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國的困境與中國的困境

?"
對全球經濟前景的持續擔憂使經濟低迷(Getty Images)

美國與中國都深陷短期無法擺脫的困境。美國的困境特別表現在聯儲在中期選舉的次日做出的驚人之舉:宣布到2011年6月底前購買6,000億美元的長期國債,並將聯邦基金利率維持在0~0.25%的超低水準不變。

這一大舉擴張貨幣發行量的決定正如謝國忠(大陸著名經濟學家)和葉檀(財經評論人士)所言,是一種近乎下流的損人之舉,對美國也是一劑毒藥,不利經濟結構調整。

不得不為的損人之舉

那為什麼還要這樣幹呢?聯儲的這個決定傳遞了他們的重要判斷,那就是美國的政客們短期內根本拿不出辦法來振興經濟;恰恰相反,中期選舉的結果加劇了美國的政治僵局。失去眾院的瘸腿之鴨奧巴馬更加難有作為,因為共和黨從自己決勝2012的政治利益出發,不會真心合作、把經濟好轉的政治資本送給奧巴馬競選連任。美國的政治僵局,尤其是「茶黨」堅決要求縮減政府支出的強大政治壓力,則更增加了市場的不確定性,加大了經濟下行的壓力。於是,明知是毒藥,聯儲也不得不出手,讓美國經濟把它吞下去。

當然,更深刻的原因是,美國經濟對這種毒藥早就上癮了,要戒還真不易。毒瘡可以靠自己刮骨療毒,但毒品就是另一回事了。只要還有人送貨上門,絕難抵禦。誰都知道,過去十年,美國經濟不僅形成了對中國廉價商品的依賴,更形成了對中國廉價資金的依賴。通過購買美國國債,中國的廉價資金壓低了美國的利率,一時間,美國不分窮富,都享受著快活時光。但普通美國人的快活只是一時,美國的財富分配和經濟結構則發生了極不利於多數人的大轉折。金融危機雖然讓普通美國人大夢猛醒,但毒癮已難除。

真正的問題是,美國可以重構一個自食其力的經濟,卻無法逆轉經濟全球化。麻煩在於,此番經濟全球化的核心動力,來自世界上最強大的民主國家美國與世界上最大的專制國家中國的經濟整合,這種匪夷所思的格局何以能出現?中國廉價勞動和資源的誘惑實在讓華爾街無法抗拒,當然,在無法掩飾的圖利之心之外也有一個「政治正確」的說法,那就是自由貿易可以改造或瓦解中共極權。現在,這個說法已遭到嚴重挑戰,美中經濟整合,大有養虎遺患之勢。

上周,《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影響頗大的書評,題目是〈通向不平等的快車道〉。書評介紹兩位政治學家新近研究的結果是,大公司買通美國政治精英而非全球化,才是美國決策失誤,貧富嚴重分化的元凶。這個邏輯其實並不完整,完整的邏輯是中國當權者買通了華爾街,然後才是華爾街買通美國的決策者,這才有了美中兩國今日的困境。

中共無能革新自救

事實上,這一切都與鄧小平韜光養晦的戰略有關。鄧的戰略是中共政權自救的「勝負手」,其核心是不惜代價與美國合作,換取中國進入世界分工體系。為此,中共政權要冒生死風險,但鄧認為這是中共的唯一生機。二十年過去,鄧的戰略導致了誰也料想不到的局面,冥頑不化的中共在把美國拉下水的同時,也使中國深陷腐敗和社會分裂的泥淖不能自拔。這樣一來,中美博弈已經不單單是誰贏誰輸的問題,而是中國的內亂會不會威脅美國乃至世界經濟的長期穩定的問題。

美國精英顯然認識到了這個危險。奧巴馬此時的亞洲之旅,尤其是印度之行意圖深遠,說明美國正在加快發展與亞洲民主國家更密切的經濟合作,減弱對中國經濟的依賴。美國聯儲QE2行動,其戰略意義可能不亞於鄧小平的「勝負手」。因為這可能意味著美國放手一搏,帶頭打響貨幣大戰。在這場沒有硝煙的世界大戰中,美國固然將付出巨大代價,世界也將付出巨大代價。但這場大戰的最大輸家必將是中共專制政權,因為這場大戰將把中國巨額的外匯儲備大幅貶值。看來美國精英已經認定,美國不能指望中共與美國合作平衡經濟,甚至不能指望中共能夠穩住國內的局面。

美國為擺脫困境讓中國的債權大幅貶值,對中國的血汗工資勞動者是不公平的。但如果同意中共專制已無能革新自救的判斷,那我們對美國自救的邏輯還能說什麼呢?難道我們願意看見,美國經濟的穩定長期被中共決策者綁架嗎?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 ◇(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