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大陸「中產」夢幻覆滅

?"
中國未來的白領階級:找工作的大學畢業生。(Getty Images)

2010年11月,《福布斯》(Forbes)中文專欄替中國中產階級下了定義。以其標準,中國中產階級居然超過三億,引發大陸輿論一片譁然。事實上,此「中產」非彼「中產」。中國的「中產」們不僅不敢正常消費,還到處尋找便宜生活用品,過著遠稱不上「幸福」的生活……。

文 ◎ 華明

最近,「中國中產階級有三億人」一說,在網路上傳得沸沸揚揚,在大陸再度掀起對「中產階級」的討論風潮。有分析認為,三億人是「被中產」的,根本是政治宣傳的產物。房奴車奴相伴的「中產」不是國際意義上的真正中產階級,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的「白領」遭遇過這麼多的盤剝與利用,中產階級早已不是「幸福」的代名詞,而是中共利益集團的新奴工階層。

中國三億人「被中產」?

「生活在城裡,年齡在25歲至45歲之間,擁有大學學位,是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和企業家,年收入在一萬到六萬美元……」──11月24日,美國雜誌《福布斯》中文專欄作家給中國中產階級下了此一定義。以此為標準,2010年中國中產階級超過三億,比美國的總人口還多,但該文未透露此數據從何而來。

中國政府也一再套用「中產」這一概念。今年年初,社科院社會學所「當代中國社會結構變遷研究」課題組報告,中國中產階層已達就業人口的23%,北京、上海等大城市40%都是中產,並稱現在是中國中產階層發展的黃金時期,但也未說明作為基數的就業人口是多少。

三億人達到中產階級生活水平?大陸輿論一片嘩然:「我買不起房,也買不起車,但年收入超過一萬美元,原來也算中產?」「一不小心被中產了,可是這樣的中產有用嗎?一萬美元夠幹甚麼的? 」這工資根本無法在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享受生活。

很多專家認為,中國目前並沒有真正意義的中產階級,只有中等收入群體。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兼薪酬專業委員會會長蘇海南認為,中產階級還應包括日常基本開銷不能超過家庭收入的30%,初步或大體解決住房問題等。

《福布斯》也提出,衡量中產階級永恆不變的標準應該是「能不能拿出收入的三分之一進行自由支配消費。」如此說來,三億人中還有多少人屬於中產階級?用職業、收入、學歷、「可自由支配消費」、日常開銷不超過家庭收入30%作為標準,可發現大批人被「淘汰」出中產階級。

房奴車奴 中國特色「中產」

今年9月,三十歲的北京白領「小俊」與男友共同購買了通州一處單價為20,000元的一百平方米住宅。按照七成二十年貸款,他們每個月按揭〈繳交貸款〉將近10,000元,意味著每月可消費的只有「半個人」的工資,再去掉水電費、取暖費、吃飯和交通費,整日捉襟肘見,「自由支配消費」?想都不敢想。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教授於顯洋也認為,「現在,有的人有房有車,但仍然覺得很窮,因為錢都花在房子和車上了。高房價讓本來的『富人』變成了『窮人』,沉重的房貸讓生活質量嚴重下降。」也有日本營銷專家指出,三億人「中產」是在玩弄一個巨大的數字遊戲。

或許大陸高房價已經造就一批「中產」屋主,但如果就此以為這些「中產」的生活「與國際接軌」,那就大錯特錯了。中國確有一批「菁英」活躍在政府機關、銀行、國企及學校等,收入不菲,有房、有車並有地位。然可歎的是,房奴、車奴、孩奴等名稱也如影隨形般緊跟著中產階級。事實上,他們遭受著與其他國家的中產階級最為不同的境遇──不敢正常消費,滿世界尋找便宜生活用品,過著還遠不能說是「幸福」的生活。

「中產們」蜂擁「香港打醬油」

接近年關,「去香港打醬油」成為大陸白領的熱門話題。深圳居民最早開始「赴港大掃貨」,帶動上海、重慶等內地一線城市的「白領」上班族,蜂擁搭火車,乘飛機南下香港,掀起採購民生用品的風潮,「換境」消費風靡中國。

