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兩黨凝共識 對中政策或趨硬

?"
美國共和黨一如事前民調顯示,在11月2日的美國中期選舉中大幅勝出。(Getty Images)

美國共和黨一如事前民調顯示,在11月2日的美國中期選舉中大幅勝出,從奧巴馬總統所屬的民主黨手中奪回了對聯邦眾議院的控制權。事後,兩黨都矢言要共同合作推動經濟發展。外界分析,當總統、民主黨、共和黨之間的三角權利能平衡處理時,將會給美國的社會經濟帶來繁榮。同時,此次國會權力格局的大改變也將影響對中政策。

文 ◎ 李佳

「身為總統,我為此負責。」「如果現在失業率僅5%,而不是9.6%,人們對我的政策將更有信心。」「人們以結果來評斷我擔任總統的表現。」在民主黨創下自1948年以來最差的紀錄——六十席眾議員落選,並丟失眾議院控制權後,美國總統奧巴馬11月3日在白宮舉行記者會上作出以上發言。他還表示,每次選舉都在提醒美國,「在我們的民主中,權力並不是在我們這些被選舉出來的人身上,而是在這些給我們服務機會的人民手中。」


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挫敗。奧巴馬表示負責,但否認政策錯誤。(Getty Images)

據美東時間3日的計票結果顯示,共和黨贏得眾議院239個席位,民主黨獲185席;在參議院,民主黨取得控制權,獲得52席,共和黨獲46席。在參議院方面,共和黨也從民主黨手中贏得了北達科他、阿肯色及印第安納三席參議員。共和黨還自民主黨手中奪走密西根及賓夕法利亞等11個州州長的寶座。

美兩黨矢言改善經濟


11月3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在面對中期選舉大失敗後,坦承對經濟恢復不夠快負有責任,並承諾要同共和黨人尋求共同點。同一天,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哈里.里德(Harry Reid)也表示,希望共和黨與民主黨攜手改善經濟。

奧巴馬3日凌晨給約翰.博納(John Boehner)(下任眾議院議長)打電話,對共和黨勝選表示祝賀,並保證努力找到共同立場,以便為美國人民把事情做好。他說:「我告訴博納及麥康乃爾(共和黨參議院領袖),我期待與他們共同努力。」

外界分析認為在大選後,兩黨立即矢言合作振興經濟也體現出了美國的民主團結精神。奧巴馬在自己的選舉中曾說:「無論老少貧富,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我們從來不是『紅州』和『藍州』的對立陣營,我們是美利堅合眾國這個整體,永遠都是。」


奧巴馬表示,「我們從來不是『紅州』和『藍州』的對立陣營,我們是美利堅合眾國這個整體,永遠都是。」(Getty Images)

根據媒體的報導,對於準備尋求在2012年連任的奧巴馬來說,中期選舉的結果使他在做出有關美國利益決策時,必須平衡跟共和黨的關係。同一天,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哈里.里德也表示,希望共和黨應民眾要求,同民主黨合作,致力於改善經濟。

他說:「民眾要求我們能組成一個好的政府,對我們做的每件事進行權衡,向著一個更美好的明天前進,那就是讓經濟改善。」

他說,相信當塵埃落定之時,共和黨不會再阻止一切,而是要共同合作。


迪安.泰勒(Deanne Taylor)是一位來自新澤西州的生物學家,他們認為儘管兩黨的政治辯論十分激烈,但大多數的美國民眾還是冷靜的 ,目前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把大家聯合起來共同完成那些需要完成的事情。


瑞奇.迪盧卡(Rich DeLuca)民主黨人(右)和維斯.淘斯(Wes Toth)共和黨人(左)是來自賓夕法尼亞州洛克黑文大學 (Lock Haven University)學生,他們表示希望選舉期間的「恢復理智大集會」(Rally to Restore Sanity)能夠把兩黨聯合起來, 把美國人民聯合起來,讓國家好起來。(新紀元)

