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企業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謬誤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富士康事件引發中國的罷工潮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現在又掀起新的波瀾。廣東省政府最近嘗試新的立法,試圖抑制工潮、緩解社會矛盾,但引來港商大規模的反對。最滑稽和荒謬的是,廣東擬議的新勞工立法中,準備增加員工的工資談判權,讓工人進入董事會,參與企業經營,進行所謂的「企業民主管理」。

聽話的港商憤怒了

目前,廣東《企業民主管理條例(草)》和《集體協商條例(草)》的立法諮詢正在進行之中。最令香港商界擔憂和最具爭議性的,是其中的兩個條款:一個,是只要有1/3以上的員工提出工資集體協商的要求,資方就必須展開協商;另一個,是企業董事會的成員,要有1/3來自職工的代表。

中共似乎忘記了,也許是在GDP「超過」日本的自我薰陶中糊塗了,以為中國企業已經完成了從粗放到集約、從勞動密集到技術密集的轉變,可以像西方那樣,隨意進行勞資的互動。孰不知,勞動力價格低廉仍然是中國產品的最大優勢,任何消除這個優勢的舉措,都是自殺性的。所以港商才說,這些立法如果通過,等於逼死香港的中小企業。

一向比較聽話的港商,現在開始憤怒了。香港四大商會首先聯合表達不滿,幾十個商會隨後更是破天荒的聯合發表聲明,警告可能引發香港企業倒閉和逃離大陸的後果。據說,這些反對聲音比起兩年前的《勞動合同法》更為響亮,在中南海聽來,當是振聾發聵。
 
企業的「民主管理」

中共讓廣東作為全國的排頭兵,嘗試在企業內推行「民主管治」。但這個「企業民主管理」從原理上說,就是反民主、反人權和反自由企業制度的。

員工參與董事會,法律依據何在?董事會是股東選出來的,代表股東的權益,所以董事會才有法律賦予的職能,可以任免公司總裁和經理,指導企業發展。員工參與董事會,製造矛盾不說,生意不好時企業要裁員,員工董事不同意怎麼辦?香港商界擔心的,如工資上漲、成本增加、商業祕密外洩,都完全可能。管理層職能模糊不清,企業決策和營運發展都會受到影響。

港商的反應,正常而又合理。不合理的,是中共對自由經濟體制和法制的根本原則的罔顧和無知。如果1/3以上的員工提出工資協商的要求,資方就必須展開協商的話,那資方的麻煩會源源不斷,不會有一天好日子過。因為任何人都不會覺得自己的薪水太高,人們會先與珠三角的企業比,然後與港台的工資水平比,最後可能跟日本和美國相比。人的欲望是無窮的。

如果董事會的成員要有1/3來自職工代表,這些職工及其代表就必須擁有公司1/3的股權才可以,這樣從法律上才能說得過去。這些月薪一、兩千人民幣的民工,能買得起這麼多股份嗎?如果不能,他們又怎麼有資格與其他擁有股權的股東及其代理平起平坐呢?如果沒有股份而又強行把他們送上董事的交椅,這豈不是「無產階級革命」又一次在資本家的頭上開始了嗎?
 


企業的所謂「民主管理」,有概念性的謬誤。只有在沒有真正民主的中國社會,才會出現這樣的奇怪現象。圖為廣東佛山日資市光法雷奧汽車照明系統有限公司,這裡今年五月剛剛發生過工人的罷工。(AFP)


為何出現概念性的錯誤

企業的所謂「民主管理」,有概念性的錯誤;也只有在沒有民主的中國,才出現如此奇怪的現象。企業該不該實行「民主管理」,答案是否定的。企業不但不能實行「民主」管理,它反倒必須實行集中的、統一的、軍事化的管理,才能有效運作,為企業的主人創造財富。民主是人們的社會和政治權力,在社會事務、政府事務上,人們才每人一票,有同等的政治權力。在企業內部,僱傭者和被僱傭者,永遠是上級和下級、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

企業不是社會,它其實更像軍隊。人們說商場如戰場,商場上的經理和員工其實也與戰場的將軍和士兵無異。在軍中,如果要講「民主」,要通過討論、投票來決定誰上誰不上、誰衝鋒誰殿後,這樣的軍隊是根本沒有戰鬥力的。

中共是保護勞工,還是坑害港商,其「誠意」做個小測驗就看得出來。比如在一大型國企中,也增加員工的「工資談判權」,讓工人進董事會參與經營,進行「民主管理」,結果會如何呢?如果工人代表在董事會中要求撤除尸位素餐的黨委書記,以開源節流,這能行嗎?如果工人代表要求公開黨委書記和其他高官的持股數量,他們會答應嗎?

拋出假民主的背後

假民主立法的背後,如分析家所料,或許有十八大前角力的因素。但背後的背後,則是工潮在全中國的連鎖反應,其骨牌效應已由外企擴展到國企,由沿海延伸到內陸,在全國蔓延。中國工人日益覺醒,中共的「無產階級先鋒隊」,刻下已成為摧毀中共的先鋒隊,隨時威脅中共的政權。
 
在廣東的香港中小企業,近三年已減少了一半,只剩一萬多家;如果實行新的立法,業內人士估計會再丟掉一半。港商的強烈反對,除了經濟上的原因,還有政治和心理上的冷顫。香港商界還在琢磨中共首腦單獨高規格召見親共的紅頂商人的涵義時,回首之間,腦後就來了這股寒風,紅朝已把刀子放到港商的脖子上了。投資中國這些年來,養虎遺患,現在可能是中共卸磨殺驢時刻的開始。

企業「民主管理」聽起來蠻好,按民主方式管理企業,工人當家作主,大家參與管理,還挺民主的,話語冠冕堂皇,迷惑性極強。這句話在中國大陸沒引起什麼轟動,人們習以為常,沒覺得它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歪理在中國被默默的接受,說明人們已經不知道正理是什麼了。它在香港惹起軒然大波,引起港商的強烈反彈,與中國民眾的漠然形成鮮明對比,它正好說明變異了的中國與正常社會的差異。

廣東這個邪門的立法估計很難通過,但假使通過、實施了,港商們需要知道,中共是絕不會允許中國工人自行組織起來的,即使是在外企內,工人自主參與管理也是不可能的。當局籌劃「民主管理」的動機,一定是讓中共的組織進入外企的核心,參與管理;那些進入外企董事會的,必定是中共的黨員和特務,明裡和暗裡的,實施紅朝對企業的控制。

當代中國的荒謬事情,真是太多了。該民主的地方沒民主,不該民主的地方,總是有人在淌渾水,鼓搗假民主,大玩貓膩和陽謀,愣是把正常社會好好的社會管理的經給念歪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