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養生之道 │ 從醫生的眼光看香港人

?"
攝影 ◎ 宋雁妮

  最近十年來,筆者進出香港將近十次,最近一次隔的時間最久,差不多快兩年的時間。以醫者的眼光側面觀察香港人的變化,筆者在心裡暗叫一聲:「糟了,香港人整體健康正在急速惡化。好可怕呀!」

從歐洲、亞洲到北美,筆者遊歷了二十多個國家。按習慣,我喜歡站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看不同國家的過往行人。觀察他們的體態、神色、步履……來了解這個國家人們的健康狀況。

記得有一回,傍晚時分,站在韓國首爾的一座大橋下的綠地上,觀察從各個家庭走出來運動的韓國人。從他們的走路、跑步、神情……都可以看出來,韓國人的身體比台灣人健康,心情也更陽光。這一點即使沒有親身到過韓國的人,也可以從韓劇裡的人物動作看出來。

當時我曾經在內心中埋怨過台灣政府官員把政治權利看得太重,沒有真心地為老百姓設想。為什麼沒有營造出培育健康體魄、健全心智國民的良好環境?更讓我難過的是,台灣人的健康狀況甚至連香港人都不如!即使是年輕的台灣人,也很難看到幾個骨架端正、胖瘦合宜、步履輕快、笑容燦爛的青少年。

記憶中,兩年前的香港人步履輕快,胖子比較少,整體看起來,他們的健康狀況比台灣人好得多。我以為那是寸土寸金的香港,沒幾個人開得起車子,也沒有摩托車可騎,大家都使用大眾捷運系統,出了門就得走路,運動量足夠造成的。上一回我在香港住了九天,那九天所走的路超過台灣一年加起來的總量。我想,香港人走路多,運動量夠,所以整體看上去比台灣人健康。這是一個外來客對香港人的表面觀感。

然而,令我驚訝的是,這一次訪港,走在街上看香港人,發現他們越來越像台灣人。胖子增多了,身體的負荷似乎增加了,走路腳步變得沉重;體型變樣了;本來就缺少笑容的臉更緊繃了;青少年的狀況更與台灣小孩沒啥兩樣了。我在沉思,香港外在環境沒有太多變化,人卻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原因是什麼呢?

我個人的推測是,香港人吃的食物可能發生了嚴重的問題。因為香港沒有自己的農業與畜牧業,所有食品仰賴進口,而絕大部分這類產品來自中國大陸。

以主食米飯來講,中共悄悄批准了基因改造稻米上市。這種稻米因為不必使用農藥,深受農民歡迎。但是種這種米的人本身卻不敢吃,說是連蟲子都不吃的米,人怎麼能吃呢?但是,他們種給誰吃呢?很可能香港人就是主要消費者之一。還有毒奶粉啊!地溝油啊!吊白塊啊……這些有毒的食物,對沒有自己農漁業的香港人來說,是躲都躲不開,逃也逃不掉的夢魘。

很多香港人,包括香港政府官員到目前為止,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處在「斷子絕孫」的「巨危」之中。除非無神論的共產主義徹底從中國消失,讓中國人道德回升,返回到原本善良的本性上去,香港人無法從來自中國的環境與食物毒害中走出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