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人民幣匯率爭端升級 孰是孰非?

?"
籌款委員會主席、眾議員萊文表示,如果中國不在人民幣問題上採取行動,美國手上也有相應措施。(AFP)

9月24日,美國國會籌款委員會通過了《貨幣改革與公平貿易法案》,針對人民幣匯率問題的這一議案將對於故意壓低匯率的國家的進口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而中國因過於長期依賴出口貿易,在多年的改革開放中未能抓住機會,導致目前進退兩難的尷尬局面。

文 ◎ 李佳

9月24日,就在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紐約聯合國總部會見中國總理溫家寶的第二天,美國國會籌款委員會(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 投票通過了備受矚目的《貨幣改革與公平貿易法案》(Currency Reform for Fair Trade Act),針對人民幣匯率問題的這一議案將允許美國對於故意壓低匯率的國家的進口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

對議案的通過意見紛歧

這個議案也被稱作萊恩-默菲議案。它是由蒂姆.萊恩(Tim Ryan)和蒂姆.默菲這兩位眾議員發起的,共有一百四十三名兩黨議員簽署。9月15日至16日的眾議院籌款委員會關於該法案的聽證會期間,萊恩提出,人民幣匯率低估可能最高達到40%,相當於中國出口商品被補貼了40%。導致中國出口企業享有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籌款委員會主席、眾議員萊文(Sander Levin)表示,奧巴馬在與溫家寶的會晤中已經表示,作為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成員,中國應遵守其加入時的承諾,履行義務,如果中國不在人民幣問題上採取行動,美國手上也有相應措施,而這個議案的通過就是採取了一步重要措施。這不僅僅是一個關於匯率問題的議案,它的意義要深遠得多。

這一議案最快將於下周提交眾議院進行投票表決。眾議院如果通過,法案將進入參議院立法程序。

據美國之音報導,支持議案的公平貨幣聯盟(Fair Currency Coalition)對議案過關感到欣慰。總幹事查爾斯.布盧姆(Charles Blum)強調,議案得到兩黨議員的支持,眾院最早可能安排下周表決。

美國前貿易代表卡拉.希爾斯(Carla Hills)聽到消息後對美國之音重申,堅決反對國會通過這個議案。

她說:「我認為人民幣幣值過低了一些,但我寧願通過國際多邊渠道解決這個問題。我認為,美中在處理貿易不平衡與全球經濟問題時有嚴重的問題需要解決。我堅決反對美國採取貿易保護主義的措施,就像我堅決反對中國為本國經濟採取保護主義措施一樣。」

人民幣匯率的背後操縱者

此前,就在美國批評中國在允許人民幣升值問題上「雷聲大、雨點小」的同時,北京方面,中共一方面矢口否認操縱人民幣匯率的指控,另一方面又讓中國人民銀行出面,從美國國會的聽證會開始之前的兩天開始,不斷調高人民幣幣值,使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連續攀升九個交易日,9月21日更是突破了6.70元大關,升至1993年以來最高。

分析人士指出,這其中政治因素的作用要大於市場因素。時政評論員胡少江認為,直接在美國的壓力下連續數天調高人民幣匯率的舉動無異於確鑿無誤地向世人昭示,中國政府的確是人民幣匯率的背後操縱者,而且這種操縱完全是可以服從國際政治需要的。

雖然自2005年以來,人民幣的歷次升值舉動都是在國際壓力下進行的,但是中國政府在做法上還多多少少與華盛頓施壓的一些舉動在時間上拉開一些距離,盡力避免給人以在美方壓力下低頭的印象。這一次似乎有其他更重要的因素超過了中國政府保持尊嚴的考量。

近幾個月來,中美之間貿易不平衡加劇。無論是美國的總貿易赤字還是對華貿易赤字都出現了劇烈增長。據6月份的經濟數據表明,美國的貿易總逆差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5%;與中國的雙邊貿易逆差則增長了15%;而中國的總貿易順差卻增長了44%。

美國國會和政府認為人民幣匯率低估「不公平舉動」加劇了美國的貿易逆差,是造成美國經濟紓困緩慢,工人就業率不能上升的主要原因之一,並進一步推動全球經濟不平衡,延緩了全球經濟恢復的進程。

美國會議員和奧巴馬政府抱怨,自中國央行在6月19日承諾提高人民幣匯率彈性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幾乎沒有變化。自6月19日以來,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升值1.8%,而其中有1.3%左右是在最近一個多星期的時間裡實現的。


在過去,從6月19日到現在,人民幣匯率只提升了0.3%,1%都不到。(AFP)

為應付參加6月底在多倫多舉行的G20峰會。胡錦濤曾發表講話,要提高人民幣匯率,要自主的,要有步驟的,要緩和的提升。當時全世界金融界及美國政府都認為中共已作出承諾,可是近兩個半月過去,9月3日《華爾街日報》文章說,在過去從6月19日到現在,人民幣匯率只提升了0.3%,1%都不到。而奧巴馬要求中國人民幣匯率至少要提高20%,希望一年之內完成。

一個是20%,一個是當前中共實際提高還不到2%,按照此速度調整,要花至少10年時間才能調到位,為此美國的一百三十四位國會議員連署制訂法案,要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有選擇性的商品進行提高進口關稅。過去這幾年,國會議院講要提高到27.5%。

中共投資方向的錯誤

奧巴馬紐約聯合國大會與中國總理溫家寶會面之前表示,人民幣匯率「低於市場主導下應有的表現」,讓中國「在國際貿易上占便宜」,「我們會針對人民幣和所有貿易議題繼續堅持,這是雙方面的溝通。」

儘管美方加強施壓力度,正在美國訪問的中國總理溫家寶9月22日仍排除人民幣大幅升值的可能。他強調,美中貿易逆差的主因不是人民幣匯率,而是雙方貿易和投資結構造成,中國很多出口企業的平均利潤最高只有5%,人民幣不具備大幅度升值的基礎,否者將會令中國社會出現動盪。

他說:「如果真的按照美國某些議員的要求,人民幣真的升值百分之二十到四十,那不知有多少中國的企業將會倒閉,中國的工人將會失業,大批農民工將會返鄉,中國的社會將會出現新的動盪。」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室主任曹紅輝預估在2010年年底以前,如果人民幣升值3-5%,將會導致出口業損失800萬個工作機會,減少中國GDP一個百分點。

中國問題專家伍凡指出,中共自稱很關心創造就業機會,但這點恰好是它內部沒能解決好的大問題,現在卻要去跟美國對抗,逼得美國要採取立法行動。

他表示,中共自稱過去兩年內投資了十幾萬億人民幣到中國市場,並沒有增加就業機會。2008年發生了12.7萬起群體事件,比2005年的8.7萬起上升了將近50%。其中原因就是因為大部分人失業,工資太低、拖欠工資,以及非法徵地等。

根本的問題在於中共的投資方向錯誤,大量的將資金和資本投入國營企業,讓它出口,而減少對民營企業的投資和貸款。而中國的就業率主要是靠民營企業,工業、商業、服務業等系統占據60-70%的僱用率。把80%和90%的資金交給了國營企業。而國營企業的生產效率低,就率業在全國的就業率中占1/3都不到。

外界普遍分析,中國經濟結構不合理,利用廉價勞動力,代工廠占有國際市場,過於長期依賴出口貿易,在過去二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中未能及時抓住機會,發展實體經濟,創建品牌及高端產業,逐步調整人民幣匯率問題,錯失了良機,導致目前自食苦果,進退兩難的尷尬局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