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退黨大潮 在香港湧流

?"
《九評共產黨》發表六年來,通過各種管道,傳播事實真相。積累至今,已有8,600萬中國人在大紀元網站發表聲明退出中共黨。(攝影:李明/大紀元)

九七回歸後,香港便成了中國大陸南端唯一一塊相對自由的土地,近年來它更成為中國大陸民眾發表心聲的管道。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引發的退黨(團隊)大潮,也在香港湧流,見證著在中國發生的這一劃時代的偉大行動。

文 ◎ 吳雪兒、梁珍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六年來,通過各種管道,中國人在接觸事實真相後,在中共一次次的倒行逆施中,不斷的醒悟,積累至今,已有8,600萬國人在大紀元網站發表了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三退」聲明。

在中國大陸,精神覺醒後的民眾和官員除了「三退」之外,更有不少地區的民眾自發組織起來集體學「九評」。據報導,中國南部某省一名退伍軍官於今年4月份向大紀元透露,自2008年3月開始,部分當地民眾就自發組織起來集體學習「九評」,最初是11人,現在已發展到473人,這些人來自社會的各個行業和階層,也有前官員。學明白的人就開始三退。

他說,集體學習《九評》的民眾遍布各地。據他瞭解,他所在的省就有30多個縣有民眾集體學《九評》。大家感到這樣的形式非常好,加深了大家對中共邪惡本質的認知,激發了大家憂國憂民的愛國熱忱,更讓大家看到了中國未來的出路。

馬克思主義漏洞百出

最近,「馬克思的成魔之路」系列相關文章發表,同樣震撼了不少中國人。

一份來自吉林省、署名張士新、全明、李穎等 8人的連署退黨聲明中說:「 中共的祖師爺馬克思是惡魔撒旦教的信徒,讓人聽了驚而不驚。驚的是『偉、光、正』的黨壓根是惡魔胚子;不驚的是中共建黨幾十年來,它一直忠誠地繼承了其祖師爺的燒、殺、坑人的惡魔衣缽。驚醒了,我們現聲明退出中共惡魔黨及其邪魔組織,抹去獸印,做大中華子孫!」

一位署名deh2568的中國大陸民眾在其退黨聲明中說:「共產黨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主義,剩餘價值學說是馬克思主義的基礎。剩餘價值學說認為:資本家開工廠賺了應該全部分給工人,否則就是剝削。那麼虧了呢?從馬克思,到列寧、毛澤東,直至現在的黨首,都在刻意迴避這個問題。從這一點就可看出,所謂的馬克思主義,漏洞百出,實質上不過是專制政府洗腦的工具。這是我看了《揭開畫皮——徹底戳穿馬克思主義的謊言》後所意識到的。故此,在此特地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本人以後將盡力宣傳這本書,讓更多的人知曉。」

廣東省的蔣捷鋒在網上留言說:「讀了馬克思的成魔之路,那麼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從一開始就令人髮指和讓任一正常人都覺得匪夷所思的行為就太好解釋了。所以要從心靈上退出這個邪靈,讓華夏五千年的道統烙於心上的靈魂,從此不再如此迷惑。」

阿雪的退黨經歷

位於香港旅遊點的各大退黨服務中心,每天都有很多感人的故事和真實的退黨個案。《新紀元》記者在尖沙咀天星碼頭採訪時,就遇到一名湖北下崗工人阿雪(化名),當場同意以真名退黨。她說:「我曾經在紅旗下舉過兩次拳頭,今天我感覺,舉那個拳頭是犯罪,所以說我今天用真實的姓名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洗刷我的罪過。」

作為湖北為數眾多的下崗工人的一員,阿雪在九十年代初的某一天,突然收到她所在的國營企業「提前買斷工齡」的通知,雖然按規定企業要給予一定的賠償,但她卻沒有得到任何補助,一夜間就失去了這份賴以生存的低廉工作,生活頓時陷入困苦狀態。

1996年,阿雪得到父親分配的一套福利住房,興高采烈的入住裝修,但沒想到五年以後,她所在企業的組織科科長以她原來有一套住房為由,強行要她搬離父親的住房。「你原先住房回遷了,你這個住房要還給共產黨。」他們不服,抵抗了半年多,後被當局斷水斷電,無奈之下只有被迫搬遷。「我的房子又被共產黨強搶掉,而且沒有任何補償。」她氣不過,找到單位廠長理論,結果遭到廠方保安人員一頓好打,令她的脊椎受損,至今仍留有殘疾。

自己這樣的遭遇,令阿雪一直困惑:到底為何中共將國家管制成這樣?「剛開始我以為是領導人能力不行,管不好。」一直到2008年的一天,她在郵箱裏拿到一份《九評共產黨》小冊子,裏面是九評中的第三評「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看完後恍然大悟,原來包括她在內的中國人的苦難都是這個邪惡的黨造成的。

