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韓流明星池珍熙專訪 走出《大長今》走進善良人生

?"
覺得自己長久以來,固守著乾淨整潔的儀表,這回展現一次粗獷的男人形象。雖說給人感覺有些陌生,但是未經修飾打磨的自然狀態更體現出了有血有肉的池珍熙。(攝影/李裕貞)

實現攝影夢的路上,一段奇遇讓池珍熙躍上韓流明星之列。在演戲的空檔,他創意發想的金頭腦時刻轉不停,為日後投入手工藝創作蓄積能量。儘管《大長今》中的「閔政浩」大人的形象在觀眾心中依然鮮活,他只想努力做得更好,讓人一想起他,就禁不住會心一笑。

文 ◎ 趙潤德

韓國電視連續劇《同伊》最後一集播出一個月之後,11月15日開始在台灣再次播出。《大長今》中扮演「閔政浩」大人的男主角池珍熙,在《同伊》中以全新的演技牽動了台灣粉絲的熱烈關注。


導演李炳勳執導的《大長今》和另一部韓劇《同伊》中,池珍熙是唯一被李炳勳兩次選中的演員。在劇中,池珍熙所扮演的肅宗稍有些戲謔跳脫的味道,完美的表現出了與同伊難捨難分的愛情故事。(池珍熙提供)

時光匆匆,六年歲月宛如無痕,《大長今》中「閔政浩」大人的形象在觀眾心中依然鮮活如初。在過去的一年中,男主角扮演者池珍熙又出演了電視連續劇《同伊》和《離家的男人》、《平行理論》兩部電影。並被委任超過五個形象大使。如World Vision形象大使、韓國觀光榮譽形象大使等等。


在電影《離家的男人》中,池珍熙扮演一位音樂評論家,在電台的現場直播中,突然單方面在廣播裡發布離婚宣言,然後和朋友們落荒而逃奔赴江原道的江陵。(池珍熙提供)

日前在首爾江南區清潭洞的一間咖啡屋見到池珍熙,因為他剛從台灣回來,再加上為了訪問非洲而注射登革熱預防針出現的身體反應,看起來有些疲倦。但是採訪一開始池珍熙就變得精神十足,以特有的快速而富有才氣的話語沒有停頓的講述著。他給人的感覺好像一匹駿馬般自由奔放,而且充滿了對生活的自信與進取。

少話 培養靈敏直覺

也許是因為對《大長今》中閔正浩大人的憐愛與追憶,在見到他之前很難擺脫「池珍熙=閔正浩」的概念。對於留給人們的「《大長今》演員」的印象,他的回答很乾脆:「怎麼想,那是觀眾的事。」

他說道:「無論我有什麼作為,觀眾就會看自己想看的,聽自己想聽的。我只是努力創造不同角色而已。池珍熙這人還保留著《大長今》中閔正浩形象之20~30%。可是,現實中的池珍熙和《不能結婚的男人》中的曹載熙有70~80%相近。與《離家的男人》中的成熙有80~90%相像。」


在連續劇《不能結婚的男人》(2009年)中,池珍熙扮演一個喜歡固守獨身主義的光棍漢曹載熙。(池珍熙提供)

池珍熙給人的印象不只是真摯和寧靜,問他是不是經常這樣的幽默與風趣,他說:「又沉重還要真摯,會讓人窒息的。」體現出了豁達的態度。

踏上演藝之路的前兩年,儘管處於空白期,但是他對看不見的直覺有著強烈的信心:「走演員的路,沒問題。所以堅持下來了。」「為了培養直覺,盡量的不講話,不講話會讓人的感覺靈敏。即使不通過語言,眼睛看不到的無數訊息也在來來往往,人們卻不打算相信那些。只願相信眼睛看得到的,耳朵聽得到的。沒有比這更傻的了,只要去培養感覺,會對直覺產生強烈信心的。」他對直覺的自信到了這種地步。事實上,他講話的速度是一般人的1.5倍。

逐夢攝影師之路 遇轉折

還沒當演員的時候,池珍熙是攝影師的助理。那時候,他為拍照效果而做的準備屢有新意,被稱為「創意奇才」。為了拍攝汽水中奔騰不息的氣泡,他曾利用七張玻璃板和有機玻璃演繹出了氣泡升騰的姿態。為了再現達芬奇的「翅膀」,在紙張上把木料精巧的貼上去,這個高難度任務也被他消化了。

