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透過神韻 我們和中國人成為朋友

如蓮聖潔,似梅清麗,歌舞乾坤,禮樂一體,萬古的天音,神傳的啟迪,五千年蘊積出中華文化特有的雍容華貴、圓潤雋永的韻質,無不生動地輝煌於神韻的舞台上。

文 ◎ 辛菲

藝術對人類社會的影響巨大而深遠,甚至決定著一個民族的興衰存亡。在道德理念急速下滑的時下中國,在傳統價值日漸沉淪的當今世界,神韻演出中蘊含的道德啟迪和精神力量正乃人們所亟需。在藝術形式五花八門、甚至變異頹廢的當代社會,正本清源的神韻演出,正在對全世界起著淨化和歸正的導向作用。

縱觀東西方藝術史,神韻演出誠如藝術家所讚:「世界第一」、「無與倫比」。神韻獨一無二、全善全美的藝術形式和內涵,展示了普世價值、天道真理,也是藝術的永恆標準,是任何時期、任何民族都喜聞樂見且持久共鳴的「傳世聖典」。

美國藝術家麥克.麥卡錫(Michael McCarthy)表示:「神韻是這個地球上有史以來發生的最偉大、最有啟蒙精神的事情。」「神韻改變了人的生命,我看到這個世界正在覺醒。」「看神韻演出讓我感到,我們都是來自天上的生命,來到這裡,為了提升這個世界,喚醒人的良知,幫助每一個人找回自己的神性,每個生命都應該找回自己的神性,這不是參加宗教或俱樂部,而是生命的自我覺醒,神的一面和生命融於一體。」

麥卡錫表示,舞台上的神韻演員,他們是在把天堂搬到人間!他們把天堂的光芒帶到這個世界,用美妙的音樂和色彩把人們融於一體,讓人們感到神無處不在。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榮耀!

神韻不同凡響 每個人都應該來看


奧斯卡金像獎得主薩利斯特.赫姆與丈夫、歌劇演唱家巴西爾。(攝影∕Joshua Philipp)

奧斯卡金像獎得主薩利斯特.赫姆(Celeste Holm)表示:「神韻不同凡響,每個人都應該來看。」「我太喜歡神韻了,我們瞭解了中國人,成為了朋友。通過互相瞭解世界會更和平,我們也更快樂。」

她說,中國古典舞不只含有各種高難度的翻、騰動作,還有充滿文化氣息的身韻、身法,充分表現出演員們的心境,或者是不同民族、不同朝代的特色。

赫姆在第二十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君子協定》(Gentleman'S Agreement)中的出色演技,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並多次獲奧斯卡獎和艾美獎提名,曾在馬克島電影節上獲得終身成就獎。

世界上最好的秀 無與倫比

不少紐約名流行家由衷地表示,神韻晚會是他們所見過的最好的、最感人的演出,達到極致,無與倫比。


紐約著名企業家沃爾夫岡.斯維納與妻子。(攝影∕邱青青)

紐約著名企業家沃爾夫岡.斯維納(Wolfgang Zwiener)盛讚神韻晚會:「這是世界上最好的秀!沒有比這個更好的了。」斯維納先生在美國紐約和洛杉磯擁有多家著名的餐館(Wolfgang's Steak House),他們的餐廳是美國名流、政治人物、企業家和著名影星光顧的場所。

藝術畫廊Gallery 32的副總裁戴安娜.蘭布藍奇(Diana Lambrech)表示:「(神韻)演出是藝術表演的極限,做得漂亮極了。所有的色彩和服飾設計無與倫比。」


百老匯演藝公司總裁彼得.克萊恩與妻子。(攝影∕林小凡)

百老匯演藝公司總裁彼得.克萊恩(Peter Klein)盛讚神韻演出:「史無前例的好!」他說:「演出在表演方面和傳遞的信息方面、舞蹈的質量方面,真的是傑出,每個人都應該來看看!」克萊恩是第一個把美國百老匯經典曲目帶到意大利和法國的美國人,他的公司在全球範圍內推廣經典節目。

國際著名作曲家胡伯特.昊(Hubert Howe)與太太2月14日晚觀賞神韻晚會後,次日致函贊助神韻的媒體,高度讚揚神韻演出從舞蹈、音樂、歌唱,到服裝、天幕等一切都極為輝煌、壯觀、完美,他們自始至終對所有的節目都非常喜歡。他們一行多達十幾個人都對神韻演出印象深刻,非常喜愛。

昊是一位多產的國際著名作曲家,有多個個人作曲CD出版。他畢業於著名的普林斯頓大學音樂系,師從三位著名音樂作曲大師:羅德蘭(J. K. Randall), 戈弗雷.溫翰(Godfrey Winham)和米爾頓.巴比特(Milton Babbitt),獲該校藝術學士、作曲專業碩士和博士學位。現任美國作曲家聯盟主席、紐約皇后大學音樂系教授,兼職於國際著名的朱麗葉音樂學院,教授音樂作曲二十年,任國際現代音樂作曲家協會——美國分會主席多年。

身體和靈魂融為一體的最高境界

神韻晚會中展現的中國古典舞美不勝收,出神入化,表現力極為豐富,令西方主流人士嘆為觀止,他們不僅陶醉於美麗的舞姿,而且感受到神韻舞蹈家美好的心靈。

電影製片商喬斯琳.恩格(Joycelyn Engle)表示:「看演出的過程中,我的心抑制不住地激動,也感受到了這些節目的深度。舞台上每個人都是那麼的有熱情,你會看到他們不是在工作,而是他們的身體和靈魂全部地融為一體。我也導演電影,我知道,這是一個人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

紐約州舞蹈老師凱洛.德拉秀卡(Karen Dellasciucca)表示:「我從來沒有看過像中國古典舞這樣的表演,她非常的優美。」她說,雖然舞蹈動作很難,但是「他們做起來好像一點都不費勁,因為他們已經把動作融入他們的靈魂裡去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