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央視「撈錢」秀魔術還是道術?

?"
2010年7月12日,浙江師大化學與生命科學學院的邵鄰相教授和美國馬里蘭大學醫學院整合醫學中心的陳科文教授等一行數人來萬州考查楊德貴的「無中生有」之術時的合影,其中光膀子者為楊德貴。(視頻截圖)

西方大衛的表演轟動全世界,他炫目的機關陣仗引領人直接以精彩魔術去解讀。 不過重慶萬州農民楊德貴的「撈錢」遁術表演,用簡單不過的道具,以及光著膀子的表演,正在無神論的中國掀起新一波轟動。

文 ◎ 任百鳴, 易蓮

2010年4月3日,大陸中央電視台第七套《鄉村大世界》節目播出第14期,推出重慶萬州的能人奇士。這個數分鐘節目「上山下鄉——尋找三峽奇人楊德貴,奇人楊德貴現場表演」一經播出,震驚全國。只見從半盆清水裡不斷撈出很多錢幣等東西,讓人驚嘆不已。

誰能無中生有的變出這麼多東西呢?是魔術嗎?眾所周知,魔術師的道具是絕不能讓他人準備的,而楊德貴用的道具全是由對方代辦,而且非常簡單:一個盆、半盆水、一根紅繩、幾條毛巾和幾張廢報紙。當時在電視台現場,只見楊德貴赤裸上身,口念符咒,在被報紙遮蓋住的水盆裡成功運用「水遁」,憑空從盆裡摸出了濕淋淋的幾張百元人民幣、一張舊日的糧票、兩枚民國時期的銀元,居然還有一張巴西紙幣。


 2010年4月3日,大陸央視七套《鄉村大世界》推出重慶萬州農民楊德貴現場表演遁術,「水遁」出幾張百元人民幣、一張舊日的糧票、兩枚民國時期的銀元,還有一張巴西紙幣。(視頻截圖)

《鄉村大世界》分鏡頭組合的展示了整個過程,但未加入任何的評論,當央視導演最終確認楊德貴表演的是地地道道、貨真價實的道家低層法術,而不是大眾魔術時,著實令眾人大吃一驚。

據《鄉村大世界》介紹,今年4月份,他們輾轉來到重慶萬州,號稱能表演「憑空撈錢」、「遁術」的楊德貴自然獲得了邀請。原本答應表演的楊德貴曾一度拒絕表演,在獨自一人閉門一段時間後才終於同意,而且要求表演立即開始。

據楊德貴自己說,20年來他在民間表演遁術,從未失敗過,這次在央視表演,是最艱難的一次,也是摸出錢物最少的一次,因為這台節目背後連繫著的是向全中國人播放的央視機構,即官方幾十年來宣揚無神論的最高名器場所,過去是最反對特異功能的。

那天楊德貴沒有像其他表演那樣瀟灑的由現場人士排隊自由摸取,而是全神貫注的念咒訣,並由他親自憑空取物。看得出他表演得有些吃力,他的腿和身體都在顫抖,不過,他成功了,讓成千上萬的人見證了道家功夫的存在。

撈來的錢,必須全數歸還

楊德貴家住重慶萬州新田鎮新田五溪村1組,中等身材,微胖,常年穿一件西裝,並沒有奇特的地方,但他的名字在整個萬州區家喻戶曉,被當地人稱為楊大師,因為他會水中撈錢的「遁術」。對於摸出的錢財如何處理,楊德貴一再強調:「摸出的錢,我不敢用分文。」他說,這些錢都是從別人身上遁來的,也就是說,錢是別人的,表演完了得作法全數歸還。

當初他的師傅傳授他手法時,就曾告誡他,絕不能用於邪門歪道,如果動了歪念,哪怕是用了一分錢,這一絕技將消失。「別人的錢只能是暫時借來表演一下,完了後將物歸原主。」楊德貴說,表演結束後,他會將遁來的錢全部用報紙包裹住,「如果不作法歸還,這些錢也會在三天之內全部消失。」

