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沒有硝煙的搶糧大戰

?"
受各類自然災害影響,作物歉收甚至絕收,今年中國云南等地不少農田作物歉收或絕收。(AFP)

糧價漲,百價漲。今年秋季,晚稻尚未收割,搶糧大戰就已上演,外資糧企「有多少要多少」,國際糧價在暴漲,殊不知中國糧庫空空如也。為解決糧荒,當局大量進口具安全爭議的基因改造食品。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糧食消費國,中國若糧食短缺意味著什麼?

今年以來,中國物價上漲,一串串頗有創意與漲價相關的新詞彙「豆你玩」、「蒜你狠」、「薑你軍」,「糖高宗」、「油不得」、「蘋什麼」牽動千家萬戶。國家統計的通脹指數也在上漲,民眾錢包持續縮水,生活水準下降,而中國央行還警告,物價上漲壓力依然存在。

俗話說,糧價漲,百價漲。今年秋季,晚稻尚未收割,搶糧大戰就已上演,實力雄厚的外資糧企「有多少要多少」,令中方糧企和空空如也的糧庫主管深感擔憂。長期以來,當局壓低糧價,有專家直言,如果中國農民知道國際糧價在暴漲,糧價上漲局面有可能失控。莫非中國低糧價時代結束了?

為解決糧荒,近年來,中國進口大量基因改造食品,大豆作為最早引進的基因改造食物,已逐步占據了中國的大豆加工市場,「逛超市滿眼都是基因改造豆油」,導致國產大豆加工企業97%處於停產半停產狀態。而大力發展的基因改造種植,卻受制於國外生物技術,使中國的糧食競爭處於劣勢。中國食品如何能不漲價?


為解決糧荒,中國進口大量基因改造食品,逛超市滿眼都是基因改造豆油。(AFP)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糧食消費國,中國若糧食短缺意味著什麼?「牽一髮則動全身」,一位美國華人曾告訴《新紀元》,他與美國芝加哥糧食期貨市場的一位經紀人私人聚會,之後想去期貨市場看看,這位經紀人連忙說,千萬不要去,甚至都不能一起走出這個餐館,如果讓期貨市場的商人看見華人,糧價市場必會產生大波動,擔當不起。

外企加入「搶糧大戰」

金秋十月,中國南部的產糧大省江西省出現瘋狂的一幕——稻米尚未收割,一場空前的收糧大戰卻已上演。外資糧食企業、國有糧食企業以及民營糧食企業都參與到「搶糧」的大軍當中。

「外地好多人到這兒來收購,他們出高價,(國家)糧管所出96元,他就出98塊、99塊,叫我幫他收購,他說有多少要多少。」江西省撫州市東館鎮的農民游春榮10月27日感慨的對《國際線上》說。

以往很少見的外資糧食加工企業,例如,不計收購成本的國際糧食巨頭益海嘉里已經在江西建設了一個日加工大米600噸的大米加工廠,未來要達到日加工1,200噸大米的能力,其主要的收購目標就是當地種植的稻米。

糧庫空空如也 糧價整體走高

而在中國產糧重地的東北,牡丹江市農委專家10月22日預測,糧價將呈現整體走高態勢,大豆、玉米、水稻三大作物價格平均每公斤比去年高出0.2~0.4元,一改往年新糧上市價格走低的態勢。目前新大豆已陸續上市,受進口大豆走高的影響,價格也明顯高於去年。

中儲糧樺川糧庫工作人員告訴《華夏時報》,10月17日收糧告示貼出後一直沒人送糧,偌大的糧倉內空空如也。「樺川庫能存十幾萬噸的糧,但現在幾乎都沒有了。」中儲糧樺川庫副主任韓偉說。新糧上市的價格已把去年的國儲收購價遠遠拋在了後面。

中國第一大糧倉黑龍江省,水稻價格已衝向1.40元大關,「都快趕上去年大米價格了」。而該省占全國產量一半的大豆,價格不到一個月每斤漲近0.20元,漲幅超過已經瘋漲一輪的水稻。

