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經濟間諜 無孔不入

?"
(Photos.com)

中國經濟間諜越來越受到西方學界及媒體的注意。許多分析指出,他們是一批由國家組織與支援的間諜部隊,利用各種身分與方法滲透西方世界,以獲取有益自身的經濟技術與資訊。世界上許多政府已敲響警鐘。

編譯 ◎ 葉淑貞

在過去二十年中,有越來越多學術文章及媒體報導談到中國經濟間諜,他們無所不在,且手法出人意外。《歐亞評論》(Eurasia Review)11月刊登智庫「南亞研究集團」(South Asia Analysis Group)的分析文章指出,在中國經濟的成長當中,經濟間諜的數量非常可觀。一般經濟間諜是為了取得工商業的競爭優勢,但只有中國的經濟間諜是唯一由政府支持的工商業間諜前線。中國經濟間諜的工作方法,主要是利用竊聽電話及互聯網竊取工商業機密,甚至使用美人計,通過性關係,脅迫西方商人就範。

創新廠商最易成標靶

英國埃迪斯科文大學(Edith Cowan University)電信安全中心(BT Security Centre)之安全技術研究主任瓊斯(Andrew Jones)稱中國的經濟間諜活動是「高科技世界」的事件。美國國防集團公司(DGI)情報研究分析中心(CIRA)主任毛文傑(James Mulvenon)表示,「創新廠商」(innovation firms)最容易受到中國經濟間諜攻擊。

中國間諜範圍很廣,從外交官到全職學生都有可能。投誠西方的陳用林、韓廣生及李鳳智等已經交出了一些間諜的名字,以及他們在歐洲、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等幾個工業化國家的間諜活動。最近一次中國間諜被捕的事件發生於2010年7月13日。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逮捕被控觸犯商業間諜罪的中國籍黃科學(Huang Kexue,音譯)。2003年至2008年,他在印第安那州道氏農業科學研究所擔任研究員期間,涉嫌非法向中國湖南師範大學和德國盜售價值近三億美元的有機農藥專利技術。

法國作家法利戈(Roger Faligot)著有數十本情報書籍,包括《從毛澤東到奧運會的中國特務》(The Chinese Secret Services from Mao to the Olympic Games,)一書,他認為全世界紀錄在案的中國間諜數字超過200萬人。比利時情報專家說,中國工業間諜網路,不只規模很大,也很深入。此外,包括索耶(Ralph D. Sawyer)的《間諜道的手腕:傳統中國的情報理論與實踐》(The Tao of Spycraft: Intelligence Theory and Practice in Traditional China)、艾夫第米亞迪斯(Nicholas Eftimiades)之《中國情報活動》(Chinese Intelligence Operations)、霍夫曼(Tod Hoffman)的《內部間諜——金無怠和中國對中情局的滲透》(The Spy Within: Lary Chin and China’s Penetration of the CIA)及拜倫(John Byron)的《龍爪:毛澤東背後的邪惡天才康生》(The Claws of the Dragon: Kang Sheng-The Evil Genius behind Mao and His Legacy of Terror in People’s China)等在此一領域的調查研究,都詳盡的說明了中國間諜的活動、區域和作法。

國家作為商業間諜的後盾

經濟間諜並不是中國獨有。人類歷史上不乏其人,它根植於競爭的客觀現實。令人擔心的是中共政府的支持。默認這種犯法的後果造成系統的紊亂,人們注重「追求權力」,而不是「合作共存」。

澳大利亞的安全情報組織(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簡稱為ASIO)、英國的安全局(MI5)、德國聯邦情報局(Bundesnachrichtendienst)、日本內閣情報和研究辦公室(Japanese Naikaku Joho Chosasitu)、美國情報和研究局(US Bureau of Intelligence and Research 簡稱INR)及一些其他的機構,已經告誡各行業和各企業的利益相關者,中國經濟間諜範圍廣泛,和其具體的意圖、目的及手法。

為獲得智慧財產權,中共支持而且贊助商業和工業間諜。世界上許多政府已敲了警鐘,並成立新的或改進反間諜或反間諜實體作為對抗手段,以保護自己國家在公共和私營部門的利益。然而中國的企業在經濟間諜這個領域上,仍以不同的形式和形態,縱容、鼓勵及創造這個間諜團體繼續存在。此外,中共間諜活動違反公平競爭原則,且會妨礙個人、公司、及國家之間為共同創造更大利益而進行創造性競爭的想法和能力。

中共經濟情諜的運作方式包括:在國內及國外策劃贊助和舉辦國際貿易展覽會,以公開和隱蔽的方式獲得訊息及知識。無論是在形式上及精神上,中國的經濟情報活動與軍事戰鬥相似,不同名稱的企業實體與軍事編隊運作上的師、旅、團等類似。這些間諜的目標包括:計算機軟體和硬體、生物技術、航空航天、電信、交通和引擎技術、汽車、機床、能源、材料和塗料等等技術有關。中國龐大的情報機構與中國學術機構及工業界攜手竊取世界各地非中國公司工業機密和知識產權,這是一個公開的祕密。

近期西方逮捕和起訴了相當數量的中國經濟間諜特工。例如摩托羅拉軟體工程師金漢娟(Jin Hanjuan,音譯),通用汽車的華人杜珊珊(Du Shanshan,音譯)及丈夫秦榆(Yu Qin,音譯)、福特汽車的于向東(Yu Xiangdong,音譯),杜邦(DuPont)的孟鴻,及美國波音的鍾東蕃(Chung Dongfan)等著名的案例。這些案例證實了德國反情報單位專家歐佛曼(Walter Opfermann)的宣稱,中國已經使用一系列精鍊的方法,從舊時代的間諜到竊聽電話,以及利用日益增加的互聯網竊取工業和企業的機密。

英國安全局向數百家銀行、企業及金融機構發布一份14頁的文件《中國間諜威脅》(The Threat from Chinese Espionage)。文件中說,我們知道中國的間諜部隊甚至設下「美人計」,通過性關係,恐嚇西方商人。

互聯網的發展,使中國間諜的工作更容易進行。其收集的訊息不只與研究及發展相關,也有經營技術及行銷策略方面的訊息。

公平的說,中國在經濟間諜這個領域上,既非孤獨,也不是先鋒者。它確實從包括法國、德國、以色列、日本、蘇俄及南韓等這些國家,採取了經驗。大多數這一類事件的道理很簡單:當你能夠以100萬美元買通競爭者的工程師,且獲得相同的──雖然不是較好的結果之際,為何要花費十年及百億美元在研究及發展上?

對中國經濟成長貢獻甚大

在中國的經濟成長當中,經濟間諜暗中的貢獻是龐大的。就短期來看,中國經濟間諜活動對中國經濟成長的貢獻可能跟最近貶抑的人民幣對中國外匯存底的貢獻一樣大。近來,每一個保守的估計數字都顯示,中國人民幣匯率的貶抑,讓中國從不同貿易夥伴獲得貿易順差,因此累積了26兆美金的外匯──雖然這項估計尚未能獲得證實。從長期的觀點來看,中國經濟間諜,以及其採用非法手段獲得外國企業技術的作為──包括偷竊新產業設計、過程、產品及軟體等,可能也造就了自身更大的競爭優勢,超越新舊的競爭對手。

所以,其他國家應該學到的教訓是:即使是在短期,也必須時時警戒以防範中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