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孔子和平獎不如金酸梅獎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文 ◎童文薰

金酸梅獎(Golden Raspberry Awards)三十幾年來模仿奧斯卡金像獎頒獎模式,每年搶先在奧斯卡頒獎之前揭曉,但獲獎的排序剛好和奧斯卡相反,它專門頒獎給備受傳媒批評的劣質片、電影導演、製作人以及演技拙劣的演員。由於獎項諷刺的性質,獲獎者大多不願意出席「領獎」,歷年來只有少數人士勇敢地親自接受獎項,其中風度最佳的首推2010年金酸梅獎的獲獎人:好萊塢女星珊卓布拉克。她不僅親自出席領取金酸梅獎,還帶來一拖車的DVD分贈評審,為自己的新片再次宣傳,同時隨後贏得奧斯卡金像獎,證明學院派的影評人還是欣賞她的演技。她也成為有史以來同時獲得金酸梅獎與奧斯卡金像獎的第一人。

金酸梅獎雖是反諷之獎、遊戲人間之作,但頒獎場地與流程一點也不馬虎,不僅有媒體的全程轉播,必然不可少的鎂光燈與名人,最不可缺少的是一個以不到十美元打造的「豪華」獎座──用8厘米膠卷隨意包裹一個高爾夫球,上面加上一個覆盆子,再鍍上金色──全然粗製濫造的象徵。正因為這種認真執行的反諷幽默,金酸梅獎歷經三十幾屆而不衰,而且顯然有機會與奧斯卡金像獎同壽,成為每年影壇盛事奧斯卡的花邊。由此我們學到一個做事的精神,不只要有創意,最重要的是不打馬虎眼,把理想認真貫徹到底。

最近中國頒給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一個「孔子和平獎」。沒有人知道這個獎是怎麼來的,它的評選標準是甚麼?跟孔子有啥關係?但這個點子最早可以回溯到今年十一月《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發表的一篇文章,文章中說中國應該設立一個「孔子和平獎」,目的是和頒獎給劉曉波與達賴喇嘛的諾貝爾和平獎鬥上一鬥,跟「惹惱十三億中國人」的西方人士爭取所謂的「話語權」。中國人被惹惱了嗎?中國人被誰禁止在國際發言了?最起碼劉曉波是樂於受獎的,支持劉曉波受獎的中國人亦不在少數,所以這個說法首先就經不起推敲。但這個獎項在前述文章發表之後不到三個星期,就急急地由一個不知來歷的所謂「民間團體」選定了受獎對象──連戰,並且在連戰正逢長子受槍擊的時候對國際媒體宣佈,同時在《北京日報》的報業集團大樓裡舉行頒獎典禮。

連戰缺席了,現場也沒有甚麼名人佳賓,只見主辦單位請來了一個不知名的小女孩,沒有取得連戰委託書,就上台「代理」連戰領獎。更離奇的是讓在場的國際媒體一致印象深刻的「獎盃」──那是一疊以絲帶綁著的人民幣,據說總共有十萬人民幣。

即使是惡搞起家的金酸梅獎,都費了心思去準備一個獎座,而以孔子之名行事的這個「民間單位」卻連個華夏之邦的禮儀都不具備,直接綁了一綑鈔票充數,不知道這是想要顯示主辦方的財大氣粗,還是要彰顯人民幣具有「以和為貴」的力量?

其實在中共的「和諧」口號下,加上京奧刻意宣傳的「以和為貴」,最後以訛傳訛,就把「以和為貴」塞到了孔子的嘴裡,搞得好像儒家的中心思想就是不計代價、抹去是非的「以和為貴」。其實孔子根本沒說過這話。話是有子說的,而且是這麼說的:

《論語》學而篇,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譯文:「禮法的運用,以和為貴。這是先王留下來的美好傳統,適用於大小事情。但只一昧地追求「和為貴」是不對的,違反禮法而追逐表面的「和諧」是絕對不行的。」)

換言之,「和為貴」是有子講的,不是孔子的主張。而且有子講得很清楚,和諧是在禮節之下的一種美德,是「禮」的次位要求。必須先符合禮的要求,才有講究和的空間,絕不是扭曲社會正義去追逐違反禮法的「和諧」,因為那必然是粗暴(違禮)的假和諧。

「禮」在儒家的思想體系裡,一直是治理社會的「方法」,所謂「禮義廉恥國之四維」,禮只是四維裡的一維。儒家的核心思想是「仁」與「德」,對君子的要求是仁義。子曰:「君子心懷仁德,小人心懷家鄉;君子心懷法制,小人心懷實利。」士子應以成為君子為職志,以小人為恥辱。孔子從沒有拉抬「和諧社會」,把仁義禮智信通通變成次位概念,把「和」給「貴」了起來。

「孔子和平獎」的主辦單位請來所謂的學者專家又以孔子之名行事,已是不倫不類,而且這個「和平獎」的發起目的竟然是要與諾貝爾和平獎搞鬥爭,這還能是「和平」嗎?如此的和平獎,還不如不頒吧!

那一綑十萬人民幣鈔票「獎座」也不知主辦單位要如何交給連戰,又或者連戰肯不肯收。因為儘管這個和平獎的點子出自中共的機關報,頒獎地點又是中共另一個機關報的大樓,可是如此草率行事連中共自己都看不下去,極力撇清與這個「民間單位」的關係。但這個單位的幕後影舞者是誰?其實是沒有懸念的。一個連催生這個獎項的創始人都不敢承認的獎項,連戰當然不會去領,也不該去領。可是莫名其妙「被獲獎」,受獎的名義還說不清楚,同時「被代理」加上「被領獎」,獎盃則是一綑人民幣……其滋味恐怕比西方的金酸梅獎還要讓人口鼻泛酸。

如今這個第一屆的「孔子和平獎」已經落幕,可是設立這個獎項所要達成的目的──為十三億中國人爭取國際話語權,是否達成了呢?不只是孔子與連戰被利用名義,十三億中國人也被利用了。這個「民間單位」在沒有取得十三億人授權之前,已先剝奪了這十三億人口的話語權。最起碼,它無權代理獲得本屆諾貝爾獎的劉曉波和他的夫人以及海內外所有支持劉氏獲獎的所有中國人說話。

「孔子和平獎」能否像金酸梅獎那樣一屆屆頒下去,一屆屆與大多數人公認的最高榮譽獎項相抗衡?受獎人不願參與,頒獎方又連獎座都欠奉,更別提金酸梅獎場面浩大的晚會與頒獎典禮,還有現場的LIVE轉播。孔子和平獎如此寒磣,連個金酸梅獎都比不上,還是別再濫用至聖先師之名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