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法國退休改革風波始末

?"
 2010年10月12日,法國各工會發動全國罷工、遊行,反對薩科奇政府退休改革計劃。圖為巴黎遊行終點、當年巴士底獄所在地巴士底廣場。(攝影/章樂)

法國政府推動的「退休改革立法計畫」遭到強大的阻力,反對的各方不惜舉行大規模的罷工與示威遊行,一度嚴重影響法國社會的正常運作。目前氣氛雖漸趨緩和,一些反對者聲稱要繼續抗爭,政府方面則稱全體法國人民將從中受益。

2010年10月27日16時40分,歷經7個月200多小時的辯論,法國參眾兩院聯合產生的「政府退休改革立法計劃」最終文本,在國民議會(下院)以336票對233票獲得通過。如無意外,憲法委員會近日將完成對計畫文本的認可,11月15日前經總統薩科奇簽署,明年1月1日將成為法律正式生效。

至此,全國沸沸揚揚的罷工氣氛漸趨平靜,10月29日下午,全國12個煉油廠中最後一個堅持罷工的煉油廠復工。雖然一些反對者聲稱要繼續抗爭,政府方面則稱全體法國人民將從中受益。

法國退休分攤金制度

法國1946年建立至今的退休金制度是一種分攤金制度。也就是說,政府用當前就業者繳納的一部分收入,支付當前退休者的退休金,代代遞推。今天法國有1,600萬退休者,占全國人口的1/4;退休金總額高達2,790億歐元,占國民總產值的14%。

有關退休(金)的法規相當繁雜,用政府退休改革計畫的主要報告員雅卡(Denis Jacquat)的話說,「有時連我們這些專家都很難搞清楚。」

可以用三個數字使非專家級人士明瞭此次法國退休改革風波。它們是:最低法定退休年齡、領取全額退休金最低年齡、領取全額退休金所需繳納分攤金最低年數。爭論的焦點特別集中在前兩個數字。下面的表格列出歐洲一些國家的情況。

改革原因及主要內容

1946年,七個就業者為一個退休者繳納分攤金;據退休金指導委員會(COR)稱,1960年這個比例降為4:1;今天是1.8:1;而2050年將是1.2:1。繳納人比例降低,經濟危機導致就業人數減少,加劇了退休金的短缺。COR估計今年將有320億歐元的赤字,2030年增至700億,2050年將高達1,020億。因此,填補退休金短缺的改革勢在必行,方法也就成為各方爭論的焦點。

雅卡議員今年8月向本刊記者介紹說:「一方面,人均壽命上升,每年提高三個月;另一方面,法國人希望延續現有退休金體系,但既不想付更多分攤金,也不想少拿退休金,所以只好在退休年齡上做文章。」

9月7日,政府根據COR財政方面的建議向國民議會提交退休改革立法計畫,核心內容是,法國最低退休年齡提高到62 歲;領取全額退休金最低年齡提高到67 歲;領取全額退休金所需分攤金繳納年數提高到41.5。COR由專家、社會工作者、各黨派議員、和政府代表組成。

各方主要分歧

政府的計畫遭到工會和各左派政黨的反對,稱計畫不公。

最大反對黨社會黨國會議員布洛甚(Patrick Bloche)接受本刊採訪時說:「社會黨人認為,退休年齡是不能動的,否則等於是懲罰那些很早就開始工作和工作條件艱苦的人。」「這個法案的主要缺陷是……不願增加高收入階層的稅收,也就是說政府沒去應該找錢的地方找錢,那些資本資金、養老金、閒置的錢。」這一觀點有明顯的意識形態色彩,是這場退休改革風波中利益之爭、政黨之爭外的第三層面。

薩科奇政府則堅稱,人的壽命延長了,多工作一點兒很自然,何況法國退休年齡是各民主大國中最低的,並一再強調,改革方案的重點就是退休年齡,這一點是不可談判的。

同時在歐盟任職的雅卡說,其他國家根本不談工作條件艱苦不艱苦,只有法國談。他表示,其他國家在勞動保健方面有很多條款,法國可以向這方面發展,並藉助醫學標準,而不是所有人一概而論。

以上面文章表格所列兩個年齡而言,改革前的法國有些「落伍」;若以第三組數字而論則略顯「嚴厲」。

對於左派「向富人要錢的觀點」,雅卡在最後投票揭曉後表示:「這個問題屬於政客政治,分攤分額實際上是對所有人,無論貧富,所有人都按他收入的比例繳納。」「 如果向企業徵太多的稅,惹得他們到別處投資,那我們有什麼好處?就業減少,之後就是分攤金的減少、分攤金式的退休金體制消失。」

