年64天安門槍殺學生後陷入的孤立被動的外交困境,之後更以朝鮮問題為突破口,在國際政治上逐步走出「韜光養晦」的格局,開始主動插手國際事務。隨後中共憑藉對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敘利亞等邪惡軸心國的「親密關係」,開始在國際舞台上表演各類雙簧。


911的恐怖襲擊,讓美國聚焦對邪惡軸心國的反恐行動,中共也藉反恐之名趁勢壯大。(AFP)

911後的九年,無疑是中共以反恐名義伺機「崛起」的九年。2005年9月,美國副國務卿佐立克(Robert Zoellick)在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發表美國對中國政策演說,呼籲中國成為國際上「負責任的利益關係人」(Responsible Stakeholder),這標誌著美中關係的新定調。

邪惡政權背後的操縱者

中共以反恐外交為出發點,順利融入國際反恐體系,並在國際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不過仔細分析中共的所作所為,無論是朝核問題六方會談、伊朗核問題,或者蘇丹達富爾衝突,中共表面上充當調停者,但實際是在暗中教唆和挑逗這些邪惡小國繼續鬧事,進而成為其背後的操縱者。

以金正日的核武威脅為例,朝鮮的核技術絕大多數都是由中共背地裡提供的,假如沒有中共的巨額糧食援助,朝鮮人早就叛變了,金家王朝也早就滅亡了,其對國際社會的核威脅也就不復存在了。在達富爾衝突中,國際社會利用經濟制裁來逼迫蘇丹政府停止實施種族滅絕政策,然而中共卻冒天下之大不韙,獨自在蘇丹大搞投資開發,給流氓政權輸血、打氣、加油,使衝突持續惡化。

如今,中共用金錢拉攏亞非小國,依託反恐崛起於國際,隨著其在國際政治、經濟影響力日增,反恐的多邊舞台仍將是其借力使力,促其外交更上層樓的助力。不過,越來越多的國際智囊團看清了中共的根本屬性。

中共欲掌控全球

《台灣大劫難》一書的作者袁紅冰在其新作《台灣大國策》中透露,1990年代,中共在一份只發到中央委員一級的絕密檔《中國共產黨在二十一世紀的歷史地位和歷史使命》中提出,中共要把二十一世紀變成「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世紀」,「中國要取代美國,成為時代的代言人和世界規則的建立者」,要實現中共為核心力量的「共產主義運動在全世界的復興」。

例如,一旦中美因台灣問題進行軍事對抗,中共將動員數十年來在美國移民中培養的十萬人祕密力量,對所有機場、堤壩、電站、自來水公共設施、交通樞紐、糧食倉庫進行恐怖主義的破壞,讓美國在短時間內變成沒有電、沒有自來水、沒有食品、交通摧毀,一個恐怖主義肆虐的地方,從而摧毀美國人民的作戰意志。

此外,中共正跟國際上的恐怖組織建立和保持著極其密切的聯繫,一旦和美國進行全面對抗,中共會公開支持國際上的恐怖組織,在全球範圍內襲擊美國的重要設施。

據說這個中共軍方提出的「超限戰」理論深得中共高層的欣賞。所謂「超限戰」就是為了成功,可以不擇手段的幹任何惡事;不但要在軍事上採用各種手段,還要在「非軍事領域」如經濟、文化、外交、社會、心理、互聯網虛擬空間等,進行全方位戰爭,戰爭的終極目的就是實現中共全球擴張的政治目標。

中美關係最新觀察

相比於布希總統,奧巴馬總統的對中政策顯得更為務實靈活,而且處於變化之中。從2009年有求於中國、對中友好、避而不談人權問題,發展到2010年中美關係一波三折,發生了對台軍售、會見達賴、黃海軍演和美國介入南中國海爭端一系列事件。

2010年3月,美國副國務卿斯坦柏格訪中時,中國國務委員戴秉國表示,中國將南海問題列為與台灣、西藏、新疆同等重要的核心利益,言外之意是中共將「獨霸」南海海域,對此,在7月越南舉辦的東盟區域論壇上,不光東盟各國圍攻中共,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強硬表示,保持南海一帶的自由航運,事關美國國家利益,美國將出面組織解決南海問題的多邊會談。

2010年6月,美國國會高調紀念朝鮮戰爭六十周年,並針對天安艦事件,側敲中共一直以來在北韓問題上與國際社會背道而馳。其實人們心裡都清楚,朝鮮問題的核心就是中共在背後撐腰。

不少政策分析人士認為,美國對中政策,完全友好或者完全對抗都不是最佳選擇,因此奧巴馬在對中政策上採取著合作與對抗並存、友好與敵對相間的實用主義態度。諸多跡象表明,美國對中政策正處於變革中,至於哪方面將占主導地位,還取決於美國決策層能否看清中共的本質,美國能否理解「上帝保佑美利堅」的真正緣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