三權制衡有利美國經濟繁榮

《中國事務》雜誌主編,現居美國的政經評論員伍凡表示,奧巴馬很可能會走克林頓道路。1994年,克林頓第一任上台後的中期選舉和目前的情況一樣,共和黨掌握了眾議院。克林頓採取了三角手段,總統、共和黨、民主黨三權擺平,相互採納兩黨的措施將經濟往前發展,維持了8年美國經濟增長繁榮,連任第二任總統。

但伍凡也談到,目前國際情況和那時還不一樣,當時冷戰剛剛結束,有大批的資金可以抽出來,不用投入國防,而現在美國沒有錢。「更需要政治上權利互相制衡來治理國家,加上美國強烈的創新意識會陸續有相應的人才出來,美國目前只是一個過渡困難時期。通過這次改選可以起到矯枉取直的作用,走回美國應該走的路。」

伍凡提到最近的一項資料統計,在美國兩黨分治時,就業率升高,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升高,當一黨統治兩院時,就業率就下降,GDP下降,政黨輪替是一種方式,政黨權利平衡來管理好這個國家也是一種方式。

新唐人時事評論員李天笑博士也表示,三角權力制衡是有道理的。這次選舉之所以共和黨能從民主黨手中奪得眾議院的控制權,奧巴馬過多地把他自己的理念——健保改革放在首位了, 把經濟的發展和就業率放到次要位子,這個根本的錯誤導致了民主黨失去了民心。

共和黨上去後,至少在一院保持了多數席位,共和黨的政策對就業的基礎會產生良性作用,比如延續布什政府的減稅、低稅政策,即減少財政赤字以及對醫保方案作出一些修正,兩院共同對傾銷、匯率等不公平問題進行一些措施改進,都會對美國經濟產生良性作用。

選舉前的多項民調顯示,接近八成的美國選民希望國會兩黨能夠相互妥協,超越意識形態,為經濟復甦做一些實事。

行動經濟學公司的首席經濟師恩格倫德認為,兩黨可以達成妥協的領域很多,國會的跛鴨任期並不等於無所作為。

兩黨人士都預料前途艱難

目前美國的財政赤字超過了建國二百年來歷屆美國政府財政赤字的總和。僅僅是今年奧巴馬政府的開支和債務,就將占到GDP的44%。據專家預測,今後10年,美國的財政赤字,將會占到GDP的87%。美國三億人口,每人要平攤27萬美元的國家債務,很多人擔心這種龐大赤字的沉重負擔,將會壓垮美國經濟。

美國中期選舉一般被稱為執政黨的期中考試。根據媒體在投票所外對選民所做的民調顯示,經濟、就業、預算赤字、貿易赤字及國債等相關議題是選民最關注的,73%選民不滿國會的表現,54%不滿奧巴馬的表現。

由於對今年年初通過的全民醫療保險改革法案的不滿,共和黨選民的投票熱情遠高於民主黨人士,再加上新興的反現有體制的茶黨,使得執政及控制參眾兩院的民主黨處在先天的不利地位。

在任總統的執政黨通常會在中期選舉中丟失席位,在當前艱難的經濟形勢下,很多民主黨人事先就料到會損失席位。在佛羅里達競爭參議員席位的三人角逐中獲勝的共和黨人盧比奧警告本黨人士,不要過於自信。

他說:「如果我們認為今天的結果是選民擁戴共和黨的體現,那我們就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選舉結果只是第二個機會,讓共和黨人有機會來實現他們不久前做出的承諾。」他說,美國選擇了錯誤的方向,兩黨都有責任。

共和黨料將「揮刀」向醫改

雖然奧巴馬表示將最大限度地在振興經濟上與共和黨合作,但是兩黨在一些政策上依然存在相當的差異。

根據《世界日報》的報導,共和黨領袖3日承諾,他們要利用在國會獲得的新權力,削減政府的開支,縮減政府的規模,創造就業機會,尤其是要改變奧巴馬和民主黨人推行的全面健保改革計畫。