先後有來自全國各大城市以及日本、韓國、新加坡、泰國的參觀者慕名找到楊德貴請他前去表演。楊德貴從不挑場地,均應邀表演。他還在萬州當地多次組織的文藝節目中上場表演,獲得了「三峽奇人」、「優秀民間藝人」的稱號。去年6月23日,楊德貴的「遁術」被收錄進萬州區第二批非物質文化名錄。

與此同時,從東南亞、北美等地也有不少慕名而來的學者對其進行實地考察驗證。最近的一次,當屬2010年7月12日、13日,浙江師大化學與生命科學學院的邵鄰相教授,和美國馬里蘭大學醫學院整合醫學中心的陳科文教授等一行數人,來萬州兩度考查楊德貴的「無中生有」。考察現場的錄像已發布於網路上,供人評判。



 2010年7月12日,楊德貴在接受考察時,除了摸出上萬元的人民幣和大量糧票以及銀元、古幣之外,
還遁出了「馬上封猴」的雕像,相關的錄像已在網路上發布。(視頻截圖)

遭遇騙子,幸得「拜師學藝」

楊德貴今年47歲,早年喪父,隨母改嫁寄養於萬州區新田鎮大橋鄉楊家,排行老二。在楊德貴十多歲時,其母去世,一家人生活貧困,小學還未畢業的楊德貴輟學在家務農,因為大哥已經成家並分居出來,所以後來經村裡安排,楊德貴隨其兄一同生活,下面還有一弟一妹隨父親生活。

1981年的冬季,楊德貴摘了一擔紅蘿蔔準備到萬州城裡去賣,他向哥哥借了一把秤就坐船來到萬州碼頭。當時正值寒冬,楊德貴身著單衣,打著赤腳,歲數又小,很快引起人同情,到下午時分,他的一擔蘿蔔很快就賣了9塊錢,只剩下20斤不到。他想將餘下的蘿蔔賣完後再回家。

但直到傍晚時分,也少有顧客問津。此時,一天未吃飯的楊德貴來到一攤點準備吃點麵。突然來了一個青年人,很焦急的樣子,提出要將餘下的20斤全買了。此人拿出10元錢,要求楊德貴找補,並不斷催促他稱,「船要開了,我馬上要上船。」當楊德貴拿出僅有的九元錢找補時,此人接過錢數了一下後,還給楊德貴說錢不夠,然後收回十元錢就說 蘿蔔不要了,轉身就走了。

此人走後,正納悶的楊德貴馬上一數身上的錢,發現九元錢只剩下一元三角了,連回家的船費都不夠了。楊德貴氣得在萬州碼頭邊放聲大哭。

哭過之後,另一男子出現,此人給楊德貴支招說,那個騙子一定還在船上,叫他快上船尋找騙子。於是楊德貴挑上剩下的蘿蔔就上了靠在碼頭邊的「東方紅48號」輪。在躉船上,這名男子告訴他,這擔蘿蔔不能帶上船,就放在躉船上,由他幫忙照看。

楊德貴相信了此人,便獨自上船尋找騙子,但他從一等艙找到三等艙,都沒能找到那個騙子,當他下船回到躉船上時,發現他的一擔蘿蔔連同向哥哥借的秤都不見了。他意識到再次遇上騙子,又在躉船上大聲哭起來。

楊德貴認為一切都是那個騙子造成的,索性再次跑上東方紅48號輪,發誓一定要找到那個騙子。在船上找了一會後,仍沒有結果,又冷又餓的楊德貴就在發動機倉外的鐵板上睡著了。「那裡比較暖和,不知不覺就睡了,等我醒來,船已開出萬州要到雲陽了。」事後,他向船上其他乘客打聽才知道,這艘船是到上海的。

楊德貴又哭了起來。哭聲引來了船上工作人員,準備在奉節將他趕下船,但楊德貴心想如果下船,沒有路費也回不了萬州。所以他便死活不下船,天真地提出「隨船到上海後,再隨這艘船返回萬州。」

