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揭開現代美味的內幕

?"
牛肉漢堡真的是牛肉做的嗎?安部司說一個漢堡包含有七十種添加劑。(AFP)

從開發出逾百種加工食品的「添加劑活辭典」、「食品添加劑之神」,到四處演說提醒人添加劑對身體的危害,安部司的幡然改變緣於家中餐桌上的一幕……

畢業於日本山口大學化學系的安部司(Tsukasa Abe)在日本食品添加劑行業是個傳奇人物。早年他靠著推銷添加劑而業績卓越,並成功開發出逾百種的加工食品。他不僅熟知各種添加劑的作用和用法,並親眼見證了食品加工生產的「內幕」,被稱為「添加劑活辭典」、「食品添加劑之神」。但一次偶然的一幕轟然令他陷入深思,最後他走到了相反的一端:提醒人們關注添加劑對人體的危害。

近日安部司在接受《新紀元》專訪中,詳細回顧了他的轉變歷程。

真假果醬與漢堡

安部司首先談到,有些食品是必須需要添加劑的。比如製作豆腐、蒟蒻等需要添加劑來凝固,但很多添加劑就不是那麼必須了。他介紹了工廠製作果醬的祕密。每年都有被颱風打掉的蘋果,於是廠家用非常低廉的價格大批量收購這些有損蘋果,加入薯類及澱粉產生黏性,再加入些調味劑,就能用蘋果醬做出草莓果醬或杏味果醬。

比如做草莓果醬,一般會加入做凝固劑的鹽化鈣、色素(紅色102號、黃色4號),具有濃草莓味的合成香料:異纈草酸、甜味素,為防止出水和變色,還要加入四種增強黏性的穩固劑,最後還要防腐劑等。誰能保證超市裡買的草莓果醬主要成分就是草莓呢?

再說漢堡包。傳統的漢堡包是豬肉作的肉餅,加上生菜等蔬菜,夾在麵包裡。不過如今快餐店裡的漢堡,不但脂肪過高,而且原材料不清晰。比如人們一直以為牛肉漢堡是用牛肉做的,其實裡面添加了豬肉、馬肉、綿羊肉及山羊肉。為了減少成本,還加入了脫脂大豆。為了讓大豆與牛肉接合在一起,又加了很多黏合劑。為了讓肉色紅潤,一般加了祕魯產的紫色粟米,辣味用的是燈籠椒,工廠還用cyclodextrin來消除肉的腥味等。概況的說,一個漢堡包有七十種添加劑。


(攝影/愛德華)
 


看起來精緻,吃起來鮮美的食物,含藏多少化學合成物?(Getty Images)

可怕的快餐實驗

其實早在五年前,年輕的美國導演摩根.斯普爾洛克(Morgan Spurlock)拍攝的一部紀錄片《Super Size Me》。為了驗證添加劑對人體是否有害,摩根大膽地以自己的身體做實驗。他連續30天、每日三餐只吃麥當勞所賣的食物,如巨無霸漢堡、大份薯條、大份可樂等。為了實驗具有科學性,他特別請了3位醫生為整個實驗過程做紀錄,定期追蹤他的健康狀態。


五年前美國導演摩根.斯普爾洛克以自己為實驗,拍攝紀錄片《Super Size Me》,驗證了添加劑對人體的危害。(Getty Images)

在這場瘋狂的實驗展開之前,摩根身高6呎2,體重185磅,其健康狀態幾乎能與職業運動員媲美。在狼吞虎嚥一個月的漢堡、薯條後,悲劇發生了:五天後他的體重激增4.2公斤,原來膽固醇168也在第18天躍入225價位。除迅速肥胖外,他還失眠、嘔吐、膝蓋因為驟增的重量時常感到酸痛。最後醫生說他已接近中毒,必須立即停止實驗,否則有送命的危險。

添加劑安全性仍未知

關於添加劑的安全性,安部司指出,目前科學家對添加劑的毒性及致癌性的檢測,都是在小白鼠等動物身上做的,還沒有在人體上檢測過。而且人們只對單一一個添加劑進行測試,還沒有監測同時使用幾十種添加劑的綜合效果。這就導致了數據的局限性。