即將出任眾院議長的約翰.博納表示:「顯然,美國人民想要一個規模較小、成本較小、更負責的政府,我們的誓詞是聽取美國人民(的意見)。」

新一屆國會明年1月1日啟動時,分裂的國會更可能導致立法過程陷入僵局。參院民主黨人可以封殺眾院共和黨人通過的法案,而且奧巴馬還對國會通過的法案擁有最後的否決權。

美國政經評論員伍凡表示,美國國內最大的問題就經濟、失業、產品出口、法拍屋金融困難,國外就是阿富汗戰爭,明年基本全部撤軍,這些將成為美國中期改選後,奧巴馬要和共和黨要協商的問題。而這些問題也不是共和黨上來後能馬上解決的。但能改變一些政策,比如健保改革、政府削減開支等。

國外也有幾個問題將影響到美國的政策,共和黨不願意明年7月1日在阿富汗撤軍,他們主張延遲,一向認為恐怖主義是對美國最大的威脅的共和黨傾向加強美國軍力,很可能將認為應該削減的經費移到國防上,來保護美國及他的盟國。伍凡指出,這一點就牽扯中美關係,因為美國認為在軍事力量上,目前最大挑戰的是中國,而不是俄國,共和黨會加強對中共的軍事對抗。

專家:南海問題將浮出水面


眾議院軍事委員會負責審議國家安全政策、國防開支以及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事等。根據美國之音的報導,這個頗富有實權的委員會每年都要審議「國防授權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並且負責5,500億美元國防支出的總體規劃。

11月4日,在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有關南中國海問題的研討會上,亞洲項目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說:「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在中國和南中國海等問題上,將有著巨大的影響;因為國防開支始自國會,新一屆國會立即就要應對一些最基本的問題,比如我們的國防開支到底應當是多少,具體應當花在哪些項目上,各個軍種之間如何平衡等。」

來自加利福尼亞州第25選區的共和黨議員麥克恩一貫倡導要加強導彈防禦項目的建設,並且認為國防政策應當確保美國在全球防衛領域的領先地位。麥克恩議員日前還列舉了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在新一屆國會的工作重點。

在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任教的東南亞和軍事問題專家馬文.奧特(Marvin Ott)教授說:「到目前為止,像南中國海這些問題,還沒有在國會引起特別多的關注,但是我認為,形勢很快將有所轉變,類似的問題將成為聽證會的主題。」

共和黨對人民幣匯率問題會更軟弱?

中共讓人民幣貶值的一貫做法,經濟學家估計高達20~40%,遭到美國和許多全球貿易夥伴冷落。這項做法讓中國貨品在國外較便宜,同時壓低了本國人民工資,也讓從美國等地區進口的貨品較為昂貴,以確保這些貨品在中國無法取得較大市場。

這個做法也是造成美國對中國貿易赤字巨大的原因,不公平的貿易條件使美國損失了350萬個工作機會。對於無力重振美國經濟而深感挫折的華盛頓政治人物,這是個容易攻擊的目標。

談到改選後人民幣匯率問題對中政策影響,伍凡表示,共和黨會很矛盾,共和黨都是有錢人,財團及資本家,想要到世界去做生意賺錢。在小布希時代,他派財政部長、高級官員跟中共用外交手段談判經濟問題,並沒有採取像民主黨通過眾院立法的手段,共和黨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有可能更加軟弱。

共和黨的方向是要賺錢,但也要用軍事力量控制防備中共。這和民主黨完全不一樣:在軍事力量上削弱一些,在經濟上給中共施加壓力。但目前還看不出來哪個更有效果。

不過伍凡指出,因為金融危機畢竟是在共和黨時代造成的,是那些大財團、有錢人造成的,如果共和黨還要用同樣辦法會不會造成新一輪的危機,很難講。他估計,期中選舉後,民主黨要立法來處理人民幣匯率的事會放緩。

