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昔日瑠公與今日愚公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上個周末和扶輪社友共同參與了一項水資源保護的健走活動,重新認識台灣這塊土地上由先民開拓出來的水道──瑠公圳。1740年由郭錫瑠興建的瑠公圳是台北人都耳熟能詳的一條灌溉系統,但耳熟是一回事,眼見卻是另一回事。

瑠公圳是灌溉水道,但在筆者就讀台灣大學時,就已經大半被覆蓋填平。曾經,這條交織縱橫的渠道,源頭發自新店碧潭,是大台北地區的主要灌溉渠道。碧潭地區至今仍然保存了當初先民們一刀一斧以人力開鑿拳山的石岩而成的水道,規模相當於今天直徑約四公尺的巨大水泥涵管。

如今這條涵管已經沒有引水的功能,因為碧潭的水位已經比三百年前下降了數十公尺,涵管已成空中走廊。走在乾涸的水管路裡,那斧鑿的痕跡自然而美麗,曾經川流不息的水源在石壁上留下清楚的痕跡。先民雖已不知其名,但今人卻仍然能夠透過這些刻痕看見他們的努力──過去今日與未來連繫在一起,這塊土地是生活在這裡的人們所共有的,沒有任何一個世代的人有權破壞這方水土。每個世代的人都是過客,都有責任保護這方水土以原貌移交到下一個世代。這是人們對大自然應有的敬畏之意。

失去了灌溉功能的瑠公圳成為人們不願面對的臭水溝。臨接這條大圳的居民不約而同地把正門面向大馬路,只留一扇鮮少開啟的後門對著這條臭水溝。更有甚者乾脆把整條大圳舖蓋起來,上面可以行車,又可以從此不再忍受惡臭。但曾幾何時,在一群被視為「現代愚公」的志工們無私的努力下,這條歷經數百年的溝渠又重新復活了。改變了樣貌的河道成為風生水起的好風景,街廓丕變之後不僅重塑社區價值,更讓這些親水的居民「後軍變前軍」,反將後門改為可以觀景的前門,唯一的缺點就是社區改造成功所以每逢周末就會引來大批人潮,難得的周末悠閒總要被人聲所擾。

但是沒有人抱怨。住在這樣的親水社區,擁有潔淨河川與百年大樹,想必是社區居民均感自豪之事。周末假日早晨的人聲,代表著豔羨,同時也在促成著其他社區加入改造的行列。

越來越多的台北市民要求讓瑠公圳的更多河道能夠重見天日,讓市民可以隨時隨地親近水資源,而非一個無法呼吸的水泥城市。經濟發展不該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因此在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的時機,這群志工們在編織著下一個百年願景。一系列的水資源健走活動的目標無他,一站又一站的走下去只為留給後人最美好的水土資源。

當年瑠公傾盡家產只為修築這條水道,今日志工們出錢出力則為喚起更多人對水土保護的重視。如同愚公移山之志,或許人笑其愚,愚人卻不改其志。這世界上就該多一些這樣的愚人,才會變得更加美好,才能讓後軍變前軍,回到風生水起的好家園。◇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