雙方在街頭、油庫角力

薩科奇政府利用兩院多數強力推動這項「5年總統任期最重要的改革」,反對黨和工會又不甘就範,唯有罷工,走上街頭。由此引出罷工人數統計大戰、中學生上街、打砸燒暴力、封鎖油庫、全國汽車缺油等一系列雙方角力的焦點。

今年3月23日到9月7日政府向議會提交立法計畫前,工會共組織了5次全國性罷工遊行;9月7日到10月27日議會最後一次投票前50天又組織6次;10月28日1次。規模大的時候涉及全國近300個城市。但工會和各左派反對黨公布的遊行人數字和警方的統計相差3到9倍不等,前者用遊行人數向政府施壓,政府則以此說明罷工者並不那麼受民眾支持。此間稱之為「數字大戰」。後來不少媒體和一家專業公司獨立進行多次統計,得出十分接近警方的數字,甚至更低。

10月12日,前社會黨總統競選人羅雅爾在電視上說:「……我要求他們(中學生)走上街頭,但要以和平方式。」 雖然她次日改口,但一度有上百中學生因趁遊行施暴而被捕。總理菲永(Francois Fillon)公開表示,極左派和部分社會黨人將中學生工具化、把15歲的青年人推到街上的做法是「不負責任」的。

隨著各地遊行規模擴大,燒車、砸店舖、打人等暴力事件時有發生。10月21日,總統薩科奇在訪問外省時表示,遊行者有表達的權利,但應在和平非暴力的條件下。他強調,暴力打砸者「不會笑到最後」,他們將被搜捕、懲罰。罷工者則聲明,打砸者不屬於遊行隊伍,並加強了糾察。

工會為迫使政府讓步,還封鎖了全國所有12家煉油廠,以阻止燃油的運出,一度造成全國約1/4加油站數日無油可加。政府一方面聲明國家戰略儲備可支90天,以安撫民心;一方面從法國的鄰國運油舒緩。

隨著工作、生意受損的民眾抱怨不斷增加,17、18日,總理、內政部長、政府發言人在電視上表示,民眾有罷工的權利,但阻礙他人工作和阻礙從煉油廠運出汽油則是非法的;法國將不會出現汽油短缺,因為政府將採取必要行動,不讓國家經濟由此被卡。

10月22日,警方在巴黎以東的77省 Seine-et-Marne 的Grandpuits煉油廠採取行動,強行驅散工會罷工者,以便被徵召復工的工人能夠運油。省長Jean-Michel Drevet親自到場簽署命令。疏通過程相當激烈,三位罷工者在衝突中受傷,有人被用擔架抬走。根據法國法律,違反徵召令者可面臨6個月監禁加1萬歐元的罰款。

與此同時,薩科奇政府全速推進兩院議程,以期打消反對者的希望。雙方角力白熱化。

罷工給國民經濟造成每天2至4億歐元的損失;民眾出行不便;有些街區垃圾成山,散發惡臭,甚至自燃。由此招致不少非議。法國中小企業聯合總會(CGPME)負責人表示,他不明白為什麼退休改革的反對者在表達自己訴求時,要把其他人綁為人質。

國民議會社會事務委員會成員布瓦耶女士接受本刊專訪時說,罷工已經成為法國的一個品牌了;共和國不是在街上治理的,法國也不是通過遊行來治理的;阻止他人工作是對民主的不尊重。

雅卡也說:「我在歐盟委員會任職……他們都瞪大眼睛看著我們說,『為什麼你們老是罷工,老是示威,你們的國家不錯嘛!』……人家一般都還挺喜歡我們國家的,我們應該注意不要讓別人太失望了,就像橡皮筋,伸太長了,早晚要斷的。」

硝煙尚未散盡?

10月26、27日參眾兩院對兩院聯合文本「莊嚴投票」後,左派各黨和工會表示要向憲法委員會上訴,繼續罷工反對。

執政黨發言人Dominique Paille 29日表示,真正的民主不會害怕憲法委員會,他堅信憲法委員會將認可兩院批准的文本。

退休改革計劃的中心人物、勞動部長沃赫特在27日投票後接受本刊專訪時強調,今次的退休改革雖然「並不是太受民意歡迎」,但對於挽救我們的退休體制是必要的,全體法國人都將從這一改革中受益,都將感謝投贊成票的人。

萬聖節後下週四,工會將舉行今年以來反對退休改革的第13次全國性罷工遊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