她說:「中共太殘忍毒害了,它殺人如麻,後來我才知道,中共不告訴我們真相,後來我通過這邊的新聞,我才瞭解它的真實面目。」

她說,現今在中國大陸,退黨潮遍地開花,人們私下都在問「你退了嗎」?在她所在的城市,電桿上、人民幣上、樓道裏、到處可以看到「天滅中共」的字眼。

看過《九評》後,她如夢初醒,也積極傳播九評,包括在十多張人民幣上書寫「天滅中共」的字眼,還把九評小冊子投到當地派出所門口,「讓這些國家機器的惡棍也看看共產黨的真實面目。」

作為一個普通中國人,她一直希望有機會把感受講出來,也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九評》。這次因為來香港旅遊的機緣,她得到了香港法輪功學員派發的《九評》,終於看完了《九評》全部內容,她感覺非常震撼,決定公開站出來以真名實姓退黨。退黨後,她高興的說:「最大的感覺是我解脫了,醒悟了,這是我最大的變化。」

退黨義工備受鼓舞

從2005年起便在香港退黨服務中心當義工的祝女士說,她感覺現在無論大陸遊客或香港市民都比以前更樂意退黨。她說,直到2009年夏天,幾年下來,自己幫忙退了幾千人;但從那時到現在,不到兩年卻退了接近三萬人。

她認為,現時的退黨現象已經反映出,明白退黨意義的人越來越多。過去通常民眾都有一個誤解,以為自己在中共黨組織內的身分早已過期,自動脫離,不用退,還不清楚主動聲明退出共產黨組織是一種自我表達,是在精神上做出真正自我的良知選擇。

祝女士感言,人們的善念良知是他們能夠退黨的催化劑。祝回憶道,有一次見到一位女士,她這樣祝福對方說,「老天爺看人心,祝你平安更漂亮。」繼而問對方要不要退黨,可以替她起一個名字叫「良麗」,意思是良心和美麗,對方不僅退了,也很喜歡這個化名,更記住了自己的化名。

香港退黨服務中心義工周女士表示,現在知道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她在景點接觸到不少大陸遊客,當講到退黨時,不少遊客說已經退了,並說他們是在網上退黨的。一位遊客表示很喜歡翻牆軟體,而且在家門口經常能看到《九評》。

周女士回憶,有一天一位男士站在那裏像在沉思,於是她上前去和他聊天。開始時他的表情很嚴肅,她就笑著遞給他一本《九評》說:「看一看吧,這本書很珍貴,震撼全球華人。因為這本書裏揭露了共產黨從起家到現在做的那些壞事,你在國內花錢都買不到的,很多人拿回去給國內的人看。」

這位男士就接過來看了,周女士又繼續說到中國現在的社會情況,最後她對男士說:「天滅中共的時候,哪些人會跟著遭殃?曾經給它宣過誓的黨員、團員和少先隊員都會跟著一塊被淘汰、遭殃啊!所以現在為了你好,建議趕快取個化名幫你退出來。」這位男士聽完後連聲說:「好好好!」然後他雙手握住周女士的手說:「謝謝你,謝謝你!就取名健輝退出了。」

周女士還回憶起,有一次一位年輕的女孩正在看六四的展板,退黨義工告訴這位女孩六四屠城的事,同時在看展版的還有三位女士,聽到義工的介紹,當時含著眼淚,即刻取名美蓮、美玲、美玉退出一切中國共產黨組織。

另一位香港退黨服務中心義工阿農說,曾經有三位上了年紀的基層幹部,剛聽真相時又搖頭、又擺手,並有導遊在不斷的恐嚇他們,不讓他們聽。於是阿農告訴他們說,「49年到今天,哪一次(中共)運動不是捏造罪名的?哪一個被(中共)害死的不是冤枉的?」他們聽後都低下了頭,說不出話來。阿農接著說,「天滅它(中共)的時候不要被它連累了,快把它的毒誓抹掉吧!」三人聽後馬上都退了。

曾經有一位不到二十歲的女孩子,走過來笑咪咪的對著退黨義工說:「幫我退團、退隊,我爸爸、媽媽他們沒來,也讓我告訴你們幫他們退了。我們從網上瞭解真相後,親眼看到共產黨的腐敗和黑暗,這次專門來香港,就是為了三退,我們一定要脫離它的一切組織。」

籲大陸同胞趕快「三退」

多次參加聲援中國民眾退黨活動的民主黨社區主任周偉東,在12月12日出席集會時說,現在已經有8,500萬人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他呼籲大陸同胞趕快加入這「三退」大潮,「因為這是對我們自己、我們國家、我們下一代的交代,如果我們愛國,愛我們的中華民族,愛我們的文化,我們更加要這樣做。」◇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