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紅網中的怪胎:灰色收入

?"
中國5.4萬億灰色收入,由各級惡吏權錢交易而來。(CFP)

當今中國,好壞越來越不分,善惡越來越不明,「灰色」吞噬著中國。很多人都欣賞有本事撈錢的人,不管是「黑色」還是「灰色」,撈到錢就是好漢。這樣一個唯「錢」是瞻的社會將走向何方?

最近,北京學者王小魯披露,中國的灰色收入總額高達5.4萬億元,比2009年中央財政的總收入還要多,絕大部分被富人占有。而龐大灰色收入的來源,主要圍繞著權力對公共資金和資源的分配所產生的腐敗、尋租、侵占公共資金等行為,以及壟斷性收入的不當分配;就此引發了一場全民大討論。


中國的灰色收入總額高達5.4萬億元,來源主要圍繞著權力腐敗、侵占公共資金等行為。(AFP)

中國國民的收入被認為有三種,「白色收入」是指合法的工資、獎金、補貼;「黑色收入」則指非法的貪污受賄等,而「灰色收入」 被認為介於兩者之間,至今沒有被確切定義。但普遍認為,灰色收入滲透了社會各行各業,且「趨權性」非常明顯,絕大部分跟權力相結合。

「權力」打造的財富神話

在中國,權錢交易已不是什麼新聞,但這種「交易」能噴發出多少「金錢」?恐怕不是月薪幾千的普通民眾可想像的。

北京市三環內宣武門外大街九十二號的海格國際大廈地處繁華,寸土寸金,在這裡買房?很多人都不敢想。可是,山西蒲縣的「煤官」郝鵬俊卻買了十三套房,妻兒名下還有四套,此外在北京另一高檔區,這個家庭還有十八套住房。

普通人窮盡一生之力未必能購得一套像樣的住房,而這個小小的偏遠窮縣科長竟能夠在北京黃金地段批量買房三十五套,令人驚問,鉅款哪裡來的?

這些房產合同價款達1.7億元,郝鵬俊還存有1.27億元的鉅款。從2000年借款2萬元買下一張採礦許可證開始,到2008年10月18日被雙規,郝鵬俊利用縣煤炭局長的職務,八年間創造了身家數億的財富神話。

之後,郝鵬俊被查出違規違紀3.05億元。今年4月,郝鵬俊被判20年刑,他和家人及煤礦被判3.2億多元罰金,創下中國法院判處的罰金最高紀錄。而蒲縣這個省級貧困縣,2010年預算收入目標才3億元。

「紅頂商人」的龐大灰色收入

「以為靠自己的能力掙點錢沒什麼」,郝鵬俊或許覺得很冤枉,在涉案的3億多鉅款中,他真正的非法收入只有50多萬元——挪用公款32萬和貪污23萬,而絕大部分應該是「灰色收入」,來自於他利用「煤官」身分,幕後經營蒲縣成南嶺煤礦所獲取的收入。

撇開「煤官」角色,郝鵬俊或許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但「公務員不許經商」,國家三令五申,可是諷刺的是,他既不是因幕後辦企業,也不是因為貪污受賄被抓,「如果郝鵬俊不是違規生產」,一位辦案人員感慨,「也許可以安全地一直持有煤礦下去」。

此案又為何一路「綠燈」?一位當地人披露,郝鵬俊最大的後台是山西省政協的一位高官。郝鵬俊及妻子最後一次被紀委雙規之後,這位高官因為一次意外事故突然離世,才讓郝鵬俊身陷囹圄。

顯然,這位紅頂商人是因為偶然因素被揭露。山西有多少郝鵬俊?省紀委今年1月21日通報,該省2009年共清剿違規違紀資金145.82億元,處理了1,217名違紀黨員幹部。平均每人撈取一千多萬元。此外,還有近1,000個單位和4,000多名幹部主動申報在焦煤生產管理和監管環節中的違紀違法問題。