為了拍攝光潔到不容一粒微塵的精細作品,他曾在二十多個照明燈下連續堅持了一周。也許是因為天生的那份氣質,他對別人說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具有更加強烈的興趣,並且往往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他是唯一能勝任和那位苛求完善而「惡名昭彰」的攝影師一起工作的人。

他對自己要做的事情全身心的投入。當攝影師助理的那時候,以每月不到50萬韓幣的微薄薪水,省吃儉用,騎自行車省下車票錢,終究把夢寐以求的價值500萬韓幣的萊卡相機拿到手中了。

「當時雖然很艱苦,但那種經驗卻成為了強大的力量和武器。那是我人生中的寶貴財富和心路歷程中的閃光點。表現我人生中走過的形象、表現現在正努力生活著的形象、以及表現將來所要走的人生的形象,不就是演藝嘛,豐富的人生經驗對於演藝事業也非常有好處的。」


「雲中漫步」——2009年出版的池珍熙的書《在義大利雲中漫步》,是池珍熙和《神之》(神之水滴)的作者亞樹直姐弟倆,一起去拜訪《神之》中義大利紅酒權威之原型人物本間氏,並漫遊紅酒世界的故事。(池珍熙提供)

這世上志願當演員的人如過江之鯽,然而對於池珍熙來說,他的履歷可謂獨具特色。起初夢想著成為專業攝影師,卻忽然有一天一躍登上了韓流明星的行列。他成為演員的故事本身即是一個奇遇腳本。當時是1997年金融風暴時期,許多企業颳起了機構重組的風潮,下崗的池珍熙遇到了前演藝企劃社Sidus HQ本部長朴成慧(音譯),提議他當個演員試試。

「當時我沉醉於攝影的魅力當中,夢想是當個攝影師。聽到那個提議後我問道:在一年之內,我能體會到,比起當個攝影師,當演員更有吸引力嗎?」得到的回答是非常的肯定。

果然,就像曾經說過的那樣,他體會到了演員職業的魅力。既來之,則安之,他的信念非常明確,與其說是認定了演藝職業,不如說認準了能夠讓自身感到充實喜悅的事情。這就是池珍熙演藝之路的開始。

自給自足 嚮往手作人生

「以為我挺悠閒嗎?我沒有時間啊。」這句話在採訪過程中,他重複了七次。沒完沒了的思考,不停的創新。他在等待採訪的時間裡,在練習本上畫出了陶瓷器的構思,還為新買的平板電腦設計了皮套款式。

他說:「我的夢想是等我過了60歲就開始搞工藝。」他對工藝有著不同尋常的愛好。每逢靈感一來,就用鉛筆繪製陶瓷器的構思,現在已經有四十多款了。都是些不落俗套的,多少有些自由奔放風格的款式。雖說現在還沒學過拉坯機的操作,在朋友開的陶瓷工坊中,不經過拉坯機,池珍熙手捏燒製的陶藝作品已經有好幾個了。構思的款式現在還沒時間用陶泥來塑造,先在紙上實現立體模型,以後只要騰出時間就會專心致志的坐在工坊中和陶泥。


韓流明星池珍熙帶著親自燒製的陶器參加了首爾中區貞洞舉辦的陶瓷工藝品展示。池珍熙這次共展出了約三十餘件陶瓷燒製的工藝品,並將陶藝銷售全部所得捐贈給慈善機構。(攝影/李裕貞)

近日(2010年12月1日至4日),池珍熙帶著親自燒製的陶器參加了首爾中區貞洞舉辦的陶瓷工藝品展示。池珍熙這次共展出三十餘件他親自燒製的陶瓷工藝品,並將展銷會上的全部所得捐贈給慈善機構。

池珍熙計畫,來年或後年要舉辦池珍熙陶瓷藝術個人作品展。這幾乎讓人分不清,他到底是個韓流明星還是陶藝家。

他說在小時候,最大的夢想是實現「自給自足」的人生。無論什麼只要是需要的,就想親手做出來用。因此在高中時期學習了金屬工藝,為了做皮包或相機套,裁剪皮革一針一針的親手去縫。還親手做過攀岩時用的裝備套。不光如此,對做衣服也很感興趣,「還想學縫紉機。」他說道。

與攝影師職業擦身而過,池珍熙現在只要有空就會拿起相機拍照,或者陶瓷構圖、和陶泥。然而對於超越能力極限的事情,他卻又樂此不疲,在演員同僚之間他以攀岩教導員出名。信念明確,觀念不落窠臼,他總是在思考新的東西,總是在考慮怎麼才能做得更好。

