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單身母親的14個孩子和美國的共產主義

?"
2010年5月19日,蘇爾曼在其美國加州家門口,展示一個控制寵物生育的橫幅。(Getty Images)

近日美國加州的36歲未婚女子納迪婭.蘇爾曼(Nadya Suleman),要求政府更多救濟她生育的14個試管嬰兒,這是個很好說明美國在搞共產主義的例子。

肆意生育 意外的八胞胎

大學畢業的蘇爾曼,曾攻讀青少年發展研究方面的碩士,但沒念完。父親在伊拉克前線做軍中翻譯,她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在一次沒有生育的婚姻結束後,單身的她想「用孩子來彌補她童年的孤獨記憶」,於是她先後多次用體外人工授精的方式,生了6個試管嬰兒。2009年1月26日,她又剖腹產下了8個試管嬰兒,6男2女,成為世界上第二位成功生育八胞胎的母親。

據《聯合論壇報》報導,美國育齡夫婦尋求治療不孕症的比例為一比八,全美每年有13萬不孕症婦女接受體外受精,產下5萬多試管嬰兒。一次胚胎移植費用為1萬2千美元。一般一次受孕植入的胚胎數量不超過5個,因為多胞胎因營養不足,或擁擠在子宮內,很容易造成孩子殘疾和病變。

蘇爾曼自稱在生下前6個試管嬰兒之後,還剩下18個冷凍受精卵,當她再想生孩子時,「第一次醫生用了5個受精卵,沒效果,醫生又用了5個,仍然沒有懷孕,最後一次醫生把剩下8個都用了,結果全部成功了,誰能想像會發生這種事呢?」

如今只要出錢,誰都可以任意「造人」,人類的生命也來得太輕飄了吧?

政府為她支付上千萬

據福克斯電視台報導,僅這八胞胎的接生和看護費,去年就高達500萬美元,而這一切都由政府支付了。一般一個美國中產家庭,從孩子出生到上大學前的17歲,父母每年花在孩子身上的錢要一萬多美元,蘇爾曼有14個孩子,17年就要238萬美元。若再算上大學教育,光學費就得再增加122萬美元。一個未婚女子,沒有工作,也沒有富裕家庭的支持,如何養活這14個孩子呢?

八胞胎誕生之初,蘇爾曼曾靠接受媒體採訪獲得各種報酬和贊助60萬美元,但一年多以後,她花光了所有錢財,如今要求政府給她提供免費住房和所有生活費。另外,儘管她本人否認,但很多人懷疑她曾做過整容,使她長得很像電影明星安吉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

2009年11月初,紀錄片《多胞胎媽媽和她的14個孩子》在英國播出後,在歐洲受到關注,不過至今還沒有美國電視台願意購買版權,據說「美國公眾無法容忍她如此輕易地掙錢」。今年5月19日,在她加州橙縣的家門口,她參加了一項關於寵物節制生育的活動,橫幅上寫:希望寵物貓狗不要成為八胞胎媽媽。人們猜測她參加這個活動只是為了掙錢。

據悉,蘇爾曼從此前六個孩子身上,不但可每月領取490美元的食物券和救濟金,因其中三個孩子有殘疾,她每月還能多拿到700多美元的補助。如今從這14個孩子身上,她每月至少獲得2,000美金的孩子食品費,還不包括其他福利。有人稱她是「女土匪」,因為她通過多生孩子的方式,讓政府和其他納稅人為她的孩子買單,等於是美國民眾養活了她和她的14個孩子。

馬克思統治天下

類似的情況在全球各地都有。比如在英國有個十口之家,家庭成員都身強體健,但全家人都不工作,都靠社會供養,他們每年的收入竟高達四萬多英鎊,比絕大多數工薪家庭收入高很多。一個社會如此庇護和縱容懶人,實質上就是對勤奮工作者的否定和剝削。

早在四百多年前,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中預言道:「1999年7月,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目前很多人把「瑪爾斯」解讀成「馬克思」,這很有道理。

環顧全球,無論是社會主義陣營公開搞的馬克思那套,還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實行的高福利高稅收政策,實質都是馬克思的共產理論,讓一部分窮人無償占有和使用他人勞動創造的財富。基本的社會福利保障是必須的,這是人性善良的表現,但假如這個天平過於傾向於不勞而獲者,這又是對他人勞動的否定,對整個社會秩序的嘲諷。

如今很多從共產主義國家來到西方發達國家的人發現,西方除了不搞暴力革命那一套之外,其他很多政策都跟共產主義一脈相承。事實正是如此。西方的很多左派都是社會主義的支持者,選舉時,由於民眾都想讓自己得好處,於是往往代表底層百姓利益的政治家更有勝算的可能。不過,有時民眾的意見只是從眼前的個體利益出發,並不一定代表整個國家的利益,也不一定代表了民族的長遠利益。

如何減少高福利政策的負面效應,真正體現勞動的價值,這是西方人應該冷靜思考的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