灰色收入成「貪官保護傘」

而中國又有多少「紅頂商人」?這個問題或許無法回答,但近年來揭露出的貪官暴發戶,無不透射「灰色收入」的影子。

四川宜賓一對夫妻搭檔,丈夫李文仲——安監局副局長,妻子靳軍——永安保險公司業務員,靳軍一年簽單保費上千萬,宜賓全市百家以上煤礦的各種險種均由她包辦,被稱為「推銷女神」。

這對夫妻有錯嗎?安監局長的妻子賣保險,真沒法說錯,只是依靠「權力」,完成了對各個煤礦所有險種的「全覆蓋」,而其丈夫也不必擔心,即使調查,大不了被認定違紀,很難搆得上違法。夫妻合作賺錢,似乎不足以成為指控他們的理由。

可是,如果不是手中的權力,這些「官商」何以白手起家甚至身家數億?

9月2日,「日記門」主角廣西煙草專賣局銷售管理處原處長韓峰在接受庭審時承認,自己曾收受「過年過節的紅包,幫別人辦事的感謝金以及禮品」,但他反覆強調「我認為這是嚴重違反紀律,並不算違法。」

同樣,今年2月,重慶市司法局原局長文強也在受審中喊冤,稱檢方在對自己來源不明的巨額財產認定中,對「灰色收入」部分計算過少。
在違紀和違法之間,他們辯訴的「灰色收入」,成為貪腐官員的保護傘。

權力主宰的灰色收入

追溯「灰色收入」的歷史根源,或許從上世紀二十年代,中共「打土豪分田地」時期就開始了,各地各部門「自籌資金」,自己解決財政問題,分配多少當官的說了算。建政後,從「供給制」到「工薪制」,政府機關、軍隊等自辦的企業、農場大多保留,逢年過節,這種非正式工資的「後門」收入隨意分配,大部分福利給官,小部分給兵,老百姓並不知情。

隨著80年代改革開放,政府鼓勵機關學校等各部門「創收」,迎來了全民爭先恐後「向錢看」的時代,可謂官有官道,民有民道,後門收入越來越龐大,並冠以新詞「灰色收入」,以證明不是「非法收入」。

到如今,「灰色收入」已滲透到社會各行各業,回扣、好處費、感謝費、勞務費、講課費、稿酬、禮金等名目繁多,數都數不清。儘管國家後來限制公務員「創收」,但已截止不住,創收的手段也在不斷翻新,「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灰色收入既免稅又免罰,何樂而不為?

而國家企業就更有捷徑「創收」了,所謂「改革開放」,讓一群政府工作人員搖身一變成了企業主,或參股或直接掌握民營企業的生殺大權。真可謂「不撈白不撈」「權力過期作廢」。

那些壟斷企業也在背靠「政府」,享受著國家優惠政策,操縱和獨占著市場,如食鹽、煙草、供電、金融等,不可謂不是當地一霸,收入及福利待遇已是普通職工的數倍。

在8月30日二審時,郝鵬俊及家人的罰款從3億多降到10幾萬!為何降那麼多?「這和蒲縣監察局之前『沒收全部財產』的行政處罰有關」,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研究員、刑法室主任劉仁文9月5日解釋說。普通人無法理解行政處罰和刑罰有何區別,但至少有一點很清楚,「灰」箱操作一定與官方的利益分配有關。

灰色收入掩蓋黑色收入

有學者認為,灰色收入是個偽命題,普通人的稿酬、兼職收入、專利轉讓費等應是正當的「白色收入」,只是缺少規範和監管。而絕大部分的灰色收入是跟權力相結合,它掩蓋了那些擁有資源和權力的群體的不正當收入,這部分應該算為「黑色收入」。

民間對灰色收入的質疑很大,但官方至今沒有明確解釋。今年3月兩會期間,「規範灰色收入」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但據稱是因為界定不清,之後「規範灰色收入」一詞被刪除。許多學者表示失望。

