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讓建築訴說自身的故事

?"
寶旺建設公司總經理劉德宗。

懷抱著對繪畫藝術的愛好熱情,寶旺建設總經理劉德宗在建築中實現了美學的夢想,寄託個人情感於建築風貌,經由他手,冷硬的建築變得會呼吸、會思考,並賦予建築獨特的故事。

文 ◎ 賴月貴      圖片提供 ◎ 寶旺建設

抱著南投紅香部落原住民相贈的大把波菜,寶旺建設總經理劉德宗和義診團夥伴開懷而笑。從1999 年九二一大地震之後,他跟隨這支由醫師、老闆組成的義診團,每個月開車來回十二個小時,到南投紅香部落為當地居民看病、整理環境、帶動部落進行社區營造規劃,風雨無阻的義工行已持續了十一年。


劉德宗在九二一地震後,默默投入南投偏遠地區的義診團。圖為南投紅香部落,原住民熱情好客抱著大把波菜歡迎他們。

默默行善,知福惜福,「在事業上自己算是很順利,很有福報的人。」劉德宗帶著靦腆的笑,說著一路創業的故事。

拒絕聯考的叛逆小子

三十多年前,劉德宗在孩提階段就對繪畫很有興趣,小學時經常代表學校參加寫生和書法比賽,還得過全國性獎項,一直到高中都對繪畫深感興趣。

當時的中學教育制度有所謂的升學班和就業班之分,劉德宗在父母和老師眼中是塊讀書的料,自然在升學班就讀,但高中聯考期間他身體狀況不好,還因胃出血住院,雖然勉強到考場應試,但是考試成績不理想。即便如此,父母仍期望他將來能在考大學時翻身,進入名校。

然而,1976 年《拒絕聯考的小子》一書問世,這本書挑戰了現實社會的價值觀,對當時保守的社會造成一股轟動,也引起學子間的熱烈討論。劉德宗當時也受到影響,他甚至將父親給的大學聯考報名費拿去看電影。叛逆的他決定不升學,先投入就業再說。

峰迴路轉的人生岔路

憑著對繪畫的熱愛,高中畢業的劉德宗進入了綠海美術廣告社上班,月薪700 元。1978 年適逢大建築公司「欣中建設」創業十周年,正在徵選海報設計,他當時即以綜合八塊建地繪成的一張海報,獲得「欣中建設」老闆賞識挖角,月薪立即翻升到3,800 元,老闆還特別成立一個企劃部門,由他領軍。可惜,到職才一年多,公司就因故結束營業,劉德宗也面臨了失業。

不久,他在台中后里找到一家大建築商毛遂自薦,並且大膽的承接了一個108 戶的銷售案,在當時以一個沒錢、沒經驗的年輕人,卻敢接受這麼大的挑戰,他形容自己是憨膽。由於自己沒過多的想法,短短二個月就神奇的將108 戶全部賣完,「回想起來,當時還真是誇張。」劉德宗謙虛的說:「應該是當時大環境專業人才不足,剛好給了我發揮的舞台。」

劉德宗的創業過程前十年以代銷為主,分析他成功的因素是,不將銷售成本投入在電視和報紙廣告上,而是集中在僱用人力上。相較於同業,他可以投入兩倍的人力,專門招募二十多歲、社會歷練不深的年輕人,帶著他們一起摸索學習,以直接面對面拜訪客戶的銷售模式,培養出深度默契的團隊精神。

用建築詮釋內心世界

十年的代銷經驗,劉德宗開始轉型兼做建築,最初他的設計以市場導向為主,符合潮流、受歡迎和容易銷售為目的,及至1991 年完全投入建築業後,他才開始思考要如何賦予建築不同的生命?它的主題又該是什麼?

