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逃離北上廣,逃不過惡性通膨海嘯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最近中國通貨膨漲的問題如火燎原。北京上海廣州本來是想要闖一闖的年輕人心中首選,但如今「逃離北上廣」已成為一句口號,昂貴的生活費迫使人們轉往二線與三線城市謀生。中國的通膨問題有多嚴重?上海布匹市場最近上午一個報價下午一個報價,等你想下單,又是另一個報價。中共官方公布中國10月消費者物價指數上揚4.4%,好像不怎麼嚴重。但中共的數字可信嗎?

看看湧向香港購買民生物資的中國民眾吧!一個人扛不了幾件隨身行李,來回一趟的旅費平攤在單價不高的民生物資上,精於計算的中國民眾竟然覺得划算!由此可知,中共公布的通膨數字完全昧於事實。近期香港匯率對美元升值幅度低於人民幣,這個兌換差額加上中國本地高於三成的通膨問題,才能構成湧向香港的民生用品採購潮。而湧向香港的採購潮將給香港帶來什麼結果?通膨的現象也將在香港發生。

香港的人均GDP是中國人均GDP的十倍,然而香港的民生物資價格卻低於中國。為什麼?因為貨幣能夠換得的物資在中國變得不對等,中共的貨幣發行量從2008年底的47兆人民幣,二年間遽升到67兆人民幣,這種濫印鈔票的惡果就是通貨膨漲。香港近三十年來一直以聯繫匯率盯緊美元,是一個美元本位的貨幣發行制度。香港的發鈔銀行必須提撥等值的美元外匯儲備基金,才可發行港幣。香港沒有中央銀行,香港透過這樣的貨幣發行制度把美元當成自己的貨幣。但自從中國銀行也可以發行港幣,以及人民幣在香港市場與港幣平行流通之後,港幣的發行已經失去美元儲備的保證。因為中共濫印鈔票,既無黃金儲備也無美元儲備,所以港幣的可靠度被稀釋了!

如今香港民眾迷信於人民幣看升的短期趨勢,爭相將港幣資產換為人民幣資產,最後會不會成為人民幣惡性通膨的額外受害者?香港民眾能不警戒?

歷史總是在重演,中共想要從市場上收回浮濫的人民幣,除了升息刺激儲蓄,或者巧立名目徵稅,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在股市裡圈殺大量人民幣。要讓中國股市暴漲可能比較費力,但暴跌卻很容易。過去夜半雞啼的各種政策一公布,例如印花稅的突然課徵,就能使中國股市產生震盪。如果這樣還是效果不彰,中共只需放出恫嚇性的言論,貌似亞太周邊有事,那中國股市必會應聲暴跌。

觀察上證指數的五年線圖就可以發現,當股指從長期的一千多點水位拉高到六千點再降回一千多點時,那個金字塔型的區塊足以圈殺以十兆人民幣為單位的貨幣量。這件事在2008年發生過,現在又要重演一次。2008年有許多股票族因此跳樓自殺,如今民眾可還記得教訓?最近海嘯與火山爆發頻傳,當人們看到海嘯或火山遠遠襲來無一不是立即轉身狂奔逃命,但二腿怎麼跑得過時速超過200公里的火山灰或800公里的海嘯?

惡性通膨的時速有多快?等每個人都看清楚了,一樣是來不及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