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現代醫案 │ 砭法對舊傷的驚人療效

對於從事脊椎矯治工作的人來說,脊椎的陳年舊傷是最頭痛的問題,就像一部鏽蝕的老機器,那螺絲釘已經生鏽了、咬死了,無法使用工具轉動拆卸。脊椎損傷多年甚至數十年的情況與那鏽蝕的老機器一樣,異位的椎骨粘黏硬化,固著不動,造成經絡嚴重阻塞,使患者感到劇痛,甚至痛不欲生;嚴重的甚至肢體麻痺不仁,用針扎也不知道疼痛。

這麼嚴重的情形,到醫院去看骨科醫生,醫生都認為除了開刀,別無他法。甚至只能置換人工關節或椎骨。如果只使用內科中醫中藥治療,因為療程太長,短時間內幾乎看不到任何效果,病人只能在絕望中苦苦煎熬。最終回到醫院裡去手術治療,很多人因此減輕了疼痛,改善了生活的品質;一部分人在開刀後,症狀不但沒有獲得改善,甚至病情更加嚴重,過著地獄般的生活。

按照過去我的經驗,這種病的傳統療法,因為指壓、推拿、按摩、鬆筋、整骨等手法幾乎無效,只能利用患部拔罐放血,將停留在患部的瘀血拔除,讓周圍新血能夠進入硬如石頭的患部,一方面減輕疼痛,另方面活血能逐漸恢復筋骨的新陳代謝。一段時間後,筋骨會緩慢地恢復彈性,最終可以用手法打開如死結般粘黏的筋骨,再將其矯正復位,直至痊癒。這是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

有的時候看到嚴重病況的病人痊癒的情形,會在心裡想:如果讓那些學習西方醫學的醫師們看到中醫能不開刀治好這樣的病人,一定跌破他們眼鏡,佩服得五體投地吧!為什麼那些掌管醫療行政的官員們不多花一點時間了解祖先留給我們的智慧?為什麼身繫百姓疾苦的醫師們要數典忘祖,不虛心地追求更王道、更便宜、更好的治療方法?

筆者最近治療四例超過六十歲以上的脊椎舊傷的病人,三女一男,其中三個老太太都是七十多歲,年紀最大的七十九歲;唯一的男性六十歲。據他們自己的描述,都是在很年輕時跌倒多次或曾遭遇車禍。因此他們的病程都超過三十多年,甚至超過四十年。因此他們共同的症狀就是脊椎陳年舊傷狀況,如鏽蝕的老機器,椎骨異位、粘黏、硬化。

對這四個案例,筆者沒有採用放血療法,而是使用砭法。令人欣慰的是,他們進步的速度像年輕人一樣快速。一位已經臥床三個月無法自己翻身、起床的病人,一周後可以自己從床上爬起來,兩周後可以自己下床、上床,扶助行器在室內行走。這個情形讓人驚喜不已。

啊!古代的醫生治病竟然這麼快速簡單,令人嘆為觀止!中醫經過五千年的傳承,逐漸失去最早期的醫術,而且歷朝歷代不斷加入這樣、那樣的學說理論,現在更加入科學的產物——西方醫學,把傳統醫學變成了一個龐然怪物,使後學者在理論迷霧中迷失了方向。也許,真正要學好中醫不是去掌握汗牛充棟的歷代醫學理論,而是你能丟掉多少令人迷惑而不實用的醫學知識。◇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