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穿梭時空,遙想今日何者當為?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聽說,天堂堆滿了寫上名字卻沒有人領取的禮物。那是人們一再許願,上帝也允諾的禮物,可是許願者卻不曾去領取。為什麼?

有人說:「上帝給的恩典夠用。」我有一位朋友覺得不服氣:「我很想要一台賓士轎車,許了十年的願了,怎麼就是沒有看到車呢?」我指著他剛去古玩店拎回來的一只古董椅笑說:「你那台賓士右前輪不就在那兒嗎?」他無言以對。

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往往一再地被路旁的景致攫住了注意力,卻忘了真正的目標。我的那位朋友總是隨手東花西買,家裡堆滿了他不曾渴望過的卻臨時起意掏錢拎回來的物品。他永遠把自己宣稱的「無比渴望」的東西遺忘,將它擺在一個只有天上掉餡餅時才有可能獲取的位置上。所以我的那位朋友或許沒有他所以為的那麼想要一台賓士轎車。他並非特例,所以天堂才會堆滿了沒有人領取的禮物。

俗話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其實就是要我們凡事看遠一步,珍惜眼前,把時間與資源做最好的安排運用。有一張清楚的心靈地圖之後就會明白自己的方向,而不是只剩下刺激與反應──對生活失去主控權,只能不斷回應外來事件,在人生的迷宮裡失去方向。

有一個不錯的對治方法,就是經常站在未來的時空回顧今時今日的自己,穿越時空和自己對話。例如:假想一個二十年後的自己──還是個無殼蝸牛,失了業又沒有退休金。那個老了二十歲的你質問今時今日的你:「我的退休金呢?你不是許願二十年後要退休,然後每天早上去公園健身,下午和老朋友喝茶聊天,閒來出國旅遊長長見聞?」你的回答是什麼?把問題推給前任雇主、愛花錢的配偶或兒女、投資錯誤,或者是「誰會料到中國經濟竟然崩盤?」更或者是「我能夠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中活下來已經是奇蹟了,別問我退休金!」

第三次世界大戰?站在二十年後回看今天,誰知道呢?就如同1936年看著納粹德國舉辦奧運的世人,哪裡估算得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就迫在眼前?尤其是奧地利人,豈知會在1938年被納粹德國不費一兵一卒併吞?豈知會在「重返帝國」運動之後,經過屠戮全世界的那場大戰,奧地利將淪為戰敗國被盟軍托管?

如果再給當年的奧地利人一次機會,再給主張姑息主義的歐美各國一次機會,人們會再姑息納粹黨人嗎?人們都說自己熱愛和平,和平或許也是一項上帝允諾給世人的禮物,最終卻無人領取。為什麼?因為我們今時今日沒有做到應該的。畏懼強權並不能帶來和平。如果當年世人沒有在納粹黨人迫害猶太人時沉默,或許還能保有和平。今日呢?如果世人,尤其是兩岸三地的華人,為利忘義,對於發生在中國的人權問題保持沈默,我們將面臨什麼終局?如果真能站在十年或二十年後回顧今天──相信人人都會清楚今天的自己該做什麼。但回到未來只是假想,歷史卻可以借鑒。今日何者當為?二戰歷史早已寫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