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認清中共宗教局,遠離信仰屠夫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全世界各民主國家對於宗教領域多半以《憲法》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有些國家進一步以《宗教自由法》這類單行法規落實政府部門如何保障公民信仰自由的細節,至於內政機關管理宗教事務的單位多是協助宗教團體登記註冊的單位。法律並不授予行政機關「管理」公民信仰的權力。例如美國有《宗教自由恢復法》(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 of 1993);《國際宗教自由法》(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Act of 1998);日本有《宗教法人法》。沒有一個先進國家敢於伸手進入宗教界干涉宗教與信仰自由。這類法律已經成為辨視一個民主自由國家的重要指標。

台灣從威權社會走向民主自由社會的過程中,在宗教領域上與其他先進國家相似,主要以《憲法》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至於已經行諸多年的《監督寺廟條例》早於2004年由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73號解釋,認定其中限制宗教組織自主權、財產處分權,以及僅規範佛、道等部分宗教的條文牴觸憲法無效。而新的宗教法因為各方意見不同一直沒有完成立法。但是幾年過去了,台灣的宗教信仰依然自由運轉,有無世俗的宗教法,對於具有信仰的人來說實在是無足輕重。

從消滅宗教轉為利用宗教

相對於民主自由國家,中共是目前世界上少數以行政手段血腥嚴控公民信仰自由的政權。即使是引領中共進入共產世界的老大哥──前蘇聯──在解體之後不管是白俄羅斯或者是俄羅斯都紛紛立法保障宗教自由,只有中共與這股世界潮流背道而馳。尤其在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中共認定宗教對東歐共產社會的瓦解起到關鍵性的作用,所以對宗教更加戒慎恐懼。可是中共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施以數十年的殘酷迫害仍然無法禁絕宗教,於是從社會主義進展到共產主義社會的這個過渡時間裡,中共的宗教策略從立即消滅宗教轉向「終極消滅」,目前最主要的工作目標就是如何「利用宗教」。(參見中共前宗教局長葉小文1999年8月4日,為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的「馬列主義唯物論和無神論」教育系列講座報告)

中共在1991年亦即前蘇聯解體的那一年發布一則行政命令:「關於進一步做好宗教工作若干問題的通知」,進一步嚴加防範大陸與國際的宗教交流。1994年又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外國人宗教活動管理規定》、《宗教活動場所管理條例》二項法令,2000年再由宗教事務局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外國人宗教活動管理規定實施細則》,從內部嚴控大陸宗教並且杜絕大陸宗教受到外國影響。

在這樣的基礎上,中共那個獨步全球的宗教局,其實就是歷經六十年的努力發現消滅不了宗教信仰之後,變形成為圖謀利用宗教的衙門。最近這個衙門的頭目接踵來台,前有葉小文後有王作安,目的何在?

少數洞察中共宗教局真面目的人士憂心台灣宗教界不明就裡被中共利用,成為統戰台灣信徒的工具。但台灣宗教界真的認不清中共的真實意圖嗎?非也。只不過這些宗教界人士對這個手上沾滿信仰者與修煉人鮮血的惡衙門,還存在著一絲勸善的願望或者希望在中共允許的有限空間中,能讓一個眾生聞法/受洗就多一個眾生得救罷了。

中共當然明白這些宗教界人士的想法,這也是為什麼中共宗教局近來頻頻舉辦各種宗教論壇以及往台灣走動的原因──讓人們抱著一絲希望,並在這絲希望下妥協沈默。

中共營造宗教自由的假象

然而,與中共中教局長王作安這種長期迫害宗教信仰的屠夫握手,讓王作安操弄媒體,為中共粉飾出一種「中共已經往宗教自由方向移動」假象,不僅對中國的宗教自由沒有幫助,反而延長並加重了中國民眾的信仰苦難。包括西藏僧侶、家庭教會以及最具指標性的法輪功學員,不會因為中共宗教局所主導的所謂「宗教文化交流」而免於被迫害。經驗告訴我們,只有曝光其罪行才能有效制止罪行,陽光才是最好的防腐劑。

二千年前耶穌基督說,「神的物歸給神,該撒的物歸給該撒。」信仰應歸屬神的律法,至於人間的法律,只能為保障信仰自由鋪路,而非成為阻擋信仰的城牆或者侵害信仰的劊子手。與無神論的共產黨徒妥協,或者在宗教界的門戶之見中漠視其他信仰者的人權,非神子/佛子所應為。最終的結果必是得不償失。

「消滅不了他就加入他」這是一種辯論的技法,運用吃掉對方論點的方式,模糊掉焦點,最後徹底從基礎上一舉駁倒對方,贏得辯論比賽。世間萬法不離佛法,事實上法律辯證或哲學,都只是佛法初級層次的、入門的極淺道理,這種辯論的技法也一樣,而且是一種邪門旁道的東西。

二千五百年前在釋迦牟尼佛涅槃之前魔王波旬就向釋迦牟尼佛宣告,在你涅槃之後的末法時期,我將讓魔子魔孫入你的佛門,從獅子的身體裡徹底腐蝕這頭雄獅──譬如獅子蟲,還噬獅子肉。正是這種邪門技法的濫觴。

根據佛經記載,釋迦牟尼佛聽到波旬的宣示之後流下眼淚,並向弟子們預告了五十種陰魔在他涅槃之後將以何種樣貌形勢侵入佛教之中,企圖徹底毀滅佛法(《楞嚴經》)。如今無神論的中共黨員,以消滅一切宗教信仰為目標的中共黨員,頂著自封的「宗教局長」頭銜,自以為是一切宗教與信仰的「局長」,行的卻是屠殺僧侶、修煉人之事,恰恰正是釋迦牟尼佛預先警示過的陰魔。宗教界人士應該拿出火眼金睛揀魔辨異,還是帶領善良的信徒與魔子魔孫握手?能不慎思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