上海學者陳東海稱,那些利用自己的權力和資源而索取的不能公開、不正當的收入,實際上是黑色的收入。而所謂的巨額財產來歷不明,儘管可能用「灰色收入」做幌子,實際上都是黑色收入,只是證據已經湮滅或者被掩蓋了。

當今中國社會,有多少交易不是「灰」箱操作的?不僅財政分配,還有人事任命、法院、公安、稅務、宣傳部門等,可有完整的法律可循?可曾依法律運行?「老子說了算」滲透著這個社會,這已不是「灰色收入」的問題了,而是「灰社會、黑社會」的問題,諸如地方政府勾結開發商僱傭黑社會打手強拆民房,打死打傷民眾,早都不是什麼新聞了。

在這個紅色鏈條下,灰色收入到底有多大?幾乎成了「天問」。有分析指,黑社會有多滲透和猖獗,灰色收入就有多大。而民間的諸如普通醫生、教師等的灰色收入實在是很小的一部分,畢竟還是勞動所得,而那些官員利用權力的一句話、一個蓋章都可能賺來千八百萬。

王小魯研究 輿論支持

7月初,中國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發布調查報告稱,2008年,城鎮居民被統計遺漏的隱性收入高達9.26萬億元,約占當年GDP的30%,其中包括5.4萬億元的灰色收入,且絕大部分被高收入群體占有。與此同時,城鎮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家庭的實際人均收入差距是26倍。

王小魯稱,中國城鎮10%的最高收入家庭的隱性收入占城鎮居民隱性收入總量的63%。而20%的高收入家庭的隱性收入占全部城鎮居民隱性收入總量的80%以上。

王小魯詳細研究了2005年和2008年的灰色收入,結果發現,過去三年中灰色收入以比GDP增速更快的速度在增長,國民收入分配的差距進一步擴大,富人們拿走了越來越多的財富。

8月24日、25日、30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幹部以個人名義連發三文回應王小魯「灰色收入」的調查,稱其難以計算,結果明顯偏高。但王小魯回應說,「高估的可能性不大,但很可能低估。」

輿論也都支持王小魯:在媒體上,很難覓得一個有關5.4萬億元高估灰色收入的評論,相反認為低估的卻大有人在。曾有媒體舉行學術研討會,與會者稱,多數人認為5.4萬億元低估了灰色收入總額。

政府——灰色收入始作俑者

中國的灰色收入為何越來越膨脹?有人稱,源於社會太灰色,太不透明,政府疏於監管,可是絕大部分的灰色收入流入官員錢包,這種利益相關,如何指望官員自己管自己?

中國的貧富差距又嚴重到什麼程度?2004年,國家統計局公布了中國基尼係數為0.465,之後再無聲息,但學者的研究從未中止過,據北京師範大學收入分配與貧困研究中心主任李實估算,2009年中國的基尼係數可能超過0.5,顯然收入差距在持續擴大中。而國際警戒線是0.4。

從1997年到2007年這十年,中國勞動者的報酬占GDP比重從53.4%下降到39.74%;企業盈餘占GDP比重卻從21.23%上升到31.29%,人民網9月30日報導。

普通勞動者的利益在持續的受到侵犯和掠奪,2006年,國家發改委首次提出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老百姓翹首以盼。但四年來,因涉及多方利益,方案幾經修訂、閉門研討,卻遲遲沒有出台,至今還在研究當中。

更可怕的是,這種「灰色社會」加強了「灰色意識」,當今中國,好壞越來越不分,善惡越來越不明,「灰色」吞噬著中國。很多人都欣賞有本事撈錢的人,不管是「黑色」還是「灰色」,撈到錢就是好漢,一向為人們稱頌的「生財有道」被拋棄一邊,這樣一個唯「錢」是瞻的社會將走向何方?◇


當今中國全民向錢看,始作俑者是政府。(AFP)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