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焦黑大樓前的白色花海

?"
11月21日上海大火亡靈「頭七」忌日,20萬市民前往悼念,一團團鮮花環繞著被烈火染黑的靜安教師公寓大樓(AFP/Getty Images)

上海靜安大火亡靈頭七之日,20萬民眾自發前往燒焦的大樓前致哀,鋪出一片花的海洋。面對逝去的生命,熊熊烈火留給上海的不僅是悲痛與損失,更暴露了上海官方的腐敗無能,也燒醒了更多市民的維權意識。

在大火面前,人是那麼無助,死亡逼近卻無能為力,留下無盡的哀思和永遠的遺憾。「爸爸媽媽一路走好」,一條橫幅令人心酸地高掛著,一團團鮮花環繞著被烈火染黑的靜安教師公寓大樓。自「11.15」火災發生後,從四面八方趕來的民眾獻上鮮花和蠟燭表達哀思。頭七(11月21日)更是規模空前,官方估計有十萬人,民間則認為累計達二十萬人。


「爸爸媽媽一路走好」,一條橫幅令人心酸地高掛著。(上海市民張君偉提供)

這一天,上海沉浸在悲痛中。陰沉的天空下,時斷時續的細雨,似乎老天也在哭泣,大樓外部一幅黑色骨架,內部一片廢墟,慘不忍睹。在一片花海前,人們神色凝重而肅穆,面對受難者的遺像,有人合手作揖,有人長跪不起,有人哀聲哭泣,有人哭暈倒地,也有人憤怒指責……,「火災是所有上海人的痛」。

前來弔唁的民眾絡繹不絕,從膠州路排到餘姚路、延平路,足足有三、四公里長。居民們表示,願生者堅強,逝者安息。入口處,有人豎起了「上海不哭泣 我們在行動——讓我們用最尊嚴的方式送別無辜的生命」的展示板,並向路人發放免費花束。

遇難者家屬捧著親人的遺物一路走過,輕聲低呼:「媽媽,我們來接你了,我們不怪天,這是人禍。」有父母淚流滿面地送別天使女兒,父親親吻女兒遺像,哭別「誰燒死了我的女兒?」有家屬邊哭邊呼「這是人禍啊」、「我們要伸冤」、「老天還我們一個公道」,聞者慼慼。

花海中的無聲抗議

有不少上海市民表示,頭七日到現場獻花,要讓鮮花堆滿上海的街道,以示抗議。有人對香港媒體表示:「我一定要去膠州路獻上我的那一支,我們都去,讓他們知道,他們不仁,我們有義。」

現場悼念的張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圍觀的人群中,大家議論紛紛,都在指責當局,前來悼念的死者親屬,也有責怪當局救援不力、裝修材料不當、消防設施有嚴重問題等造成巨難。有人斥責當局只拿幾名電焊民工「問責」,引來民眾掌聲。

有網友發帖:「我剛從膠州路回來,人山人海,現場沒有喧嘩,秩序井然。排隊的人們都說這是對當局無聲的抗議!」「我大約15點到的,離開時約16點,現場的悼念人群沒有減少的跡象,從各個地方調來的jc(警察)也在不斷的增加,但是和哀悼的人群比起來他們永遠是一小撮!」

或許為了平息公眾的不滿情緒,上午8時半,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和市長韓正等高官傾巢參加祭奠活動,面對事發大樓三鞠躬,靜安區區委書記龔德慶還在現場痛哭。但有民眾說:「先別哭泣,先道歉,先公布死亡名單,先公布真相,先自己辭職,你們的眼淚太廉價了,會噁心到我們這群脆弱的公民!」

據官方媒體報導,上海警方拘捕了十二名引發火災的嫌疑人,其中包括四名無照電焊工人,以及工程項目負責人和建築施工管理人員。

火星如何成火炬?

11月15日,上海一位悲傷的目擊者記錄了大火的全過程,「窗外熊熊火焰讓我想起了『911」,我簡直不敢相信是真的。」「整棟大樓都在燃燒,熊熊火焰從數個窗口往外噴射。」


11月15日,上海市中心靜安區一幢28層教師公寓大火當晚。(AFP/Getty Images)

自稱「人民的父母官」在哪裡?「當天下午,上海市消防系統正在開消防工作會議,表彰上海世博會184天來沒發生一起火災。可會議剛開始,膠州路大樓就著火了,領導們默默離場。」上海市政府一位知情人士說。

官方報告說,幾個電焊工違規無照操作,14時15分引發了火災,到18時半大火基本被控制,22時半整幢大樓的明火被徹底撲滅。可是無法想像,這零星之火如何演變成巨大的「火炬」?