當輪船行至湖北沙市時,輪船要長久停靠,此時,幾名船上工作人員再次準備將熟睡的楊德貴抬下船,楊德貴拚命掙扎,因為不配合,結果被幾名船員毆打。楊德貴的哭聲引來了一名中年男子,此人鬍鬚垂胸,長髮,身著舊式唐裝,在問清了事情來由後,中年男子和藹地勸楊德貴不要哭了:「娃娃不要哭了,跟我走吧,保你衣食無憂。」

隨後,中年男子要求船員不要為難楊德貴,由他將楊德貴帶下船。下到沙市岸邊後,中年男子在餐館裡為楊德貴叫了三碗抄手,兩天未吃飯的楊德貴全部吃得精光。然後跟隨中年男子乘車前往荊州,在一個叫大水壩的地方下車。

「這名中年男子就是我的師傅朱元高。」楊德貴說,師傅家裡有一大家子人,剛到師傅家,他就為楊德貴露了兩手:一是水盆摸錢;另一「遁法」是,將兩個手指對著一面牆,手指一退,牆就跟進,手指一伸,牆就後退。楊德貴當時就看神了,「可惜後一種師傅沒傳我。」

在經過拜師儀式後,師傅在四天時間裡,先後傳授了楊德貴逃遁法、剪刀功、防身術等,然後師傅拿出15元錢,讓楊德貴自行回家練技術,等學有所成後,再到師傅家來,讓師傅作最後指點。

勤學苦練,剪刀功爭取得媳婦

回到家後,他向人講起了此行的經歷,但沒有對外人說拜師學藝的事。在此後的三、四年時間裡,在農閒時他便苦練技術,先後三次到師傅家接受師傅指點迷津後,他全部學會了師傅傳授的道術。在學成離開時,師傅嚴厲告誡他:「所有技術不可用於歪門邪道,不可動歪念頭,否則師傅不會饒你。」楊德貴說:「學成後,我曾多次到師傅家去看望他,但每次去,師傅的兒子都說師傅外出,不知上哪兒去了。」

學成技術後,他仍然在家務農,後來別人幫他說了媒,娶了現在的老婆。那時,他在當地已小有名氣,有時沒事,他也會給別人表演一兩下自己的技術。記得第一次去老婆家時,老丈人不相信他有這些技術,就要當場試試他,他便表演了「剪刀功」。

由於當地找不到粗壯的鋼筋,有人便拿了把農村燒火煮飯用的火鉗來,先由眾人試驗,幾個人都不能將火鉗弄彎,更別說弄斷了。他便拿了一塊毛巾蓋在火鉗上,用中指和食指在火鉗上剪了一下,然後分別用左右手各三根手指捏住火鉗兩端,往兩邊一拉,只聽清脆的聲響後,火鉗斷為兩段。

事後,他才知這火鉗就是老丈人家的,但他也因此征服了妻子一家人,同意了他們的婚事。婚後,二人生有兩個女兒,二女兒在上學,大女兒已經成家,並有了小孩。

表演為生,開始帶徒弟了

隨著名氣的增加,開始不斷有人慕名前來觀看楊德貴表演。先是萬州地區的,慢慢的遠在成都、北京、上海、南京、蘇杭、港澳等地都有人前來,並派人專車接送他前去表演功法。緊接著,國外也有不少人知道了他的名氣,也因此,他先後到過韓國、朝鮮、泰國、日本等近10個國家去進行表演。

「我一年有多數時間在外地表演,我以此為生。」楊德貴說,表演多了,家裡農活也就廢了,他開始了以表演收取演出費為生。他說,一般在外表演,會收取三千元到五千元不等的費用,如果出國收費會更高一點。如果不收費,一家大小的生活將無以為繼,楊德貴說。現在靠收演出費,一家人生活還算富足。