對於美國的經濟問題,伍凡認為共和黨的責任更大,工人失業的原因,相當大的生產線,相當大服務行業都被資本財團外包分出去了,服務業移到印度,硬體生產到了中國,如果不將這些收回來,不可能增加國內的生產力和就業率。

從尼克森時代開始,大布希、小布希等共和黨人和中共就有著長期打交道的經驗。伍凡感覺,「共和黨的角色比民主黨的角色在過去幾十年和中共的交往中更高招,能夠應付中共。」「共和黨在處理和中共的關係時,一方面要壓制它,要賺錢時,又和中共拉手和好。」

伍凡說:「中共對美國這次的選舉會非常關注。中共也會觀察共和黨此次選舉出線的新議員,哪些是他們的朋友,會拉攏,以及他們的父輩、祖輩這些關係都聯繫起來進行統戰。」

共和黨主持國會 與中共交鋒或更多

新唐人時事評論員李天笑博士從國會結構談到兩黨的政治輪換的變化。他引用1979至2006年參眾兩院涉及中共政府提案的統計歸類,兩黨在經貿議題上基本保持同等的關注度,但共和黨在國家安全、人權以及台灣議題上的介入明顯超過民主黨。共和黨議員提出的關於國家安全、人權和台灣議題的提案數量分別是民主黨議員的約1.3倍、1.4倍以及2倍。

從國會人員變化方面,李天笑談到,如共和黨主持國會,會和中共交鋒更多。佛羅里達州DI 18選舉的眾議員,古巴裔伊琳娜(Iieana Ros-lehtinen)是共和黨中對中共的強硬派人物,曾經多次對法輪功、西藏等人權問題提出批評。

這次伊琳娜以71%高票連任,她的當選很可能會從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要成員成為主席,主掌外交事務委員會議案的審議大權。這種變化會使主導外交方面對中共議題的制裁、提案及辯論更多。2010年3月她提出的支持法輪功605號決議案: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幾乎是全票通過。

有意思的是,佛羅里達州新任共和黨古巴裔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曾在伊琳娜辦公室工作。盧比奧是共和黨內新星,年輕且口才好,具有問鼎白宮的潛資。伊琳娜與盧比奧兩人對共產政權的強硬態度將是新一屆參眾兩院的看點。

奧巴馬對中共外交政策的轉變

李天笑從奧巴馬的行政當局來分析,共和黨掌控國會眾院多數席位,奧巴馬在國內的題案會很困難,施展不開。作為美國執掌外交大權的人,其在外交和軍事領域制約中共的強硬政策反而容易獲得共和黨國會的支持。外交政策也是奧巴馬突顯後半年他在外交事務成績上很重要的組成部分。

期中選舉後,奧巴馬將到亞洲四國進行訪問,其中避開了中國。日本和韓國是美國在亞洲的主要聯盟,可抑制中共軍事擴張;印度則是同盟關係,而印度尼西亞是美國南亞防線的援助對象。美國正式加入東亞峰會、重新評價其在亞洲的軍力佈署、中美太空合作的告吹,以及美國務卿夏威夷演講(10月28日)等等,都在驗證這種趨勢。

李天笑強調,奧巴馬剛上台時對中共的認識並不是很清楚,通過幾次經歷:在氣候高峰會議被中共玩耍,到中國訪問被中共派遣的共青團幹部圍繞和普通民眾隔離,以及在人民幣匯率上屢試不爽後,使得奧巴馬逐漸走向強硬,包括後來要參與南海事務,都表現了奧巴馬政府對中共外交政策上的一個轉變。

在李天笑看來,期中選舉的結果對中共是不利的,因為奧巴馬對中共的強硬外交政策認可能會在共和黨占多數,在國會支持他的呼聲可能會更大。

在這次APEC會議上奧巴馬會和胡錦濤見面,胡錦濤也會訪美。李天笑表示,但基本上,中美之間獨裁專制與民主自由、政治制度的對立、價值觀的對立等根本差異不消除的話,不管美國選舉會有什麼樣的變化,中共會會採取什麼樣的應對,最終雙方之間的衝突還是不可避免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