第一個發現火情和報警的人是誰?《財新》記者趙何娟在推特上披露:「我們找到了,周慶靈,他反覆告訴《財新》記者,時間為13時53分!官方不斷撒謊!」

目擊者說:14時24分第一輛消防車才到達現場。在這二十多分鐘,零星火苗四處飛串,並開始迅速蔓延,但14時25分,蔓延還只是小規模的。街面民眾反應,消防官兵雖然來到,卻手插口袋,觀望火情蔓延。有關官員坐著小車來到現場,也只是冷漠地看著高樓求生人的呼喊求救。

到15時左右,火勢越來越大,大樓已近乎燒透,每一個房間都有火苗在撲騰。十餘輛消防車停在沿途路口,一架警用直升機來回盤旋,救援的消防車,噴射出的水柱最多只能到達大樓十層左右的位置。「杯水車薪!」圍觀居民感歎。

直到16時消防隊擴展了路面,消防車才靠近大樓,架起多個高階雲梯,壓制越燒越旺的高層大火。而此時,樓裡的人們在烈火中已煎熬了兩個小時!

火被撲滅?民眾:自燃完畢

整個救火過程,目擊者說,水槍只能打到六、七層樓,僅看見一架雲梯可以噴到20樓以上,其餘的雲梯最多能到十幾樓,三、四架直升飛機救援無果,因頂樓煙霧太大,直升機無法靠近。

上海此次投入的救火力量可謂空前。上海消防局局長陳飛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消防部門當時調集靜安等45個中隊,各類消防車122輛,官兵1,300多人趕赴現場撲救,但首批消防力量到達火場時,該高層建築已處於立體燃燒狀態。整個大樓幾乎每一層、每一戶都有明火,每一戶都在燃燒。

18時30分,火被「撲滅」了?很多現場民眾表示:「所謂的火勢被控制,其實就是等它自然燃燒完畢,燃燒完一處就算是控制住了一處,除此以外幾乎無能為力。」

市民張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高樓附近的居民說,大火明明兩點不到就開始了,電視上硬說是兩點多,大火一直燒到晚上八、九點還能見到明火,但是電視、報紙上說大火六點半撲滅,根本就是燒到沒有東西可燒才熄滅的,整個都在撒謊。」

上海市民表示,上海每年都搞高層建築的滅火演習,甚至搞超高層建築的滅火演習。剛過去的11月9日「消防日」,上海市應急救援總隊還舉行了十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應急救援綜合演練,其中就有演練高層建築火災撲救處置。但在面對實際火災時,消防那麼無力!

官方解釋,九十米高的雲梯車,自重達四、五十噸,不敢停在高層建築旁邊,擔心漏到地下。而且,要求作業範圍非常大,大樓周邊道路不寬敞,所以高性能的消防裝備派不上用場。看來只能做消防演習,做表演用?民眾不能原諒。

死亡逼近 茫然不知

在官方蒼白的解釋後面,這個伸向天空的焦黑大樓無聲地挺立著,曾記下多少生命在此掙扎?多少人在呼救?如今亡靈安息否?

「一片漆黑,地面是燙的,扶手是燙的,實在抓不到,爬著出來……」一名住在五樓的老伯自行逃出大廈,在華東醫院仍然驚魂未定。


11月15日下午,從上海靜安大火中倖存的居民,既驚駭又悲痛。(大紀元資料室)

「太慘了!」不少目擊者都說,見到住戶爬出棚架逃生,從低處樓層向下跳,燒著的棚架又不斷掉落,不停傳來一陣陣的爆裂聲,令人聯想起美國的「911」事件。

沒有人告訴大樓裡的人們,死亡正在逼近。有市民透露,她兩點左右打電話給18樓的一位阿姨,說樓下著火了,趕快逃,可那位阿姨說:「沒事,我們家沒有著火。」可是,兩點半再打電話,她哭著說,下面煙太大,逃不出來了,以後再沒有音信了……,這位阿姨失去了寶貴的逃生機會。

六十五歲的退休教師向女士回憶,最初看到火並沒有打算逃跑,但半個多小時過去,火勢和煙霧越來越大。不遠處上小學的小孫女看到自家大樓火光沖天,哭著打電話來通知爺爺奶奶快逃。「這一路伸手不見五指,煙霧嗆得我們幾乎無法呼吸,只能順著牆壁慢慢走,連滾帶爬地拚命下樓。」兩位老人抱著「要活下去」的信念,從23樓一路逃生到一樓。

