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史前文明】今月曾經照古人?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首詩能千古流傳,很多人感受到的,不只是對人間故鄉的思念,冥冥之中更有種心底的渴望,想知道自己是哪來的?真正的家在哪裡?

明月當空照,月光如水流。李白把酒問月,感嘆「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而蘇軾把酒問青天,感慨的卻是「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要說人間最大的祕密,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下,而是「天地人」三才中的「人」。人的來源,人的歷史,人的未來,這些才是我們最應該搞清楚的首要問題,就跟先哲們冥思苦想的那樣,我是誰,從哪裡來,到哪裡去。也許月亮還是那個月亮,不過今人早已不是那個古人了,人類已經變換了無數茬了。

「人類不止一茬」,這是現代考古學家們的最新觀點。儘管普羅大眾對此觀點覺得如同天方夜譚般的不可思議,但眾多考古證據卻有力的證實了這種學說的科學性。

史前文明與史前人類

十多年前科學家們很困惑:按照進化原理,人類從單細胞進化到具有思維能力的現代人,最後發展出文明,距今最多不超過一萬年,也就是說,一萬年以前,在地球這個星球上是沒有智慧生命的,它們不可能創造任何「非自然」的東西。不過讓考古學家痛苦的是,他們卻發現了很多距今幾十萬年,甚至幾億年前「文明古蹟」。

如南非發現的二十八億年前的金屬球,加蓬發現的二十億年前的大型核反應堆,美國發現的幾億年前三葉蟲化石上人類的腳印等,都是不同時期的文明產物。於是科學家們提出了多次史前文明的理論,認為地球上曾經有過多次史前人類及文明,人類的歷史,如同東方文化講述的輪迴一樣,在經歷「成、住、壞、滅」的周期性變化之後,又重新進入下一個「成、住、壞、滅」的輪迴。


1968年,業餘化石專家米斯特在美國猶他州發現踩在生活於6億年到2億多年前的三葉蟲上的鞋印。(圖片提供/Henry Johnson)。
 


鞋印放大後,看見左上方有隻三葉蟲。(圖片提供/Creation Evidence Museum)

現代科學發現,光我們生活的這個地球,就曾經歷過幾次局部的或全面的大滅絕,造成滅絕的原因很多,如外來星球的撞擊導致的恐龍時代各種生物的滅絕,大洪水、大地震、大陸板塊的升降、氣候的突變等。在今天歐洲大陸的旁邊,就曾有個更先進的歐洲,最後被沉積到海底了。

目前科技界不願公開承認史前文明的主要原因是實證科學與宗教的衝突。承認史前文明等於承認宗教裡的傳說和經典是真實的,這是某些無神論者不願正視的現實。他們以「考古年代的測試方式是否準確」為擋箭牌,拒絕把這個科研題目深入下去,或傳播開來。

返本歸真 重回家園

有人說,我又不是科學家,我對月亮哪來的,植物是否有感情等問題,根本不關心。這些問題跟我的日常生活有什麼關係呢?其實我們這裡探討的不光是一些科學現象,而是它本身蘊涵的某種啟迪。假如植物跟人一樣有感情,宗教說的六道輪迴就是真的,假如月亮是史前人類創造的,為什麼那時的人類被毀滅了呢?誰在掌控人類的命運呢?如何才能讓自己跳出「成住壞滅」的輪迴漩渦呢?

有人說人生如三層樓,底樓的居民大多看重物質利益,在現代化的今天,更是追逐物質文明帶來的肉體享受;而腳力好一點的人願意住在二樓,那裡能看得更高些,二樓的居民大多是些科學家或藝術家,他們追求精神領域的收獲,遇事想問為什麼;而住在最高層的是虔誠的宗教信徒和修煉者,他們有凡事刨根問底的好奇心,總想找到物質與精神領域更深奧更徹底的答案。

不過現在是個特殊的年代,無論我們身處何方,也無論我們的地位、人生境遇如何千差萬別,在一個月明的夜晚,或在一個獨處的時刻,我們的心中都會突然感受到一種呼喚,一種想回家的召喚。現在有很多人都想住在三樓上,看得更高更遠。◇


月明的夜晚,一種「回家」的召喚油然而生。(AFP)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