以前不少人認為,人造脂肪來自於植物油,不會像動物脂肪那樣導致肥胖,多吃也無妨。因而反式脂肪酸也有「安全脂肪」之稱。由於易於保存,而且添加香料後口感很好,目前工廠主要把反式脂肪酸大量用於袋裝食品或煎炸食品中,如常見的油炸方便麵(泡麵)、炸薯條等。


即食麵對身體是否有不良影響,一直受質疑,主要在於其油炸成分和其他添加物。(攝影/浦慧恩)

不過現在人們明白了,「安全脂肪」不但不安全,而且危害更大。經常攝入占總熱量5%的氫化油,即每天10-15克,就相當於服用了100克奶油蛋糕或50克桃酥或40克起酥,這會增加人體膽固醇含量,特別是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的含量,從而引發膽固醇水平升高和動脈硬化。

為了讓食物顏色好看,工廠裡常添加天然染色料或人工合成染色料。天然色素是從植物的花、果、莖及根部搾取汁液,乾燥後再磨成粉末。不過它們一般穩定性較差,著色力較低和所需的劑量較高,所以成本也較高。於是工廠常用人工合成色素來代替天然色素,這樣成本低,染色效果更好,但對人體的傷害就更大。

一顆肉丸帶來巨變

安部司回憶說,當年自己在業界紅極一時,為何突然改行並反戈一擊呢?一次,安部司幫一家工廠生產肉丸,他用二、三十種添加劑,把黏糊糊的廢肉製成了好吃的肉丸,非常暢銷。安部司開始還很自豪,直到有一天,他親眼看到女兒在津津有味的吃著這種肉丸時,他才意識到,凡是在食品廠工作的人,都不會想吃自己生產的食物。儘管添加劑能把讓人噁心的東西變成表面好吃的東西,但人們實際上吃的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在痛苦思索之後,安部司辭去食品添加劑公司的高薪職位,開始了他作為無添加食品的「傳道士」,他到各地去演講,並積極參加無添加的綠色食品的生產流通消費一條龍過程。


《恐怖的食品添加物》作者、日本食品添加物專家安部司(Tsukasa Abe)演講勸導回歸正確飲食。(安部司提供)

由於現代食品工業帶來的便利性,讓孩子們隨時都可以吃到看似美味的快餐,於是父母也逐漸放鬆了原有的責任,以往一家人樂融融聚在餐桌前吃飯的場景逐漸消失,隨之而來間接影響到家庭觀念和親子溝通。

安部司注意到,在停止服用添加劑食品後,孩子的身體及性格均有明顯變化,他們不再那樣急躁、互相爭吵,學習成績也隨之變好,這樣的例子他已經蒐集上百例了。另外,由於跟媽媽的互動增多,不像以往隨便吃點快餐就完事了,孩子開始對父母的付出心存感激,對父母關愛的感覺也增多了。

返璞歸真最好

安部司在研究食品過程中發現了返璞歸真的好處,他表示對中國的飲食文化十分崇拜,中國有幾千年的飲食歷史,中草藥、食療法也是經過了上千年的過程,這些珍貴的資料,都是經過上千年的歷練,才有如此的成效。

日本人對中國的漢方藥非常置信,安部司指出,煲中藥是要用瓦煲「咕嘟咕嘟」慢火煎熬出來的,並非現在所謂的提取那樣簡單的過程,現代方法歪曲了中藥的製造過程,所以提出的東西也不那麼純正了。他認為繼承中國的漢方藥的同時,也要繼承其製作過程,否則大量工業性高溫炮製出來的中藥,並不能達到真正的效果,反而可能適得其反。

安部司還指出,食品添加劑的使用,的確看上去令生活簡單方便,但不可否認的是,失去的是更重要的東西。一個區區不到二百年歷史的快餐飲食文化,怎能拿來跟五千年歷史的中國飲食文化媲美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