如何逃生?向親友呼救

也沒有人告訴他們如何逃生。「爸爸快來救我,火越來越大了!」這是女兒跟陳先生說的最後一句話。陳先生急趕回家,才十幾分鐘女兒已沒有聲音了。陳先生說,他專門託救援的消防人員到自己家中搜尋,沒有發現人,「不過他們說,在1103有很多人,可能是著火後整層樓的人無路可逃聚在那裡,都沒有救過來。」

「下午三點多我接到了妹妹的電話,」陸小姐哽咽著:「她說『姐姐你救救我』。」後來電話打不通了,她的家人查看了被送到醫院的傷員名單,沒有發現她的名字。陸小姐的堂妹剛剛生完孩子在家休養,而她的寶寶至今還在醫院的暖箱裡。

火場外,多少親人在等待救援消息,從滿懷希望到失望痛哭。等到第四批救出人員的照片出來後,張教授控制不住,喃喃自語的說:「老伴啊!你在哪啊!你和我經歷了這麼多風風雨雨。連文革我們都闖過來了,為什麼這次你就離開我了呢……」「看著這個大樓,心裡想著親人在那裡如何掙扎,火葬場是燒死人的,可這裡確是在燒活人啊!」

成功逃生 全靠自救

在燃成火炬的大樓中,許多人成功逃生。當煙氣與烈火從大樓底部逐漸蔓延時,居民們用所能想到的一切方法逃生。「在房間裡也是燒死,我還不如跳死!」陳女士回憶火裡逃生的經過仍一臉驚恐心有餘悸,「我就從腳手架上一點一點地滑下來」,當時腳手架已被燒紅,她踩上去竟沒有感覺。

現場一名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滿臉是血,他兩次衝進火海拚命救妻。他家住12樓,看見火勢逼人,很可能危及還在樓裡的妻子,他衝進大樓,敲門後無人應答,以為妻子不在家,他跑下來,後得知妻子還在屋內,於是重新衝上去踹開門,妻子正在火海中掙扎。他一把將妻子抱著,跌跌撞撞地從消防通道跑了下來。

民眾質疑:消防隊為何不用高音喇叭告知大樓內居民該如何逃生?為何不在現場第一時間通過電台電視及時報告現場危急情況?為何不衝進去幫助被大火圍困的居民?任憑老人們在生死線上掙扎,消防員畢竟有良好的設備和救火經驗。

民眾心中火燃燒

上海大火總算熄滅了,但中國民眾心頭的另一把火卻在燃燒。

新華網11月17日報導:公安部稱,上海大火救災及時得力,將損失降到最低限度,是成功的典範。此說辭遭到民間的斥責,被稱為無恥。

目擊者李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這些消防隊根本沒有進去救人,而是民眾自己從裡面逃出來,他們馬上一擁而上,看上去很賣力的樣子。他們是在等民眾自己逃生出來才裝裝樣子。

大樓附近居民也講,這次大火,消防隊員沒有從房間中救出一個人來,都是逃生者通過各種途逕自己逃出來的,在各個出口處附近再被消防員救走的。還說是救火成功典範,根本就是不合格。

上海市民陳先生表示,官方所有的解釋都是騙人、沒有意義的,他說:「我問公安部官員一句,不僅上海,也是全國,超過20層以上的大樓不少,那麼你們知不知道雲梯只能升到10多米的現狀?如果知道,也就說只要這類大樓失火了,幾乎可以說無法救火。如果不知道,那你們在幹什麼?」

陳先生還表示,將損失降到了最低限度,這應該有個標準,沒標準的話,憑什麼這樣說?「事實人們看見死了五十多人,90%以上房間被燒毀,也就說居民的90%以上的財產被損失,如果這是最低的,我很想請問,講這話的人是否希望全部燒毀?」


上海28層高樓大火死傷慘重,官方承認53人死亡,但民間認為至少上百人死亡。圖為經過大火之後的棚架上,居然有兩個沒有損壞的滅火器而令人質疑。(AFP/Getty Images)

大樓外套「固體汽油」

據調查,事發大樓當時正在實施今年靜安區政府「節能綜合整治項目」。大樓外搭建的腳手架是為了給外牆刷保溫材料,就是「穿保溫衣」。

專家介紹,保溫材料實際上就是聚氨酯泡沫,這種化學物質在國外被稱為「固體汽油」,相當易燃。起火後,「固體汽油」被迅速點燃,大樓短時間內即被火焰團團圍住。加之腳手架上的其他易燃材料,如尼龍網、竹片板等均助燃了火勢。

