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通脹 一場規模空前的財富大搶劫

?"
任何嚴重通脹都是對普通勞動者和低收入者的搶劫,而中國的這次惡性通脹,將是對中國國民財富的一次規模空前的搶劫。圖為安徽某商場店員在更換價格標籤。(Getty Images)

中國的通脹近日進入了快車道。這既是中國政府對本國國民大規模掠奪的必然結果,也是這種大規模掠奪開始失控的標誌,更預示著一場空前規模的財富大搶劫的到來。

世界上沒有哪個開放經濟的政府能夠像中國政府那樣同時壟斷信貸資源、土地資源和其他自然資源。因此,中國政府比任何政府都有更大的能力操縱各種經濟槓桿,系統地搶劫本國的國民。

貨幣氾濫:人民幣外升內貶

中國政府搶劫本國國民的能力可以從這樣一個事實得到證明:近年來,中國政府成功地維持著一種人民幣外升內貶的奇特格局。這種格局在任何民主國家都是難以想像的,因為中國的多數國民完全不能從本國貨幣升值中獲得任何好處,而那些享有特權利用這種格局套利的人則可以大發橫財。人民幣外升內貶的格局最近終於越過了一個重要關口,國內基本日用品的價格普遍高於國際價格。與香港比鄰的深圳人最強烈地感受到這種不公平。雖然香港工資比深圳高許多,但深圳不少日用品卻貴過香港,以致深圳的主婦們連柴米油鹽都要到香港採購。

中國當權者當然知道,這種格局是危險的,因此,他們一直試圖控制住國內的通脹率,同時盡量減緩人民幣升值的速度。但由於溫家寶應對全球金融危機犯了方向性錯誤,「美國生病中國吃藥」,他甩出4萬億投資救全球經濟,加劇了中國經濟的失衡。再加上地方政府趁中共最高權力過渡,紛紛大肆擴張投資,中國的貨幣發行已呈氾濫之勢。

任何嚴重的通脹都是對普通勞動者和低收入者的搶劫,而中國的這次惡性通脹,將不僅僅是對中國低收入者的搶劫,而且是對中國國民財富的一次規模空前的搶劫。我贊同謝國忠的判斷,人民幣實際上不是被低估,而是被高估了。按照西方的教科書,僅看貿易和資本帳戶,人民幣是被低估的,但西方教科書中的政府,絕沒有中國政府那樣大的權力,也沒有掌控那麼多的資源,因此不可能像中國那樣對經濟結構和收入分配進行如此嚴重的扭曲。一旦糾正了這些扭曲,人民幣應該貶值,而不是升值,否則不能實現中國內外經濟的平衡和世界經濟的平衡。
 
泡沫危機:高估的地產市場與匯率

謝國忠說,「過去10年,中國的貨幣供應量呈爆炸性增長,從12萬億元上升到70萬億元。在這樣一場大增長之後,沒有貨幣能不經歷貶值。」目前中國通脹加劇,反映了人民幣貶值的真實趨勢。但在國際上,由於中國嚴重扭曲的經濟加劇了世界經濟的不平衡,人民幣升值的壓力卻越來越大。於是,中國經濟表現為兩大泡沫,一個是國內高估的地產市場,一個是國際上高估的實際匯率。通脹加劇一方面繼續吹大這兩個泡沫,同時也加速兩大泡沫的破滅。所有投機者都看明瞭這個形勢,問題只在於什麼時候出手。理想的策略是先進入中國的地產市場,等人民幣升到最高點,就轉向購買美元資產。那時候兩個泡沫就同時破滅。謝國忠估計,通脹的惡化將使我們在兩年內看到這個過程。這意味著數以十萬億計的銀行存款的價值將無形蒸發,許多中國人多年的積蓄將被搶劫一空。

與此同時,通脹的惡化,有利於加速政府和權貴對土地、礦產、山林、水面等資源的瓜分和掠奪。在城市化的名義下,大批農民的資產權利被迅速貶值的貨幣置換,淪為徹底的無產者。

這個國際資本搶劫中國人,中國權貴搶劫中國老百姓的規模加在一起的總量將是驚人的,經歷這樣一場大搶劫之後的中國社會和中國政治,能不能穩定下來,或者將以一種什麼方式穩定下來?這是全世界和中國朝野的菁英都在高度關注的問題。我的判斷是,由於中國專制當局目前尚有足夠的金融資源,對外輸送利益,幫助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度過經濟轉型的難關,對內分化知識菁英和民間資本,因此,這一次大搶劫雖然會讓中國人丟盡臉面,但也會強烈地刺激中共建立一種更穩定的奴役秩序。中國的政治轉型還有待至少一代人的努力,也有待於世界民主國家積蓄足夠的經濟和政治力量,與專制中國攤牌。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 ◇ (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