一生中只愛一個女子

不喝酒,所以就沒有了酗酒的可能。煙是從來就不沾,也就沒有了因此而聽嘮叨的機會。「你心目中第一重要位置應該是妻子。」這是母親對他的教導。說過一生中只愛一個女子的他,對妻子也是忠誠的。沒有工作日程的日子就要陪著孩子一起度過。就像金科玉律那般,對於道德規範,絕不越雷池一步。為了妻子,他正計畫著結婚紀念日到哪裡去度過。

在當今連「善良」這個辭彙都被看做是傻瓜代名詞的社會裡,池珍熙的座右銘是「善良人生」。記者驚喜問他這是真的嗎?他反問道:「在世上活得善良,那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嗎?」接著說道:「就像完整的遵守交通規則,不給他人帶來麻煩等等,光是看看我們課本裡學到的道德性的事物,善良的人生就是不易的。」

除了在攀岩室內場館訓練,池珍熙也常常熱中於登攀真正的岩崖。「攀岩也是一種精神修養。精神一鬆懈,那絕對不能成功。精神鬆懈了,肉體就會疲憊。只要長出一點贅肉,那絕對會累得爬不上去。肉體與精神的平衡,對於這一點來說攀岩是最完美的運動。精神控制肉體的動作,如果肉體支配了精神,那哪能行呢。」

池珍熙的下一部電影將是中國故事片《在路上》(導演為金奉基)。這部電影講述的是在一列橫跨中國大陸的火車上,一個失戀的韓國男子偶遇一位厭倦繁雜社會生活的女子,以回憶和插曲的方式演繹他們之間產生的愛情。 《 甜蜜蜜》那種餘韻悠長,內涵深邃的愛情電影。在看了劇本以後,我就對自己說:哦,對了,就是這個作品!」

對他來說,新的征途又要開始了。

思考 是趣味也是幸福

「怎樣才能做得更好一些呢?怎樣的作品才能受寵呢?怎樣才能達到完美呢?……一個人如果不能醒悟,不去思考,剩下的只能是睡眠或死亡。」「我喜歡思考,就算看電影也更愛看留有懸念的和有思考餘韻的電影作品。比如《甜蜜蜜》和《天堂陌客》等。」

對他來說思考是一種興趣。因為思考,都沒空去體驗寂寞。這是托了母親教導的好習慣之福。也可以說「思考是積極的力量」。「我是誰呢?是個能達到什麼地步的人呢?是個幹什麼的人呢?真正想幹的又是什麼呢?得知這一切的答案,源於思考的積極能量。」

「有自知之明就不會好高騖遠,反過來講就不會鼠目寸光。因此就會百戰不殆。不斷的成功,結果是樂此不疲,就會試著向更高的目標邁進。然而大多數人不懂得確定自身的確切位置,因此而失敗,結果是身心俱疲。我自己也是經過了一年多才確定了自身的位置。」

他今年四十歲,已經走過了十年的演員之路。記者問他演員池珍熙的位置在哪裡呢?他想了半天說道:「現在才剛剛開始。」「開始得晚,所以將來要展現出來的實在太多了。」

「剛開始當演員時樹立的目標是十年之內要成為頂級明星。結果不久就發現自己的想法錯了。不光是我自己在努力啊,有比我先開始學演藝,對演藝品味更久的人啊。當演員十年左右,才覺得有了些收放自如的感覺。現在開始覺得能夠扮演的角色範圍漸漸廣泛起來了。」

終極目標:帶給人會心一笑

多姿多彩的池珍熙,用顏色來比喻他,至少也要超過七種顏色,他在各種領域裡從不回避新的挑戰。因為具有寬廣的胸懷和深邃的思想,對周圍人的關懷也就成為自然而然的習慣。由此,也有些新鮮事發生。有了困難,周圍的人會主動的幫忙。搞攝影的時代,還偶然間品味了免費周遊世界的機遇。

所以他說:「我是個幸運兒。」的確如此,儀表堂堂,多才多藝,登上了明星行列,而且還是被世人所矚目的韓流明星。儘管如此,池珍熙始終保持著謙遜的姿態和為自己準確的定位:開拓自身的前進道路,歷經困苦,樂於承受,不斷進取。他所擁有的幸運也就成了這一切的補償。

問他的即終極目標是什麼,他的回答是:「想成為那樣一個人,只要人們一想起他,就禁不住會心一笑的人。」比起成為一個傑出的演員,他更願意當一個只要想起來就能讓人笑,令人愉快且人情味十足的池珍熙。◇
 

您也許會喜歡