劉德宗首次將個人理念融入建築,提出的設計主題就是對自由和人權的聲援,這說來也是有段故事。

1985 年,台灣社會運動蓬勃發展,過度強調個人自由意識,演變成一種社會亂象。1987年台灣解嚴後,電視每天傳送著立法院搶麥克風、扭打等肢體衝突,社會上投機成風,甚至被國際媒體譏為「貪婪之島」。面對台灣的未來,劉德宗憂心不已。

1989 年中國大陸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當時劉德宗正在大陸做生意,這件轟動海外的學潮大屠殺,大陸境內卻掩飾得風平浪靜,直到回台灣時過境香港機場看到遊行,才知道大陸發生了這麼慘重的流血事件。三個月後再到大陸,當地民眾依然一問三不知,可見中共對人權封鎖得非常厲害。

面對自由與人權問題的衝擊,兩岸對比,劉德宗產生了將情感訴諸於建築設計圖上的動力,讓每棟建築都能說故事。

當時他正著手為一塊工地畫設計圖,於是便在圖上加了鐵塔的設計,鐵塔尖端是自由女神的頭冠造型,象徵著燈塔,希望能為中國大陸人民照亮爭取人權的路,同時默默的聲援六四天安門事件;另外他在建築物側邊畫了兩道樓梯,樓梯旁懸掛著兩盞燈籠,望著灰濛濛的天空,代表台灣當時極度擴張個人自由,忘了互相尊重,燈籠的光是微弱而無奈的。

「燈塔」和「燈籠」將他的內心情感表露無遺。雖然後來設計圖被修改過,失去了原來的味道,但直到今日,他仍未放棄為每一棟建築設計圖說故事,賦予特別意義的作風。

找回傳統建築的孝道倫理

另一個建築的故事發生在五年前的一個母親節,報載一起人類道德淪落的社會事件,一位母親因保存丈夫過世遺留70 萬元,遭女兒控告侵占,母親向女兒下跪請求撤銷告訴。在母親節看到這則報導,引發劉德宗深切的省思。

他自省,過去在建築設計方面,是否有誤導消費者,影響了社會大眾的倫理觀念?現在建築業對「孝親房」的設計是很粗糙的,即在一樓廚房和樓梯旁設計一間約二至三坪大小的房間,稱為預留給老人家住的孝親房,其實以設計格局而言,這間應該是「傭人」的房間,卻被規劃成孝親房,狹小的空間擠在廚房旁,反倒像是「虐親房」吧?

想到這裡,劉德宗猛然一驚。台灣傳統三合院的建築是以正廳為中心軸,依序作左右擴展,空間、尊卑則以遠近來表現,其位置越靠近正廳者,一般而言家族輩分越高,呈現一種嚴謹的家庭倫理;而現代建築卻將這精神給忽略了,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他體認到一個企業家對社會的責任,一點一滴的微薄之力,對同業、對社會都是有影響力的。


別墅中庭栽種春、夏、秋、冬四季不同的植物,一年四季住戶都可以欣賞到不同花卉,讓整個環境生趣盎然。

於是他改變做法,針對大坪數的建案,他把一樓設計為客廳和孝親房,附帶一個後院小花園,讓老人家活動筋骨,而將廚房移至二樓。對於小坪數的建案,因無法規劃理想的孝親房,故提出誘因鼓勵顧客,凡是能將「主臥室」讓給父母住的,買屋再加送一套價值台幣十二萬的高級按摩浴缸。

綠建築的實踐者


節能屋:在屋頂陽台施作綠化、自動噴灌,經過綠化之冷空氣進入室內降低熱氣。

日本建築大師畏研吾說:「理想的建築不會讓人感覺到它的存在,而只會感覺到大自然。」綠建築正蔚成世界風潮。綠建築是生態、節能、減廢、健康的建築,以消耗最少資源,製造最少廢棄物,來達到人與自然環境的共生,甚為世界所推崇。


基地保水:對土壤保水研發各種工法,前、側院、停車空間皆以透水磚及草坪蔽覆,實用美學、保護地球兼具。

為了推動這種環保節能、減碳愛地球的理念,劉德宗不落人後,他以工地的基地保水、前庭綠化處理、使用具環保標章的無毒有機綠建材,還有避免日照的深窗設計,以產生節能效應、室內外空氣自然循環,以及屋頂施作空中花園用以隔熱等,來體現自己對環保的支持。

目前台灣政府在綠建築認證上規定只要通過九大指標的其中四項,即可得到認證,劉德宗規劃的建築已達到了其中六項指標。他笑說除了繼續賦予建築生命外,自己還有一項目標,就是達成綠建築認證的九項指標。

從事建築三十多年,劉德宗說建築是完美的立體雕刻,是藝術和科技的結合。看著一棟棟完工的房子,訴說著一個個故事,他形容自己像拍電影的藝術總監一樣,很有成就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