致命的還不止如此。除火焰產生的黑煙容易使人窒息身亡外,聚氨酯泡沫燃燒還會產生大量毒性氣體。四川消防科學研究所曾做過實驗,所長盧國建說,聚氨酯燃燒時,可產生大量有毒黃色煙霧,吸入少量便足以致命。

有分析說,圍繞一圈的腳手架和周圍易燃材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它將整棟樓圍烤了一圈,導致幾乎每間房間都被點燃燒穿。

大火遺留的待解之謎

上海23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有媒體質疑,發布者迴避了很多焦點問題,一些關於上海特大火災的疑問仍待解答。

死傷到底多少人?上海官方統計的都是大樓遇難的居民,據媒體此前報導,尚有36人失蹤,如今卻被上海官方「遺忘」,這36人目前是否安好?

《第一財經網》22日報導,家住安徽省安慶市太湖縣湯泉鄉苗石村的李新模,當時正在起火大樓的26層刷油漆,後不幸罹難。來自重慶梁平縣柏家鎮中心村的段天安,當時「還在搭最後兩層架子」,結果也遇難了。他為了掙錢給八十多歲的老奶奶動手術,前年來到上海打工。

賠償主體究竟是誰?上海居民王女士告訴《希望之聲》:「勞動局出一個文件,讓每個公司、就是個體公司都要捐款1,000塊,而且居委會都在動員居民募捐500、1,000,那不是叫老百姓來買單嗎?」她認為,在沒有找出責任人時,當局制定的任何賠償方案,最終都是讓群眾買單。

失火公寓如何處置?已有居民明確表示不願再回這棟令人傷感的公寓。事故處置如何「依法依規」?受災家庭的賠償如何到位?一系列的疑問當局不給解答。

此前,民間和媒體多有呼籲,應該公布死難者名單,除了告慰生者之外,還是宣示生命的珍貴。但上海市政府已決定不發表名單,原因是「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家屬不希望發表」。

藝術家艾未未25日對法新社稱,他會進行調查,編訂出死者名單,透過網上和報章,至今已蒐集了59名死者的名字。他說,中國每發生地震、礦難或火災,總是不發表死者名單;即使有家人不願意,這是絕對需要發表的,若不發表,便有很大操控的餘地。

今夜 我們都是上海人

上海大火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上海之痛已成為中國之痛。網友們紛紛表示,今夜願做上海人。「淚流滿面!今天,我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上海人!」;「人在做,天在看:今天我們都是上海人」。


11月21日,20萬民眾自發悼念上海大火中死難者。(上海市民提供)

《財新》記者趙何娟稱,一場大火把一個城市與政府的虛榮面紗燒成灰燼,這一次,他們用一種和平、堅定的力量,以其自身公民力量的覺醒真正雄起。

網友們在網上發帖寄託哀思:「死去的同胞們,我們哭你們,實際,也是在哭我們自己……不知哪一天,哪棟樓,哪把火,我們就會相見了。」

「礦工不斷死去,我們沒有為他們吶喊,因為我們不用下井;

農民工被欠薪,我們沒有為他們吶喊,因為我們還沒有被欠薪;

貧困兒童失學,我們沒有為他們吶喊,因為我們自己的孩子還有書念;

窮人看不起病等死,我們沒有為他們吶喊,因為我們還付得起醫藥費;

農民土地被強制徵收,我們沒有為他們吶喊,因為我們不需要種地;

等到哪天不幸降落到我們頭上,誰來為我們吶喊?

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喪鐘就是為我們而鳴!」

「強烈呼聲:到現在還有誰站出來向死者謝過罪?!到現在還有誰站出來向死者親屬朋友,向上海人民道過歉?!不要拿幾個臨時工,無證照者,包工頭搪塞,作檔箭牌,要拿出『負責任大國』地方政府的勇氣來,狠挖事故的深層次原因,依法嚴懲治各級有關的管理者,監管部門,和主管領導!給死者和死者親屬,給上海人民,全國人民一個滿意的交代!」

也有網民悲歎:「所有的幻想都被這把火燒的精光。不要以為你當良民就萬事大吉,不要以為你不談政治就永保平安,不要以為你明哲保身就不會悲劇重現。喪鐘為誰而鳴?那是為你和我……!」◇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