水稻、玉米、大豆等大宗農產品,無一例外,經紀人「有多少要多少」,而糧農「捂糧惜售」,付士米業相關負責人不無擔心地說:「糧價恐怕要漲到天花板上去了。」中國農業銀行總行高級專員何志成更直言,如果中國農民知道國際糧價在暴漲,糧價上漲局面有可能失控。

糧價上漲 引爆通脹

「今年下半年開始的通脹預期上升,直接因素是糧價上漲,而糧價上漲背後因素複雜,進入四季度,炒作成分可能會進一步加劇」,何志成警告「糧價上漲局面有可能失控」。實際上,10月19日,央行決定加息,就是在警告通脹預期。

「我國糧價多年來一直低於國際價格,被長期壓制,已經積累了巨大市場上漲能量,借助國內外流動性過剩之勢,未來一段時間糧價上漲的持續性甚至是報復性上漲幾乎是肯定的。」何志成認為,但更讓他擔憂的是,由此可能引發通脹預期失控,帶動更多商品輪番上漲。

糧價和通脹什麼關係?據報導,1985年、1988至89年和1993至95年三次較為嚴重的通貨膨脹,都是由於上年或當年糧價大幅度上漲引起的。不僅如此,伴隨這三次較為嚴重的通貨膨脹,貨幣供應量也都在上年或當年出現了大幅度的增長。

今年,恰恰也是這兩種情況同時出現。近期,房價、油價、肉價、油價、糧價、菜價、蛋價、棉花價輪番飆漲。而中國央行還說,短期內物價上漲壓力依然存在。近日有專家表示,央行為了刺激經濟,近年來超發了43萬億人民幣。因此,濫發鈔票被認為是通脹主因。

糧價波動 全球恐慌

受到中國強勁需求的影響,10月28日,芝加哥市場的大豆價格已達14個月以來的最高水準。馬來西亞衍生品交易所的棕櫚油價格突破了此前的27個月峰值。泰國稻米價格正在逼近六個月高點,《華爾街日報》報導。

受各類自然災害影響,今年多國出現糧食歉收甚至絕收。中國由於西南乾旱、南北方洪災,夏糧7年來首次減產;炎熱和乾旱天氣造成德國、英國、波蘭、匈牙利和法國北部的小麥產量降低;巴基斯坦西北部地區遭遇80年不遇的洪災襲擊,造成嚴重食品危機。

世界糧食市場此前已發生過巨大動盪。今年8月底,歐洲最大產糧大國俄羅斯因小麥減產,發布出口禁令。國際市場做出劇烈反應。糧農組織9月份發布報告,國際小麥價格飆升60~80%,玉米價格上漲約40%,出現40年來最凌厲漲勢。

10月8日,世界糧食最大出口國的美國農業部發布玉米產量預測報告,預計美國今年總的玉米產量將減產4%。全世界大驚,因美國玉米出口占全球貿易量的70~80%。當日國際玉米價格狂漲6%,三天後,又飆升了8.5%,創造紀錄,近37年來全球玉米價格增長最快的一天。


預計今年美國玉米產量將減少4%。(法新社)

糧食短缺怎麼辦?

什麼都可以缺少,但糧食不可少。今年的全球糧食價格狂漲,使一些嚴重依賴全球進口糧食的國家都暗下決定:糧食還得自己來生產,否則太受制於人。

比起發達國家,中國食品占國民平均收入的比重非常高,高達60~70%,糧價稍微上漲,對老百姓的影響都非常大,所以中國政府一直在壓低糧價,並對農民隱瞞,糧價「被」長期低於國際價格,用於穩定社會。

而中國的人口又增長迅速,近年來,在GDP的大棒揮舞下,地方政府強拆民居,逼農民「上樓」,擴大城市化,耕地面積日漸萎縮,糧食問題更加嚴重。怎麼辦,政府開始引用基因改造技術,不管國內外如何爭議。

力挺基因改造的專家認為,近百年世界人口暴漲土地短缺,為何沒發生全球性的大饑荒?最重要的是生物技術的發明,增加了農作物產量,某種程度上還避免了蟲害,甚至加強了特定營養成分,可是,傳統食物被悄然改變。不過基因改造食品引發的國際上的巨大爭議,至今沒有定論,但在中國也已氾濫。

