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假如中國更像日本…

?"
根據世界銀行的計算,在一個世代之間,中國已經從一個所得分配平均落到最不平均的國家。圖為安徽省一農村老農放羊。(AFP)

不少經濟學家認為:中國正走向類似日本型態的經濟崩潰過程,將很快陷入失落的十年,而這個過程將不會像日本是漸進的,也可能不會是和平的。

編譯 ◎ 葉淑貞

澳洲獨立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dependent Studies)外國政策研究員、華盛頓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 )訪問研究員及《中國是否會失敗》(Will China Fail?)一書的作者李約翰(John Lee),最近在《商業周刊》發表文章指出,中國正走向類似日本型態的經濟崩潰過程,他警告說,這個過程將不會像日本是漸進的,可能不會是和平的。

雖然中國已經正式趕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仍有不少在中國及美國有影響力的經濟學家,例如吳敬璉(Wu Jinglian)及約翰.馬金(John Makin)推測,當中國承受著日本型態的問題時,將很快會陷入失落的十年。兩國成長模式相似,現代的日本提供中國隱約閃現之經濟未來的走向這個說法是可信的。不過,日本經濟的下滑,對於日本人民及政府來說,至少是漸進的。但對於中國共產黨以及中國人民來說,很可能會非常痛苦。

有確鑿的證據證明:在日本經濟長時間停滯之前,一些學者就已經警告過度依賴出口及固定投資驅動成長的危險。然而,一些專家指出,日本持有當代東亞現代系統的優勢。例如,日本不像西方體制的政府,容易追求不斷變化的短視政策,日本的自民黨(Liberal Democratic)從1955年到2009年無間斷的統治,讓長期政策執行得以在東京出現。結合著一群聰明、負責、勤奮工作的人,日本得以轉型成為一個可以持續成長的良好模型。

具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雖然並未複製任何特定的模式,但是,它與當年日本模式的相同性是引人注目的。像日本在1970及1980年代一樣,中國即將結束以出口及固定投資來驅動經濟成長的依賴,且希望轉向可以提高國內消費的政策。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有一個獨裁的政府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一件不壞的事,或許這樣的政府可以集中於不需要為短期政治的權宜之計而犧牲長期利益的政策。其實不然。

日本穩固的公民制度

北京對於全球金融危機的反應,展現了中國變得更加依賴非永續的模式以驅動經濟的成長。國內的消費相對於國內生產毛額的比率事實上是下滑的,目前只是剛好超過30%而已,這是現代經濟史上任何主要國家中最低的。這個比率也是逐漸下跌的,從1980年代超過50%,下降到這個世紀之交的40%,在2008年全球經濟衰退之際,更是下滑到大約只有36%而已。

更糟糕的是,兩個政治經濟體之間的差異可能使中國深受其害。當日本經濟不振開始之際,這個國家已經建立了堅固的制度:法律的規則、財產權及一個穩定的政治制度。當自民黨去年失去政權並開始移交之際,沒有發生任何暴動或流血,這是日本穩定政治體制明顯的證據。即使日本的發展模式經常被描繪為國家主導的,但是私人企業占全國資本額的四分之三。這代表在成長年代,繁榮的果實被廣泛的分配,而且大多數日本人都過著寬裕的生活,在變老之前已經都變得富裕,因而得以老有所終。

相反的,這些制度在中國,即使在改革三十年之後,都處於相對上較低度發展的階段。而且,中國的發展模式,已經把國家的角色,推向前所未有的程度。雖然國家控制的企業(SOEs),只生產所有產出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之間,他們卻得到這個國家資本的75%。在借出資金氾濫的2008年到2009年之間,國家控制的企業得到超過90%的資金,而私人產業得到的卻不及5%。

中國所得分配最不平均

中共把焦點放在國家控制的部門,這對於經濟的永續發展是嚴重的壓力,不僅僅是無效率的使用資本而已。這麼多的國家財富集中在幾乎只有12萬個國家企業,經濟成長的果實大多集中在這個相對小的群體以及與這群體有關連的內部人士,而分配給大眾的成長成果卻是很少的。

例如,自從2000年以來,家庭所得每年只增加將近2~3%之間,而國家控制的企業所享受的所得,卻是兩位數的成長。儘管有著讓人印象深刻的GDP成長,但在過去十年當中,大約有四億人的淨所得卻是停滯或下跌的。根據官方的資料,不識字的中國成年人,從2000年的8,500萬人增加到2005年的1億1,400萬人。一份2006年世界銀行的研究指出,從2001年以來,中國最窮的10%人口,其所得平均每年下滑了2.4%。這說明了當這個國家的GDP每年成長兩位數時,絕對貧窮的人口卻增加了。根據世界銀行的計算,在一個世代之間,中國已經從一個所得分配平均落到最不平均的國家。

大多數中國人沒有享受到經濟成長果實的這個事實,已經對社會及政治穩定產生嚴重的影響。根據官方數字,大規模騷亂案件,在2008年有12萬4,000件,且正以超過GDP成長的速度在增加。由中國共產黨自己的計算,為了維持國家的政權,每年需要GDP成長8%。不像日本,大多數中國人到老都永遠無法富有。這正是脆弱政權崛起的深刻見證。

如果中國更像日本,那麼它將會更好。經濟上難以捉摸的問題,在東京最終會導致政府和平的轉變,但是,如果在中國發生相同的轉變,將不會像日本一樣的平穩。◇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