重慶市民柯小姐最近四年幾乎年年去香港,近日剛從香港掃貨飛回來。她說,到香港買東西,其實就是撿便宜。她舉例,自己用的是雅詩蘭黛護膚品,在本地購買一年花銷至少5,000元,但到香港,3,000元就能搞定,香港各種牌子的貨物也齊全。

在上海媒體工作的上班族孫寧與密友約好搭伴乘火車赴港,她血拚的購物清單,不但有奶粉、沐浴液、運動鞋等,還有XO醬與蠔油。像孫寧這樣的「換境」消費族,在深圳更多,因為港澳商品便宜近68%。

在深圳打拚數年的莫妮卡,現在已是一家英國建築公司的HR主管。她最近一次過關時驚奇發現,在既非打折季亦非節假日的工作日,竟然會有那麼多的深圳人提著大包小包過關,「種類五花八門,酸奶、洗髮水都有,還有餅乾之類的食物。」

分析家稱,很多白領有中產「收入」,但決無中產的「生活」。目前中國白領階層的生存壓力空前增大,由於房子、食品等日用必需品的價格持續攀升,使越來越多的人承受著近乎極端的經濟壓力,除了房子,還有工作、健康等各方面的壓力,不堪重負。

美國的「中產」及「貧困」

最早1951年提出作為中產階級的「白領」概念的是美國著名社會學家賴特米爾斯。之後,白領一直被認為是中產階級的主體人群,代表了社會的主流價值觀。

不同於中國白領否認自己是「中產」,絕大多數美國人都自認為是中產階級。人們也常把美國形容為一個「中產階級」國家。美國總統奧巴馬還多次講到要為「中產階級」謀利,振興中產階級。

楊琳來到美國十多年,自認為是美國的中產階級,她和丈夫年收入十餘萬美元,有一套像樣的獨立房,兩個孩子也上好學校,他們還積攢了退休金、孩子上大學基金,享受醫療保險,每年一家人歡歡快快去渡假。她說,「生活穩定,我感到很幸福,很知足。」

11月29日,《21世紀》雙月刊專欄作家評說,中國目前的中產階級人數遠遠超過日本,照此趨勢,中國很快趕上並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產階級群體最龐大的國家。理由就是高房價使中國中產階級的房產增值。

若只以房子車子等作為標準,中國的「中產」或許可以跟美國的「貧困」相比。政策資深研究員瑞科特(Robert Rector )在〈理解美國的貧窮〉一文中說道;「貧困」的美國窮人46%已購買並擁有自己的房子;73%擁有小汽車或卡車,30%有兩台或以上汽車;雖然窮人沒有收入,但生活基本費用由政府福利包攬。

中國「中產」夢幻覆滅

實際上,中國的白領早已風光不再,讓位給掌握中國政治、經濟、資訊等「權錢」機構的黑領和紅領。一位「中產階級」的後備軍說:「實不相瞞,我是『蟻族』中的一員。在我租住的那個郊區村子裡,大學生有之,考研者有之,校漂族有之,農民工有之,當地的村民有之……」

「我們這些人中,超過六成為外地城鎮戶口,大部分都抱著想要做個『城裡人』的夢想。為此,我們中的很多人要忍受諸如無勞動合同、無『三險』等工作待遇,還要忍受諸如家人的不理解、拮据的開支等生活上的壓力。」

日媒近日告誡:「日本別對中國『中產階級』寄予厚望,許多日本公司把希望寄託於日益壯大的中國『中產階級』,認為是它們產品的潛在巨大市場。實際上,中國中產階級只是政治上的一個幻影,而且瀕臨瓦解。」

日本《選擇》月刊11月號報導,中國中產階級不過是由中共出於政治目的所打造的「夢幻階層」,將隨著政策矛盾而趨於消亡。由於孕育中產階級的母體民營企業面臨經營困境、中國大學生就業難問題日益嚴重、中國農村人口過剩,7.2億農民絕對不可能成為中產階級。

有分析家嘆道,中國「中產階級」還未形成,就搖搖欲墜、處境岌岌可危。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的中產階級在形成時,遭遇過這麼多的盤剝與利用,以至於中產階級早已不是「幸福」的代名詞,而是新的奴工階層。◇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