「基因改造油」充滿中國市場

「你看看,這些標著『基因改造』成分的豆油,還都提價了。」10月28日,在青島寧夏路一家大型超市的食用油專區,正在買油的市民陸女士說,因為花生油價格貴,本想買一桶調和油,結果發現專櫃上幾乎所有的調和油和大豆油都包含基因改造成分。

大潤發超市一個品牌大豆油的銷售商說,現在的大豆油全是由基因改造的大豆榨出的,據她了解,市面上已經沒有非基因改造的豆油了。青島港區內的渤海油脂有限公司經理李先生說,進口大豆出油率達到20%,超過國產的4個百分點。

「因此說中國70%的油脂企業靠外資控制一點也不誇張。」李經理說,青島港的糧食在大連交易所,每年的糧食進口在以25~28%的速度增長,其中進口糧食的95%以上都是大豆,今年上半年已經進口大豆287萬噸,而去年一年才只有387萬噸。

大豆生產萎縮 定價權喪失

中國大豆產量不足市場需求量的五分之一。儘管連續多年大豆豐收,進口原材料上漲就成了國產豆油的最終「定價推手」。今年前9個月,中國通過海關的大豆進口量為4,016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4.1%,《中華工商時報》29日報導,因受國外基因改造大豆進口衝擊的不利影響,近年來,黑龍江省大豆加工企業發展舉步維艱,全年有97%的企業處於停產、半停產狀態。

10月20日,為平抑食用油價格的大幅上漲,中國國家糧油交易中心拋售30萬噸國家臨時存儲食用油,似乎並不能完全抵抗住此次「漲價潮」。

對於明顯地「反常」漲價,業內人士認為,表面看來,是因為進口大豆價格上漲、游資對通脹預期的炒作和10月10日的美盤暴漲,但問題的實質還是老話題:國產大豆「定價權」的喪失。不過這些似乎並未引起當局的重視。

基因改造食品侵入中國

2009年11月27日,中國農業部批准了兩種基因改造水稻、一種基因改造玉米投入商業化種植的安全證書。大米和玉米是中國人的主要糧食,從而中國成為全世界首個批准主糧基因改造種植的國家。此舉引起民間的強烈反彈。

今年4月,130多名學者聯名上書全國人大,要求農業部收回安全證書。兩會期間,也曾有50多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案,反對基因改造商業化種植。之後,民間的反對聲音更是此起彼伏。

中國「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也承認,對於基因改造作物之所以存在安全性顧慮,主要是有些基因改造作物特別是抗蟲的基因改造品種,含有一種物質叫做BT毒蛋白。由於蟲子吃了BT毒蛋白可以被毒死,因此長期攝入該物質對人是否有害很難說。也有人認為,中國政府匆忙批准基因改造食物是在拿十幾億人當小白鼠做試驗。


2009年年底,中國農業部給基因改造水稻和玉米頒發安全證書。有人認為,中國政府匆忙批准基因改造食物是在拿十幾億人當小白鼠做試驗。(AFP)

糧食戰略 中國將處於劣勢

普遍認為,種植的最直接的後果:一是基因改造產品都是絕育產品,不像傳統農作物,可以用打下的糧食作為來年的種子,而只能每年購買新種子。二是基因改造食品對農藥化肥具有特殊要求,只能使用基因改造種子公司指定的農藥化肥。在國際「糧食戰爭」的背景下,中國將處於劣勢。

據悉,中國在研發的8個基因改造水稻品系共涉及至少28項國外專利技術。換言之,中國的基因改造農作物並沒有一種擁有獨立的自主知識產權。而世界上主要農作物基因改造種子的專利權,幾乎全部屬於孟山都、拜耳、杜邦三家跨國大公司,購買就要支付昂貴的專利費。

更嚴重的是,在最終的食物生存權上,中國以後可能將完全受制於西方基因改造跨國公司。民以食為天,國以糧為本,中國的未來還不令人擔憂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