楊德貴曾收一名韓國人當徒弟,每次來請教時,這名韓國人都帶著翻譯一起來,楊德貴在將功法傳授給他後,要求他自己回國苦練,等有成績了再來。

目前還有一名徒弟跟隨了他一年多,就是73歲的楊永富。退休前,他是一家中學的校長。按輩份算,楊永富要大楊德貴四輩,算是他的老輩子了。但在一年多以前,楊永富開始跟隨楊德貴學習「遁法」,「現在技術有限,只能在師傅的幫助下,從水盆裡摸出幾千元出來。」

同是重慶萬州人,對易經八卦頗有研究的姚厚均是楊德貴的朋友。楊德貴的普通話不好,文化水準較低,外出表演時,教書出身的姚厚均有時就充當楊德貴的交流翻譯,他與楊德貴從90年代初楊開始表演時就相識了。

知情人:遁術是道家低層功夫

近日,姚厚均接受《新紀元》記者的電話採訪,談了他對楊德貴遁術的看法。據姚厚均介紹,以他知道的情況,到現在為止,楊德貴的遁術表演還沒有失敗過。最危險的就屬央視七套《鄉村大世界》的那次表演了,最後還是頂過來了。

姚厚均說,一般情況,在大家都覺得他沒有用功能的時候,楊德貴實際上已經是在用功了。姚厚均說,楊在用功的時候,就會看到錢在眼前,只要能看到,那就一定能遁出錢來。90年初,楊德貴開始對外表演,因為是收費的,所以本地農民看的不多,看者多是本地的一些政界、教育界以及工商界的人士,這些人有正式工作,有穩定的收入。慢慢的,一個傳一個,或是朋友邀請,或是上面領導下來檢查,遁術表演就成了一個節目,慢慢傳開了。

對於楊德貴遁術的真實性,姚厚均表示不是看了他表演的人就都相信的,不相信的人骨子裡就不相信這些東西,會想這是在用魔術騙人。但姚厚均表示,要在身上藏幾萬塊錢,還要藏那些硬幣、佛像、酒瓶,肯定是藏不住的,況且還是光著膀子表演,之前還要搜身。如果說是視頻,那還可以事後作剪輯處理,但現場親自看楊表演的人,當場受到的震撼是巨大的。

姚厚均說,有朋友告訴他,有一回表演,摸出的東西從水裡冒出來,把蓋的紅布都頂起來了,頂起來之後,摸的人取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滑下去,把表演的盆都給砸壞了。

姚厚均認為,楊德貴的最大特點是功能很穩定。過去很多特異功能大師表演,常受到觀眾能量場的干擾,特別是一些天生能量很強的看客,表演者的功能就被抑制住了。專家組織考察時,這種情況最多,表演者表演不出來,自然就被權威否定。而楊德貴不同,他從高官到百姓,不挑不撿,只要付費,對誰都願意表演,一視同仁。楊即使受到別的能量的干擾,也可能只是摸出來的錢少一些而已,但他還是可以摸出錢來。目前,楊最少也能摸出幾千塊錢,最多能摸幾萬,還有摸過十萬的。

楊德貴究竟屬於哪門承傳,姚厚均說,楊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農民,家庭很貧寒,也沒有讀過什麼書,他跟人交流比較費力,但他也有典型的農民式智慧。有人說他是功夫高,文化素養低。對於這些批評,姚厚均說,楊談不上是修煉人中的那些個大德之士,他沒經過修煉,只是熟習世間低層小道的一些口訣、手訣、意念、符咒等。師傅教什麼,就念什麼,比如念這個遁法,念剪刀法,念定根法等。他的剪刀法表演過。所謂定根法,就是把人釘住不動,楊自己講釘過二次,但是姚厚均說沒親眼見到。

類此的遁術,在日本或西方國家也有出現,但他們都是以魔術師的身分進行表演,這也讓觀眾總是從虛幻的魔術觀點去看這些表演秀,很少有人會從時空轉移的角度去思考。這也是當前眼見為憑,一切講求邏輯推理、實證哲學的教育制度下所營造出來的科學觀點。事實上這類民間法術千百年來一直活躍在中國民間,它們的存在與否,並不會因為人能不能作出科學解釋而改變。◇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