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土地保衛戰 狼煙四起

除了北海白虎頭村民的保衛家園外,近幾個月內大陸各地相繼發生了許多類似的土地保衛戰,以下僅舉數例。

■江蘇蘇州:萬人散步 敵進我退

在江蘇蘇州高新區一帶,農民反抗違法徵地已經六年了。2003年政府以高科技工業園區的名義,強行向農民徵地,造成數萬畝良田荒蕪。今年7月初,鎮政府用數十倍的差價把從農民手中強徵來的土地拍賣出去,在無數次到地方和北京上訪都石沉大海之後,農民積壓多年的憤怒終於爆發。

2010年7月14日,高新區通安鎮上千農民來到鎮政府門前討說法,被官員激怒後,占領了政府大樓,官員逃走,政府一度陷於癱瘓之中。16日凌晨,當局調動防暴員警開始鎮壓,被激怒的民眾則以磚塊、啤酒飲料瓶回擊,同時將當地的312國道作為維權活動的主戰場,交通中斷,現場抗議民眾最多時達到二、三萬人。

幾乎每天晚上,成千上萬的村民們都走上街頭,和眾多的特警、防暴員警、公安等形成壯觀的對陣,雙方還發生一些衝突。後來村民改用「敵進我退」方式盡量減少衝突,以免給官方口舌,他們準備採用當年對付日本鬼子的方式打持久戰,將特警們拖累拖垮,直到政府給個說法。

在通安鎮群體事件持久戰的影響之下,高新區的其他幾個鎮也發生了相似訴求的群體事件,人數上千至上萬,規模大小不一。7月23日,高新區群體事件被蘇州虎丘公安局定性為「海外勢力」操控的政治事件,打壓升級,目前暫時阻嚇了民眾的出門抗議。

■廣西合浦:躺在掘土機下 集體手持汽油瓶

在廣西合浦縣草鞋村,今年4月1日,縣政府派出上千公安和工作人員,出動救護車、殯儀館車,在縣委書記羅詩漢帶隊下,強行填埋了農民的耕地。9月19日又由副縣長王逸帶隊五百多人想填埋村中僅剩的魚塘,遭到村民的強烈抵制。二個村民鑽車輪底下,多人被打被抓,當天數百村民趕往鄉政府集會,抗議持續到深夜。

9月29日當政府人馬再次進村時,村民手拿汽油瓶,並高舉抗議橫幅組成人牆,要與拆遷人員同歸於盡。村民們的強烈氣勢再度擊退對手,政府官員急忙通知幾十輛工程車撤離現場。有村民告訴《新紀元》,10月19日中午,政府派人挨家挨戶恐嚇,說再抵抗就得坐牢,不過村民表示,「為了基本的生存,不得不再次背水一戰了。」

■廣西蒼梧:千人推翻警車 打傷警員

在廣西梧州市蒼梧縣龍圩鎮,農民因當地政府開發人工湖而失去家園,很多人表示,「自己全部土地徵完加起來的補償款都買不起一套房,地沒了,生活的最低保障也沒有,叫我們農民怎麼辦?」

10月12日以來,村民和施工隊數度發生衝突,有村民被增援的警力抓走。10月13日,在放人要求被拒後,憤怒的村民們將八輛政府車(其中七輛是警車)砸壞、掀翻,幾位政府人員和員警被農民打傷。當時現場有三千多村民,武警和特警及公安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兩次以催淚彈來驅散憤怒的人群,但村民還是沒有離開,直到當局答應放人後村民才散去。

有村民對記者說:「今天如果員警他們敢動手的話,肯定有人要被憤怒的村民打死的。現在因為徵地問題,農民跟政府、公安對立起來了,矛盾激化越來越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